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撒糖300年,承包全国甘蔗田。

写bg的,文拒转载

本质主角厨

灵蛇本命,粉丝滤镜一万层

墙头:梦间集/全职/一人/idolish7/恋与退坑周夫人

乙女向除了已有官配角色基本都吃得下。腐向挑食,基本只吃原耽官配。

喜欢小红心小蓝手,能给评论就真是太感谢了

【梦间集】灵蛇x你 004(终章)

*ooc注意!(我已经管不住这手了TAT)

*前情请翻之前3篇

==============================

004

你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晌午了,灵蛇早已不在身旁。虽然有点失落,但是浑身酸软,也就未起床去寻他,懒懒地在床上打了几个滚,鼻息中满是他的气息,仿佛他还在身边一样。

“起床吃饭。”你正把头埋在柔软的被子里深深吸气的时候听到了灵蛇冷冷的声音,赶忙一个翻身,鲤鱼打挺似的坐了起来。

“啊,好……”你红着脸随意地整理了一下衣装,心里默念了一万遍“丢人”。下床的时候发现大腿根痛得厉害,只能迈着小碎步慢慢挪过去。

“那个……这个饭……”你胆战心惊地抬起头小心翼翼地看着他。

于是你第一次看到狂妄的灵蛇尊上的脸上出现了一种似乎可以称作“窘迫”的表情。“是本尊做的,有什么问题吗?”

“飞……飞燕呢……”你看看桌上模样惨淡的饭菜欲哭无泪。他其实是想毒死你的吧?这其实是毒药吧!

“咳。本尊派他去执行任务了。”他不耐烦地皱起了眉头,“喂,本尊从来没给人做过饭,你那是什么表情?”

“那个……嘿嘿……我……”你小心翼翼地赔着笑,“那个……我去做好啦,你等我一下!”生怕他下一秒就把你揪回来把那些可怕的饭菜塞到你嘴里,你赶忙头也不回地飞奔到厨房。

你虽然手艺比不上飞燕,但是还是能做些简单的饭食的。腰腿酸软,便随意炒了一荤一素,至于饭就只好就着灵蛇刚刚煮的那盆有些泛黄的米饭就这样凑合填填肚子了。

端着两个盘子一回头,你吓了一跳,险些将菜盘里的汤汁洒出。灵蛇正倚在厨房门口定定地看着你,不声不响,也不知道他站在那里多久了。

“你,你过来做什么……”应该不会是执意要你吃他做的菜吧?毕竟他很喜欢让人试毒……保不齐往后又要多一个爱好——让人试菜。虽然二者的后果可能区别不大……

灵蛇朝你走过来接过你手中的盘子往回走,你急忙跟了上去。“本尊怕你身子虚弱,伤着自己,看样子是本尊多虑了。”

咦,竟然是这样吗……虽然他即便是关心的话语气也总是那样冷冷的,但你心中还是雀跃起来,感到一丝暖意。

总算是“安全”地吃完了一顿饭。

午后,灵蛇又把自己关在他的“药房”里,还不许你进入。你只好独自去药园剪了剪杂草,浇过水,便窝在自己房间里看从灵蛇那里借来的武学书。开始倒还津津有味,看着看着慢慢开始困倦起来。伸了个懒腰踱步到窗前,发现已经要黄昏了,突发奇想地想要带灵蛇去你最爱赏日落的那处地方。

本来这是你心中的秘密基地,也从没想过和灵蛇的关系会有如此微妙的进展,因此从未在他面前提起过。可如今……却想把拥有的一切美好都分享给他。

你欣喜地去敲他的门。咚咚咚。似乎连敲门声都和心情一样轻快。“你在忙吗?”

门很快就开了,有些猝不及防,你甚至怀疑他预先就知道你要来。“何事?”

“呃……你有空吗?”你调皮地眨眨眼,“能不能陪我去个地方……”你绞着手指。也许是他的气场太过强大,你看到他总是会紧张起来。

“……什么地方?”

“一个可以看到很美的日落的地方。”你期盼地看着他。

他似乎兴趣缺缺,碧蓝色的眸子未起波澜。“日落有什么好看的。”

那样的眼神落在你眼里好像忽降大雨,把你的热情突然熄灭了。是啊,一个只对毒物和武学感兴趣的人怎么会特意去欣赏美景呢?也许在他眼里只是在单纯的浪费时间吧。

你以为你们的关系和从前有了什么不同。

也许并没什么不同,也许不过是你一厢情愿的错觉吧。

你垂下头,“那,那我自己去吧……”

“本尊恰好闲着,陪你去便是。省得你逃跑。”

“我不会逃跑……哇啊!”

