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撒糖300年,承包全国甘蔗田。

写bg的,文拒转载,婉拒腐向拉郎

灵蛇本命,粉丝滤镜一万层

墙头:梦间集/全职/一人/idolish7/恋与制作人/遇见逆水寒/恋与漫威/反正哪有plgg哪有我

喜欢小红心小蓝手,能给评论就真是太感谢了

ky一般不看简介不过还是要说,拒绝大多数腐向拉郎言论拒绝乙女腐拒绝女主黑,来就送锤爆脑壳服务

【灵蛇x你】不知年03


*前面的章节 01  02


*ooc预警+10086



温泉小院本就离你们的住处不远,不消片刻便走到了。

途经灵蛇房间门口,你本想在门口把衣裳还给他便走,谁知他说了句“进来”拽着你的手腕便朝里走。

你知道挣扎是徒劳的,还不如乖乖跟他进去。

你随他进了卧房,被他按在四仙桌旁的木椅上。“等着,本尊拿件衣服给你。”他竟如此细心,你心下欢喜,点点头乖巧地候在桌旁。

只见灵蛇打开衣橱,翻来覆去找了许久,终于从角落里翻出一套春装来。他把衣服放在桌上,你刚想拿了便离开,却被他按住了手背。

你抛过去一个疑惑地眼神。

“你不是要帮本尊看伤吗?虽然没什么大碍,但是本尊不想你愧疚难安。既然你要看那便看吧。”他说着便把浴袍前襟从腰带里抽出来些,如此一来他便只需将手背后一拉袖子,浴袍的上半部分便顺着他的脊背臂膀滑至腰间。

你实在走也不是坐也不是,只能就这么硬着头皮看着。待他衣襟垂到腰间,你看到他卷曲的长发间隙之下有一片暗红的椭圆痕迹。

“你都被撞红了,还说没事……”你忍不住嗔怪地嘟囔了一句,却见他反手递出一个白色的药瓶。你接过来瞧了一番,觉得这白瓷药瓶精致小巧甚是可爱。“你是要我帮你涂药吗?”

灵蛇把自己几乎垂地的长发用手捋到身前,“你说呢?”

他肌肤雪白,因此那片红痕更显得扎眼。你找了块干净帕子用热水浸过,仔细地把手擦净,把伤处每寸红色都覆上瓶中透明的药露。

虽然涂得细致,你也不忘多看了两眼这具堪称完美的胴体。他虽是习武之人,却并无太丰富的肌肉,身体的棱角皆是柔和的,周身的肌肉少一寸则显瘦弱,多一寸则显过于壮硕。能有一副如此均匀恰到好处的身躯,着实是一件令人羡慕的事。

药涂完了,视觉也甚是满足,你收好药瓶故作正经道,“嗯,涂好了,不过看样子还要再涂几次才行啊。”说罢不忘了帮他把衣领提到后颈。

灵蛇转头意味不明地笑了笑,“好。”

虽知那是看穿了你心思的调笑,可你却半分都难道嗔怪。只怪这人实在生了张被上天眷顾的脸面,暖黄灯光之中回眸一笑,几缕湿发不成章法地垂在一旁,几近成画。你在他碧蓝的眸中看到自己因画面过于惊艳而瞪圆了的眼,才回过神来。

“我,我先走了。”你被他看得心慌,忙将身上的大氅脱下来还给他,一手拿着自己那团湿漉漉的衣服,一手拿着干净的衣服,逃跑一样离开了他的房间。

回去沐浴梳洗一番,将身上温泉的气味去净,终于能躺下休息。虽然身体感到疲惫,可你却心中五味杂陈,难以入睡。

在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里有了牵挂,是一件沉重的事。你虽此前已经经历了感情的巨变,对感情便多少看淡了些,也就任由自己对灵蛇慢慢滋生好感。可无论如何这好感也不能阻挡你回家。而更令你不安的是你发觉了对方的纵容。

灵蛇这般秉性暴戾视生命如草芥的人,他为什么纵容你闯他的院子给你穿他的衣服甚至……吻了你。你抚着嘴唇细思,只觉得脊背发凉。

若真的被他喜欢,也许就真的一辈子只能留在这里了。此处的生活并非让你难以忍受,只是任由父母亲人在另一个世界为你伤心难过,你却在这里悠闲度日,实在难以心安。如果实在不行……只能瞒着灵蛇偷偷离开了吧。

只是……离开昆仑,便能找到回家的法子吗?如果找不到,又该在这个世界何去何从呢?

