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撒糖300年,承包全国甘蔗田。

写bg的,文拒转载,婉拒腐向拉郎

灵蛇本命,粉丝滤镜一万层

墙头:梦间集/全职/一人/idolish7/恋与制作人/遇见逆水寒/恋与漫威/反正哪有plgg哪有我

喜欢小红心小蓝手,能给评论就真是太感谢了

ky一般不看简介不过还是要说,拒绝大多数腐向拉郎言论拒绝乙女腐拒绝女主黑,来就送锤爆脑壳服务

【秋水x无剑】谁解秋风意02

无剑在一种恍惚的状态下上完了这节选修课。

被老师发现自己私下说他坏话,曾经在人群中相撞还把老师叫成“同学”,无剑觉得自己这门课的绩点岌岌可危。

不过抓狂归抓狂,无剑还是无比认真地记了不少笔记。至于究竟是被身旁的学霸气息感染了还是秋水讲课太有趣……无剑自己也不知道。

总之一节课飞快地就过去了。

秋水是个对时间把控极准的人。就像他能在上课铃响完的最后一秒恰好走到讲台正中央,也能在下课铃响起的前一秒完美地结束今天的课时。

无剑是个不怎么会把控时间的人,换句话说就是有点散漫……因此在这一点上不得不暗暗佩服秋水。佩服到了有些妒忌。

为什么这个人这么受到上天眷顾啊?长得好看脑子又好。无剑愤愤地想。

 

下课之后,倚天表示要去跟老师要一份推荐书单。无剑觉得自己在秋水老师那双眼睛注视下就是秒怂的状态,一下课就急急忙忙出了教室在门外等倚天。

3分钟,5分钟。不仅倚天没出来,其他人也稀稀拉拉。

不应该呀。无剑心想。要个书单这么久吗?于是无剑打开教室后门往里看了一眼。只见秋水站在讲台上,身边围了一圈女学生,叽叽喳喳地跟他讲话,倚天拿了本笔记本,有些错愕地站在人群外围。

虽然秋水弯了腰双手撑在讲桌上,可是他本来就很高,又站在讲台上,仍然有种居高临下地感觉。他微笑着一个一个回答她们的问题,虽然看起来并不像是跟学习有关的问题……

无剑看着忍不住皱眉。什么人啊,大概很享受这种被这么多妹子瞩目的感觉吧,简直可恶。这么想着无剑的表情也变得带了些厌恶,正巧秋水的视线就往后门这边看了过来。

无剑吓了一跳,急忙背过身去避免跟他对视,心里有根弦“噔”地响了一下。“完蛋了……”

正垂头丧气的时候倚天出来了,在一旁拍了拍无剑的肩膀。“走吧。”

无剑抬头看了看倚天冷若冰霜的脸,问,“要到没有呀,书单?”

倚天摇摇头,“没有,下周吧。”

无剑皱了皱眉头。下周这些女生就会放过秋水老师吗?不知道。但是无剑知道下周的倚天肯定还是对付不了这些叽叽喳喳的妹子。她拉住倚天让她先不要走,“你等等,正好我也想要呢,我去吧。等我一下。”

无剑说罢气势汹汹地一把推开后门走了进去,扒开人群。“秋水老师,耽误你一分钟,问个跟课有关的问题。”

无剑平时在班里人缘还不错,旁边几个自己班的女生倒是很配合地给她让了个空子。

秋水看到她,站直了腰身居高临下地看着无剑柔和地笑了笑,“问吧。”

无剑努力地仰着头,自觉气势比他不差分毫,“我想请老师给我推荐几本跟历史地理有关的书,谢谢老师。”

秋水修长白皙的手指随意地放在深棕色的讲桌上,食指指尖扣了两下桌面,眸光微敛思考了片刻,然后对无剑伸出手,“纸笔?”

无剑把早就捧在手中的笔记本和钢笔一起双手递了过去。

秋水拿着钢笔端详了一番,透明的笔身中蓝色的墨水随着他手的动作晃了晃。“笔不错。”秋水从笔记本封底往前翻了一页,行云流水地写了几行字,一手合上钢笔盖子一手合上本子,把两样东西递给无剑。

在一片“好帅”“酷炫”“啊啊啊”的呼声中无剑接过自己的本子和笔,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自己又输了一局……

因为宝贝自己的钢笔无剑接过来的动作很小心,恰巧就触碰到了秋水的指尖。无剑心跳一僵,强自稳住手腕慢慢抽回了手。“谢谢老师。”她匆忙地点了下头转身便走了。

秋水也微笑着颔了下首,目光有意无意地送她走出了教室。

“老师,能不能加你微信呀?”有女生大胆地问道。

秋水还没回答,其他人先起哄起来,“啊我也要加!”“我也要!”