“哼,啰嗦!”他一把将你拦腰抱起来往外飞,脚尖轻轻点在每棵树的树冠上,未惊起一只飞鸟。你吓得搂紧了他的脖子,一抬眼忽然看到他的侧脸。棱角分明的脸庞被晚阳镀上了一层温暖的金色,碧蓝的眸子嵌在深邃的眼眶里,下颌和修长的脖颈形成一道极诱人的曲线,白金色的卷发飞舞起来,与他身旁火红的天空竟是绝配的景色。你一时看得呆住,连呼喊也忘记。

真想就这么……一直一直看着他啊。

“看什么看,指路!”他低头轻喝一句。

“哼!”你不爽地朝他做了个鬼脸,默默指着方向。

“到啦到啦。你放我下来吧……”

他并不理会,只是顺着你手指的方向走去。穿过绿树藤蔓掩映的小道,你们来到了那处断崖前,对面两座山峰之间夕阳正盛,风景壮阔无限。

“本尊倒是头一次知道昆仑还有如此妙境。”他将你轻轻放在崖前的巨石上,与你并排而坐。

“那天我就是在这里被那群人抓到了……本来此处极难发现发现,当时我在唱歌,想来他们是循着声音才找到了我。对不起……还把你送我的蛇杖玉雕弄丢了……”他从没问过你那时的经历,你也就一直没有提起。你脸上的疤痕一天比一天淡了,那一天留下的阴影也慢慢褪去,总算是能轻松地讲出来。

他很自然地就揽过你的腰身,“本尊知道。”说罢他伸出另一只手在你眼前晃了晃。

你定睛一看,惊喜地看着他。他手中赫然是那块你丢失了的蛇杖玉雕。“你……你找到的?”

“哼,本尊不过是收拾了那帮宵小之后看到,便顺手捡起来了。”他将东西递给你。

旧物失而复得令人欣喜,你仔细地端详了好半天,确定它毫发无伤,然后妥帖地将它系在了腰间。“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啊……”你嗔怪道。

“哼,你胆子那么小,看到了又要做噩梦。”

他竟然为你想了这么多啊……也许他也没有他自己所叫嚣得那么可怕呢。你温顺地靠在他肩头,心中甘甜。

“本尊……还有个东西给你。”两人沉默着坐了半晌,他突然迟疑地说出这么一句话。

你好奇地望过去,“咦?什么东西。”

他递给你一个朱红色的木盒,和他的手掌差不多大小的样子。盒子的外观倒是普普通通,没有什么装饰,但红木的光泽极好,边角皆刻得整齐,大方雅致。

你好奇地打开,里面是一副光洁的白绸,层叠的绸缎之上是一块雪白的锦帕,里面包裹着什么东西。你小心翼翼地揭开帕子,一个通透翠绿的玉镯子静静躺在其中,镯子外圈盘旋着一条栩栩如生的蛇。

“诶?”你没想到他又送你这么贵重的东西,有些迟疑。“这个……很贵重吧,我可以戴吗?”

“哼,只要本尊想要,什么样的奇珍异宝都唾手可得。这个不过是本尊闲来无事刻的,你拿去便是。”

这个人真是……他总是习惯这样说话,你也无法,便高兴地收下了,当即便戴在手上,看了一遍又一遍,愈发欢喜。

“还有一件事本尊忘了告诉你。”

“嗯嗯?什么事啊。”你惊奇地看着那小蛇身上甚至连鳞片都清晰可见,心想,这样细致的刀法怎么会是随便刻的呢?

“你戴上这个镯子就要成为本尊的妻子,一生一世都跟随本尊,不得离开。”

“诶……?”你抬头讶异地对上他意味深长的眼神,愣住。他……这是在求亲?可是……“那个,求亲的话,不是应该在我戴上之前问我吗?”

“聒噪。”他不由分说揽过你便吻了上去。“对本尊来说,答案只有一个,所以,不需要问。”

 

 

                                                                   ——终


评论(21)
热度(211)

© 卖甘蔗的寒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