专业撒糖300年,承包全国甘蔗田。

写bg的,文拒转载,婉拒腐向拉郎

灵蛇本命,粉丝滤镜一万层

墙头:梦间集/全职/一人/idolish7/恋与制作人/遇见逆水寒/恋与漫威/反正哪有plgg哪有我

喜欢小红心小蓝手,能给评论就真是太感谢了

ky一般不看简介不过还是要说,拒绝大多数腐向拉郎言论拒绝乙女腐拒绝女主黑,来就送锤爆脑壳服务

梦间集【灵蛇x你】001

食用注意:
*乙女向(划重点)同人,如有不适请绕道
*这篇没肉,后续剧情会有
*如有ooc请各位可爱的小姐姐指正
*第一次尝试用第二人称视角,如果哪里奇怪感谢指出w

----------------------------------------------------------

你在昆仑已有些日子了,除了每日被 “你若是敢逃跑本尊就打断你的腿”之类的话威胁,日子过得还算惬意。你甚至向灵蛇讨教了培育草药的方法,在谷中料理草药,赏景吟歌,竟也会生出不再离开的想法。

当然,归根结底还是因为灵蛇威胁你的模样过于骇人。你只要想象一下自己失去双腿模样就觉得毛骨悚然——也许现在的日子也不错。

 

这日灵蛇同飞燕一同外出。你独自在谷中甚是无聊,照例给需要浇水的草药浇过水之后,便去了一个好去处。

 

那是你偶然发现的一处高地,那里草木掩映,在山崖断裂之处却是一个平台,巨石嶙峋,恰好可以坐下来欣赏美景。远处的两座山峰之间,恰好可以露出一轮缓缓西沉的红日,橘红色的暖光给山顶终年不化的积雪镀上了火焰般的光芒,那是无论看多少次都让你感到震撼的盛景。山的那边,仿佛是极乐世界。

 

你坐在巨大的石头上唱着歌,心情极好,对身后的危险丝毫没有察觉。

 

“别动!”突然一把刀横在了你颈间,你冷不丁被吓了一跳,“哇”地大叫了出来。

“你,你要干什么……”你小心翼翼地试探着对方,他在你身后,你看不到那人的面孔。

那人粗暴地扣住你的肩膀,晃了晃手中的刀,刀刃更逼近你的皮肤。他的声音让你想到吃人的熊,“臭娘们儿,给我老实点,我问你,灵蛇在哪里!”

 

你心下一惊。原来他是来找灵蛇的。如此凶悍,应该是来寻仇的吧!若你真的将灵蛇的住处透露给他,仍旧是死路一条,岂能让他得逞!你虽然已经怕的瑟瑟发抖,还是咬了咬唇撒谎说,“我不认识你说的什么灵蛇……”

“我呸!昆仑地界还有人不认识灵蛇的?再说谎老子削了你!”那人恶狠狠地捏着你的肩膀威胁着,你吓得直冒冷汗,霎时红了眼眶,不敢再说话。

 

这时你感觉到似乎有人在那人耳边说了些什么,你猜知晓他并非一个人前来,恐怕是一个团伙。你心生绝望,只觉得此命休矣。

“呵呵呵,还说你不认识灵蛇,那这是什么?”那人总算放开了紧紧擒着你肩膀的手,从你腰间拽下一个什么东西,将它拿在手中仔细观察。“哎呀呀,这东西和那老毒物的蛇杖一模一样,你还敢说不认识灵蛇?”

 

那是灵蛇给你的饰物,是一块栩栩如生的玉雕,你觉得煞是可爱便挂在了腰间,没想到今日却成了要命的东西。“那是我在林子里捡的……”

“大哥,别听她废话,绑了带上她一起找!”