讲台上的青年柔和的表情中露出一丝为难,不自觉地皱了皱眉,“啊,抱歉……因为做研究的时间比较多,这些社交软件我很少用,就不麻烦大家了。”

女生们听了有些悻悻然,也就放弃了。也是啊……对方毕竟不是什么单纯的帅哥小鲜肉,人家可是英国高等学府毕业的博士生……

 

倚天没想到无剑真能在那些女生中“杀出一条血路”跟秋水要到书单,倒是对她有些刮目相看了。于是两个人拿着那份书单去了图书馆,看看能不能借到。结果令人有些失望,秋水那份书单里只有三本是本校图书馆有藏书的,其中有一本还被借走了。于是无剑和倚天只能一人借了一本回了寝室。

秋水推荐的书意外的并不是学术性比较强的书,相对来说趣味性很强,正像他的课一样。无剑本来只想着大致翻翻看,看着看着就被吸引了,顺便拿了个本子出来一边记录知识点一边看。

无剑正看书看得入迷的时候小淑和越女下课回来了。两个人把书包往椅背后面一挂,双双摊在椅子上,“热死了……”

小淑仰面与天花板相对无言了十几秒似乎总算是缓了过来,转头问无剑,“无剑,你说的那个灭绝师太怎么回事啊,快讲讲。”

无剑转头露出一个惨兮兮的冷笑,“呵!呵!我算是被他记住了……上课之前在群里说他是灭绝师太被他逮了个正着,下课在后门对他翻白眼又被他看到,还有啊,上周我在楼道里不小心撞到他,还把他叫成了‘同学’,上他的课简直是修罗场啊!”

小淑听着听着就笑起来,到后面实在忍不住干脆就哈哈大笑,越女也捂着嘴笑起来。

无剑郁闷地抓了抓自己已经乱糟糟的马尾。

小淑总算笑够了,又说:“我怎么听别人说他长得又帅上课又认真,而且超级有耐心,跟你说的是一个人嘛?”

无剑脑子里慢慢浮现出他在黑板上认真写着板书的修长手指,他一尘不染的衬衣和垂坠感极好的深蓝色领带,他和煦的面容,他讲课时白皙脖颈上上下滚动的喉结,他在笔记本写字时的潇洒姿态。她只好无奈地承认,“是……他确实又帅,讲课又好,这倒是真的啦。”

越女把椅子往后挪了挪,把头扭到能看到无剑的角度,“那不是挺好吗?无剑你历史课成绩都很好,不怕呀!”

无剑蔫蔫地从桌前转头,“道理我都懂……我只是很怕这种人啊。越女你不知道,他好像能把人看穿一样,一跟他对视我就秒怂。”

这对越女来说倒是种不太容易理解的感觉。她倒是觉得被人看穿没什么可怕,毕竟自己就是个把情绪写在脸上的人。

嘟——。三个人的手机不约而同地震动了一声。这种时候一般是班群里的消息,无剑也不急着看,越女正拿了片七度空间往洗手间慢吞吞地走过去。

小淑倒是百无聊赖,正好顺手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然后爆笑了三分钟。

班群里什么消息能让她笑得这么开心?无剑不明就里地看了她一眼也拿起手机打开微信。“啊啊啊啊啊啊!”

历史系1班【微信消息】倚天:本周起,历史专业年公课中世纪欧洲史(周三)和欧洲文艺复兴(周四)由人文学院本学期新到任的秋水副教授担任授教工作,请大家配合新上任的年轻教师,共同完成本学期课业,谢谢。

两个人奇怪的反应吓得越女呆在洗手间门口。“怎么了呀……”

淑女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回头对越女说,“我们这学期有两门公课都是新来的那个老师上。”口气里满满的幸灾乐祸。

越女可不觉得好笑,毕竟听无剑说这位老师上课很严格,她欧洲史一直马马虎虎。

无剑愤愤地看着小淑,一脸的生无可恋。“再见,我要换专业了。”

 

周三早上第一节课就是中世纪欧洲史,无剑听了昨天那个震撼的消息之后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早上第一节课自然是顶了两个遮也遮不住的黑眼圈去上的课。

因为睡眠不好,无剑梳洗化妆的速度就有些拖拉,画完眉毛就发现小淑和越女已经收拾好在等自己了,急忙从一堆新书中拿了接下来两节课要用的书便走。

“别紧张,他一个新来的老师不会对你怎样的啦。”小淑看无剑顶了两个黑眼圈,也就不调侃她了,反倒开始安慰起来。

越女搀着无剑的手臂抚摸了两下,“撸撸毛,吓不着。”

无剑倒也不是真觉得秋水老师会在课业上为难她,自己心里也犯嘀咕,这点事怎么也不至于在意到失眠的程度啊。

 

三个人匆忙走进教室的时候人已经不少了,几乎每排都有人占了,这在早晨第一节课是很难见到的景象。

“天哪不会又要坐第一排吧……”无剑嘟囔着走进去,看着已经端坐在讲台前的秋水一阵犯怵。没想到她们三个走到第四排的时候却看到倚天朝她们招了下手,指了指她旁边三个空位,“说好的,帮你们占的位子。”

这倒是个意外之喜。无剑道了句谢挨着倚天坐了过去,接着是越女和小淑。

这时候后面又有个好死不死的声音说话了,“呦,倚天,你也跟凡人做朋友的啊!”