你辗转反侧了不知多久,才慢慢进入梦乡。

许是睡着前太紧张了,你做了个漫长又纷乱的噩梦。一会是现实中恋人突然的背叛,令你心力交瘁,一会是昆仑漫天飞雪,周围荒野一片只余寂寥的惨白。最后梦到你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却被灵蛇囚于漆黑的地牢,身下空荡荡的裤腿悠悠地晃来晃去。

“啊!”你终于惊醒,从床上一跃而起,眼前只有黎明之中渐渐亮起来的空寂房屋。

你在外生活一个人惯了,独自从噩梦中惊醒也是常有的事。然虽心性坚强,你此刻仍难以控制地渴望一个安慰的怀抱。于是便思家更甚了。

天色一点点亮起来。你实在是清醒过来了,又在床上滚了几圈,很难再入睡,索性就爬起来。梳洗完毕走出院门,便见厨房升起了炊烟。你不禁感叹飞燕真是尽职尽责。你平日因起床已近晌午,并不吃午饭,只冲一碗糖水喝了便在房间里做做运动锻炼身体。今日起得早,看到那缕炊烟便有些馋,想吃顿正经早饭。

正要走进厨房,却跟恰巧从厨房出来的灵蛇险些装个满怀。他倒是有些讶异,“你今日为何这么早起?”

你见到他便想起刚刚噩梦中的片段,心中犹有惊悸,面上却是不敢表露出来,只是强笑道,“睡不着了,肚子饿便想过来找点吃的。”

他端详你半晌,皱了皱眉,“你脸色很差,回房去休息吧。做好了给你送去便是。”

你低头绞了绞衣袖,“我没事。”

这时候飞燕端着一个盘子从厨房里出来了,眼神落到你身上的时候惊异地愣了一下,然后很快地收了眼神,又看了看灵蛇,什么也没说。

你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再看看灵蛇,才发觉你穿着他年轻时的衣裳和他身上这一套款式模样都很像,看着简直像是……情侣装。想及此处,你一下子红了脸。为了掩饰,急忙转身跟上飞燕的脚步,故意说着不痛不痒的话题。

“哇……这个饼看起来好好吃啊!”

不知道是不是你的错觉,飞燕看着你和灵蛇的目光总带着些莫名地意味。

灵蛇却是坦坦荡荡的,吃完早饭交代给飞燕一些事,便直接抓着你不由分说地拖进了房间,然后拿出一个精致的乳白瓷瓶。

“你自己说的,还要上几次药呢。”他笑盈盈地把瓷瓶交到你手中,这笑落到你眼里便十分诡异了。

幸而不过两天,那片伤处的红色便褪的一干二净了。虽然不能再有理由窥探他艺术品一样的身体,但鉴于他身边实在有着令人恐惧的气场,不看也罢。你终究松了口气。

 

昆仑眼看就要入夏了,你若是再不走,便要错过时机。虽然没有离开过,但以你的知识储备来看,以双脚为工具想要走出昆仑地界,少说也要十几天。这里夏季很短,最为宜人的天气,也不过一个月而已。

但是你想要离开这件事,无论如何都不敢再在灵蛇面前提起。莫说他也许当下便要打断你的腿,即便是你自己,恐怕只要他说一句挽留的话你心志便会动摇。

你更加严苛地约束着自己的生物钟,吃饭,锻炼,看书,休息。不过是为了能更好地一个人去山下闯荡。你明白一时之间也许很难找到回家的法子,恐怕要过很长一段风雨飘摇的日子了。

其实你每一天都在挣扎,都在愧疚。即便灵蛇再没有对你有什么亲密的动作,更没说过喜欢,可你隐隐约约地明白,他对你的纵容也许是藏了几分喜欢的。否则以他的脾气,偷看他赏月的人,闯进他温泉的人,以抹药为借口接近他的人,大约早已被他剜掉了不知多少双眼睛。

你曾十分渴望被爱,被当做独一无二的珍宝,被妥帖珍藏。只是未曾料到,有时候被爱也是一件令人如此愧疚难安的事情。

只是你终究不属于这个世界。

终于在一个黎明,你赶在飞燕之前便起身,趁着东方的天际那一处黑暗还未破开,便留了封信离开了昆仑。

你先去了初到昆仑时醒来的地方,在周围观察了好半天,发现并无异象。你猛然间回想起现实是被车撞了之后才来到这里,难道关键并不在于来到这里的地点,而是“状态”?也许回去的办法就是再死一次。