你的手被结结实实地捆在背后,只能任凭他们摆布。

他们来了五个人,为首的是一个极其彪悍强壮的漠北人。听他们的谈话你得知三年前灵蛇毒瞎了这个首领的一只眼睛,今天他们便是来寻仇的。他们来势汹汹,不拿到灵蛇人头誓不归的架势让你生出了一丝担心。

 

你偷偷地扭动着双手,想摆脱手腕上的束缚,却不想无论如何那绳子都没有半分松动的迹象,直到你手腕上细嫩的皮肤也被磨破,火辣辣地痛。你只好放弃。

“喂,臭娘们,你肯定知道灵蛇会在哪里出现对不对?告诉我们,或许还能放你一条生路。”

“我真的不认识他……”你咬紧牙关,无论他们怎么问你,你也只有这一句回答。想来他们找到灵蛇之前还不会对你怎么样,大概他们以为用你可以威胁灵蛇吧。

“嘿嘿……没关系,我们总能找到的……到时候,我就让他亲眼看着你被杀死……”那人阴冷低哑的声音让你浑身难受,你的心理防线快要崩溃,无论如何都想逃离这些人。

趁着抓着绳子的人左顾右盼放松警惕的时候,你抬腿重重地对着那人胡乱踢了一脚,撒腿便跑。

“给老子站住!”

“他娘的还敢跑!”

他们一边骂一边追赶,手中挥着刀。你害怕极了,一边大口大口喘着气,一边拼命地奔跑,仿佛要用尽毕生力气。但是因为双手被绑在身后,实在很难保持平衡,你终于控制不住摔倒在地。

 

 “嘿嘿,你倒是再跑啊你!”为首的壮硕男人甩着刀,用刀背敲打着自己的手心,狰狞地笑着朝你走来,表情骇人。你被他像拎小鸡一样拎起来。

“你放过我吧,我真的不认识你说的那个人。”你牙关打颤,口气很倔地不肯露出一点乞求的意味来。

“别废话,走!”他推了你一把,自然有小弟过来抓紧你手上的绳子,为了防止你再逃脱,他显然更加警惕了。

  

你绝望地低着头,踉踉跄跄地向前走,却感觉手腕上的拉力忽然一紧,是在身后拉着你的人停下了脚步。你恍惚地抬起头,才发现前方站了一个人。

  

他金色的头发在身后翻飞,杖的顶端盘旋着的墨色蛇雕仿佛下一秒就会化身巨蟒将敌人吞噬。

“你们——是来找本尊的?”他碧蓝的眸子轻轻眯起,眼神轻蔑。

“哼,没错。这是你的女人吧。不想她死的话就跪下给我们老大谢罪,自废一只眼睛!”

“将死之人,还在做梦。她都说了不认识本尊,那本尊自然也不认识她。本尊不介意再多送一个人下地狱。”他冷冷地看过来,你充满期待的眼神瞬间黯淡了下去。

  

  你心想,果然不该对这个人抱有希望的……

  “你……”为首的壮汉愤怒地夺过刀,粗壮的手臂在你面前挥过,阴毒地冷笑,“老毒物,劝你在考虑一下!”

你感受到左脸一阵刺痛。你吓呆了,没想到他会突然划伤你的脸。

  “……”嘴唇抖动,终究不知道还能说出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你说不认识他明明是想保护他的,他却要牺牲你?

 

你没有看到灵蛇眼中滔天的怒火和复杂的情绪,终于再也不敌巨大的绝望和悲痛,意识越来越模糊,昏了过去。朦胧间似乎听到身后那些人在呼喊着些什么。

 

“啊——”

“什么东西!”

“大哥你怎么了!”

