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撒糖300年,承包全国甘蔗田。

写bg的,文拒转载,婉拒腐向拉郎

灵蛇本命,粉丝滤镜一万层

墙头:梦间集/全职/一人/idolish7/恋与制作人/遇见逆水寒/恋与漫威/反正哪有plgg哪有我

喜欢小红心小蓝手,能给评论就真是太感谢了

ky一般不看简介不过还是要说,拒绝大多数腐向拉郎言论拒绝乙女腐拒绝女主黑,来就送锤爆脑壳服务

【周泽楷x你】期不离 01

##排雷##满嘴跑火车的流氓女记者x沉默寡言小白兔周队长,不喜勿入。

*是我想嫖小周又想尝试个新型的女主的产物。

 

 

你坐在酒吧的吧台前象征性地点了一杯鸡尾酒和两瓶啤酒,心不在焉地时不时抿一口,眼睛往卡座那边瞟。

今天轮回战队在那边聚会,据说是新投资商要跟队员见面交流感情,所以鲜少碰酒精的职业选手们也过来象征性地喝一些。

毕竟是甲方爸爸的要求嘛,总是要满足的。

当然,作为荣耀圈自诩鼻子最灵敏的自由记者的你总是要在没有大比赛的时候多多少少挖点新料出来的。不过你也不想破坏人家至关重要的会面,于是就等着那个投资商走了再去采访。

其实因为你家就在S市,最熟的战队就是轮回了。不过你并不是轮回的粉,仅仅是因为他们离得最近最方便采访,所以慢慢就混熟了。

当然,是被毫不客气地嫌弃的那种熟。

你看到那个投资商终于走了,轮回的队员们也在收拾东西打算离开了,便急忙一口喝完杯子里还剩下的粉红色液体,穿过几个摇摇晃晃的路人,踩着有些不稳的高跟鞋追上一个人去后门开车的江波涛。

“诶诶诶,这不是江副队吗!好巧哦~”你手里还提着一瓶刚刚点了但是还没开的黑啤,嬉皮笑脸地蹭过去。

“靠怎么又是你!”江波涛皱了皱眉,毫不掩饰他的嫌弃。“现在是私人时间,不接受采访。”他拿出车钥匙快步走了几步,把你甩在身后。

记者是不会因为这点小脸色就生气的,于是又笑嘻嘻地跟上去。“江副队,新的投资商是哪里的啊?帅不帅啊,是不是很有钱,有空介绍给我认识认识呗?”

江波涛对着左前方按了一下车钥匙,无奈地回头好声好气地劝说,“姑奶奶你可拉倒吧,快回家吧都这么晚了。”

你失望地嘟了嘟嘴,眼看着他打开车门,可怜兮兮地乞求,“江副队,你给我透露点消息嘛,我最近很穷诶,你看我酒都买不起了……再没新闻我要喝西北风了!”

你依稀记得你第一次装可怜的时候江波涛的眼神还是动摇了的,可是现在,他的表情就是“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打你”。

你觉得身为一个美少女你的内心有些受到打击,立刻露出了恶魔的爪牙狠狠威胁他,“江波涛,你信不信我写你酒驾!”

江波涛伸手紧了紧领带,“我又没喝酒。你要是敢写,我会告你捏造新闻诽谤公共人物。”他十分平静地上了车,摇下车窗把手臂架在车窗上看着站在旁边的你,“我还可以注册个小号说荣耀圈某著名单身美女记者夜不归宿泡酒吧求包养,顺便买十几万水军帮你上热搜。怎么样?”他说着还把手机在你面前晃了一下,里面是一张刚刚偷拍的照片,是你模糊的侧脸,正在张望,旁边居然还真的有个男人正在看你。

你目瞪口呆,一时间脑子都不转了。“江波涛你……”

江波涛笑了笑,“我怎么样?我比我们队长好说话多了,业界公认的啊,你不信去跟你那些同行打听打听。”

你气的直想把手里的酒瓶子砸在他脸上。“靠,你等着,你马上就失去你的队长!”你气冲冲地走了。

江波涛还在后面把车艰难地挪出车位,一边喊,“你站住你站住,有什么事冲我来!别欺负我们小周啊!”