倚天听了回头冷冷看了眼总是坐在她斜后方的红头发男生,回过头不理他。

无剑气不打一出来。倚天这种又高傲又各方面突出的人很容易被排挤,但接触一下就发现其实她心地不错。于是回头一脸凶相地对红发男生说,“你以为倚天像你啊没朋友,人家只是内向罢了!略——”说罢还做了个鬼脸。

倚天其实早就习惯了屠龙这种冷嘲热讽的口气,并不生气,看到无剑总是替她出气不由得觉得她孩子气得有些可爱,心里暖了暖。

小淑则伸手把无剑拉转回来,“不用理他。”

被屠龙说成是“凡人”倒没什么,无剑怕倚天觉得委屈,就在她耳边悄悄补了一句,“他是嫉妒你有朋友,别理他。”

倚天被逗笑了,点点头。

预备铃响了,大家该吃早点的收拾东西的闲聊的差不多也都结束了。无剑翻看书包把课本拿出来,看着手中两本书傻了眼。

一本是下节课要用到的《边疆史》没错,而这节课要用到的《中世纪的欧洲》无剑错拿成了《欧洲文艺复兴》。

“带错书了!”无剑压着嗓子喊,死死盯着那本《欧洲文艺复兴》,恨不得用眼神把它变成《中世纪的欧洲》。

小淑果断地把她那两本书又塞回书包,把自己的课本“啪”地一声横在了两人中间的课桌上,“不要紧,一起看一起看。”

无剑的笔记很多地方都是直接标在书上的,这样缺一节课让对笔记有强迫症的无剑有些不爽。

“怎么,没带书?”秋水从讲台上走过来,正听到小淑说话,似是随意地问了一句。

无剑抬头先是愣了一下才应道,“嗯,我带错了……”

秋水伸出刚刚被课桌挡着的手,把手中厚重的教材放到了无剑面前的课桌上。“用我的吧,笔记随便做,别挡住原本有的字就行。”

无剑受宠若惊,想不到对方不光没为难她,还把自己的课本借给她,而且直接就放在了桌子上,让人没有一点拒绝的余地。“那老师你自己呢?”无剑弱弱地问了句。

秋水眸子弯弯地笑了,湖蓝色的眸子沉静又温柔,像是一泓秋水——正如他的名字。

“我不用看书。”

无剑的心无端端扑通了几下,等她反应过来秋水已经回到讲台上了。

他又是踩着上课铃声最后一秒在讲台中央站定。

“上课。”

他把上节课那些自我介绍和上课的规矩几乎原封不动地又说了一遍。

无剑翻着那本书,发现每页都有许多批注,那字迹端正整齐,笔锋温柔内敛却又暗藏锋芒,是一手恰如其分的行楷,既不过于随性,也没有一笔一划的刻板。真是字如其人啊。无剑忍不住在心中感叹。

无剑实在不忍在这样的书页中添上自己的字迹,便向倚天借了几张小巧的便签纸夹在书里,将需要记笔记的地方都写在了便签纸上。偶尔看到秋水课堂上并未讲到,但是他在备课的做的批注里却写到的有趣之处,无剑也偷偷地抄录了下来。

由于之后还有一节公共课,下课之后没有人再围着秋水,大家都匆匆地去下个教室了。无剑则踌躇着走上讲台把书递给秋水,小声道,“谢谢老师……”

秋水看了看,并没有伸手去接书,而是拉出椅子坐了下来,将修长笔直的双腿叠在一起。“不客气,你可以拿着,抄完笔记再还我。”

无剑有些过意不去,小心翼翼地观察着秋水的眼神,“老师,你接下来还是这节课吧,我把笔记记在纸上了,书先还你吧。”

秋水挑了挑眉,“不用,我不看书。”

话已至此,无剑也就只好拿着了。“那好,那我先走了。老师再见!”

秋水点了点头。“嗯,好,去吧。”说完拿起桌上的矿泉水瓶,喝了几口。

他微微仰着头,好看的脖颈有些绷紧,上下滚动的喉结就愈加明显。阳光从窗户照进来,无剑甚至看得到他白皙皮肤上细小的绒毛。

这个人……一点都不像老师啊。无剑转过身去的时候忍不住深深吸了口气努力克制住自己狂乱的心跳。

这个人……是狐狸精!


---------------------------------------


现在可以公开的情报:




评论(27)
热度(107)

© 卖甘蔗的寒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