“跟你拼了——”

 

你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夜晚了,好像是被什么地方的疼痛唤醒的。虽然周围烛光昏昏暗暗,对于刚刚从昏迷中苏醒的你来说仍然觉得刺眼。

“唔……”你本能地抬手想要遮住眼睛,却不料半路被一个人攥住了手臂。力道不轻不重,刚好止住了你。

你慢慢清醒过来,看到灵蛇正坐在床边,另一只手端着一只精致的小瓷碗,正在研磨什么东西的样子。

竟然没死啊……你心中庆幸道。

“别乱动。”他看你慢慢习惯了周围的光线,就放开了你的手。

宽松的衣袖顺着你的小臂滑到了肘间,你看到手腕上被绑过地方缠了一圈薄薄的纱布。“你……你救了我啊。”

“哼,本尊可没救你。不过是本尊的蛇恰好没有咬到你而已。”他低下头继续用小小的木勺搅着小瓷碗里的东西。

你对他这样的说话方式已经见惯不惊,只是乖乖地把手放好,不再乱动。

“你的手被绳子勒伤了,本尊给你涂了药,过一两日便无碍了。”他淡淡地看着你,眼神不似平日。

你被他看的有些不自在,眨了眨眼避开他的目光,看向他手中的小瓷碗。“这是什么?”

他只是沉默地看着你,半晌没有接话。

你疑惑地抬眼望向他的眼睛,这次竟是他先避开了你的眼神,长长的睫毛垂下,遮住了那双好看的眼瞳。

“那些人……已经成了蛇叶草的肥料了。以后本尊不会再让别人伤你分毫!”他突然无厘头地回了你这么一句。

你楞了一下,忽然明白过来。你的脸被那些人划伤了!看他的反应,恐怕情况很差,面目狰狞。只是浑身的痛感让你刚才一时迟钝,脸上并没有什么感觉。

你惊慌失措地从被子中拿出颤抖的手,伸向自己的脸,想要确认一下伤口,却又害怕,害怕触到一个自己无法接受的结果。

刀锋划过脸颊那一刻的疼痛好像重现了,你觉得自己的左脸生疼。

“喂,不许用手摸。”灵蛇把瓷碗放在床头的木柜上,抓住你的手。“别碰。”

“我是不是毁容了?”你红着眼睛,“给我镜子……”

“不要碰,也不要看。听话。”

你挣扎着起身,失落到极点的心情也不再顾忌灵蛇是多么骇人的存在,当下便要朝镜子冲过去。

“本尊说,不、许、看——你听不听?”他站起来,高大的身形把你笼罩在阴影之下,眼神凶狠。

你终究还是怕他的,僵持半晌,终究还是放弃了。满腹委屈化成一腔泪水盈满了眼眶。“为什么……你总是威胁我……总是凶我……”

“……”灵蛇的眼神闪了闪,迟疑地放开了你的手。叹口气拿起一旁的纱布,沉默地坐在你身旁,一手托着你的下巴,一手用纱布小心地拭净你的泪水。

“你在慌什么,本尊会把你脸上的伤治好的。”他皱起了眉头:“但是你再哭,本尊可就不能保证不会留疤了。”

你怔怔地看着他,急忙把泪水憋了回去。“真的会好吗?”

他眼神锋利起来,“本尊需要骗你?”

你嘟囔着避开他的眼神,“你经常骗我……”

“……”

“这次没有。”

 

你虽然仍旧将信将疑,但是心却略微平定下来。

就相信他吧。也只能相信他了。

“相信本尊,只要按时抹药,过不久便会好了。”他看你平静下来,便又端起一旁的小瓷碗,再搅了搅里面的药。

“……好。”你乖乖地挪了挪身子,方便他涂药。

“伤口在你醒来之前本尊已经清理好了,应该不会很痛,别怕。”他一边把那团墨绿色的药泥一点一点覆在你的伤口上,一边安慰着。

“唔。”你闷闷地应了一声。你感受到那道伤口几乎是从眼角一直延伸到嘴角左侧,虽然不知道深度,但是那人的刀看起来极为锋利,这么的伤口,真的能够不留疤吗?

你心中又升起不安。——他真的没骗你吗?


评论(21)
热度(247)

© 卖甘蔗的寒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