只是……你看着云雾之中缥缈的群山良久,终于还是放弃了。已经死过一次的人,绝不会轻易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于是你决定下山去剑冢找找作为这个“五剑之境”力量基石的五位剑客,说不定他们会知道如何离开这个世界。

下山的路并不顺畅,因为再往下走便是一片松林,并没有被开辟出的山路可供行走。你不知道自己是否走对了方向,但是只要是下坡路,应该总能下到山底。

“嘶——呼——”你突然听到周围有奇怪的声音传来,却并不能辨清那声音究竟来自哪个方向。似乎是……四面八方。

昆仑山中有飞禽走兽也很常见,只是什么样的动物会发出那样鬼泣一样的声音?你停住脚步左顾右盼,然而松林茂密,绿色葱郁,目光所及十分有限。

惊恐之间只听身后一声哀嚎,一个衣衫破烂的“人”倒在你身后。虽然它长相与人并无二致,但脸色发青,眼睛空洞,周身有黑烟附体,宛如恶鬼。而将它击倒的正是一条自你头上的枝叶之中盘旋而下的黑色巨蟒。

一个在高度发达的文明下生活了十几年的姑娘哪里见过这般地狱般的场景,你腿脚发软跌倒在地,惊惧之下连尖叫都发不出来,只看到一个墨绿色的身影闪过,木杖击中人体的声音不绝于耳,那一个个朝你扑来的恶鬼便纷纷应声倒在地上。

“灵蛇……?”你拖着发软的身体勉强站起来,眼神几乎跟不上他身法的速度。

他将那些恶鬼打倒不过用了片刻,虽然恐惧,可你还是好奇那究竟是什么东西,世界上居然真的有如此接近人的精怪?!

灵蛇见你张望,皱着眉头一把将你横抱起,气势汹汹地往山上赶。

你默念完第十遍“我命休矣”再睁眼的时候发现你已经在灵蛇的房间里了。虽然被他放在软榻上,你的恐惧可半点都没有消去。你颤颤巍巍地环住自己的腿蜷着,扬起一张惨白的脸望着灵蛇,刚触到他暴怒的眼神便像触电一般又将目光缩了回去。“能不能别打断我的腿……”他的眼神实在比刚才的精怪还要可怖,以至于你连一句乞求都语句破碎。

“你……!”

灵蛇骨节分明的双手按在你的肩头。你拼命垂下头,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暴风雨。

“唉……”他竟长长地叹了口气。“那些魍魉没伤到你吧?”竟然是如此平淡的语气,像是他每日在夕阳余晖中慵懒地靠在厨房的门边淡淡地问“今晚吃什么啊?”的口气一般。

你迟疑地抬起头,眼眶红了一圈。“没,没有。我没受伤……”

他在你身旁坐下,静静地给你讲了魍魉之灾的事。你才晓得他不让你离开昆仑还有这样一层原因。虽然魍魉产生的根源已除,然而此前各处魍魉成患,不是一天两天便能消灭干净的。而且他们善于躲藏,身法奇诡,若不是身手非凡的武林侠客,便拿他们毫无办法。

“所以,别再擅自离开昆仑。如果你这么想死,不如来给本尊试药?”

你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我不想死,我也不想断腿,也不想试毒……”

他抚摸着你的头顶沉声道,“那便乖乖听本尊的话。”

你已是泪眼婆娑,声音艰涩地拼凑出一句话,“可是……我想回家。”

灵蛇放在你头顶的手微微一僵。“如果没有本尊,你是不是已经死了?”

你不明白他突然这么说的意思,然而这的确是事实,你从善如流地点头。

“那……你想回家是不是因为不希望你的亲族牵挂你?”

你点头。

“若没有本尊你便没有命回家,所以你的命是本尊的,是不是?”

似乎也没什么不对……你只好再点点头。

“所以……你就当你自己已经死了。永远留在昆仑吧。”

你不知道该如何说出拒绝的话。山门外皆是魍魉,若他不帮你,你这辈子也无法一个人踏出昆仑山。就当……自己已经死了吗?

的确,21世纪的你也许真的已经死了。现在的你不过是一缕偶然飘零到五剑之境,又为红尘所困无法脱身的孤魂。你静静望向窗外,悲哀地想,如果没有灵蛇,你也许就同那些魍魉一般模样。

“好,若你们不嫌弃,我便一直留在昆仑。”


评论(17)
热度(116)

© 卖甘蔗的寒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