其实你挺怕周泽楷的,并不会真的去采访他。其实你距离上一次面对面采访周泽楷已经有一年多了。倒不是因为他很难采访,而是因为你喜欢他。

有时候业界公认没脸没皮没心没肺的流氓女记者也会在采访某个人的时候退缩啊。

 

一开始你对周泽楷也是这种套路,总是像个泡泡糖一样粘在他身后,挑着会让他反应剧烈的话乱说一通。然后趁他脸红慌乱的时候问上一连串问题,得到几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再自己添油加醋一番写篇报道。

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你就发现你喜欢上周泽楷了。采访过几十次,他也许统共也没跟你说过一百个字,你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把心丢在这个人身上。

其实你最喜欢的战队是霸图,最崇拜的选手是张新杰。轮回对你而言,不过就是方便取材又有点地缘关系的老乡战队而已。唯一特殊的一点就是周泽楷是轮回队长。

不过你很清楚,对他本人来说你可能和那些在他发的广告下面评论“周泽楷我爱你”的粉丝并没有什么区别。所以你自从发现自己喜欢他之后基本上都是刻意避着他不去采访的,甚至连微博都取关了。

说起来有些微妙,轮回不少人跟你都是互粉的,包括江波涛和轮回的官方微博。

可是轮回队长周泽楷,你喜欢的人,并没有关注你,你也在某一天点了取消关注。

反正,忍不住去看的时候搜一下也很方便。

虽然这样看起来是种别扭的心态,其实不然。因为你并不想做他的粉丝。

你想等自己赚够了钱等他也差不多该退役了然后包养他。这是一个非常认真的理想。

这么一想就是几年。你从三天两头去轮回门口蹲守周泽楷到默默看着他从荣耀新秀变成了枪王,也变成了联盟最有商业价值的人。

包养周泽楷?缺的倒也不多,就是银行账户上五六个零吧。

你蹬着高跟鞋又走回了酒吧。

“小哥,帮我把这瓶酒开了吧,再给我来杯海市蜃楼。”你重新坐在了吧台前面。

“诶?月哥,你没回家呀?”十分年轻的酒保小哥看你走过来,微微吃惊,随口问了一句。

其实这个酒吧的老板也算S市荣耀圈子挺有名的一个人,因为他自己很喜欢荣耀,又是轮回的死忠粉,这个酒吧有一半都装修成了荣耀风格,慢慢地这里就变成了挺多荣耀玩家都喜欢来的地方,当然其中也不乏业界大腕。

你经常给老板透露一些小道消息,自己又是个技术还可以的女玩家,一来二去就成了好朋友,酒吧常在的酒保也都认识你。要不然以你从来点不够最低消费金额的作风,恐怕早就被店家拉黑了。

你荣耀角色的id叫“月下朝(zhao)歌”,还算是个挺有诗意的名字。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圈子里熟的人慢慢地都开始叫你“月哥”。你想了想,可能是因为玩游戏的你很少开麦,猥琐又风骚的打法让他们一直误以为你是男的。本来你觉得游戏里“月哥”“月哥”地叫也没什么,后来大家慢慢发展成了现实中的朋友,就有点郁闷。

“诶诶诶,”你朝那个酒保小哥勾了勾手有点不满,“阿秋,没大没小的,你们老板叫我月哥也就算了,毕竟我欠他不少酒钱。你怎么也学坏啦?你知道我的粉丝都喊我什么吗?”

“小朝?”旁边突然有个声音响起。

“对对对,是小朝姐!”你点了点头,捧起刚调好的“海市蜃楼”喝了一大口,又喝了口啤酒解辣,还很没形象地打了个酒嗝。然后才想起刚刚那句“小朝”并不是酒保小哥叫的。

你转过头看到一个并不认识的人。你使劲眨了下眼想让刚刚被酒精席卷过的脑子清醒一些,慢吞吞地分析。

对方当然不是职业选手,也不是你认识的那些常客。是谁来着?

没等你想起来,对方倒是先开口了。“我是海马直播的……”

“嗷!”你总算想起来了,叫了一声打断了他。“海老板啊,我在电视上看到过你。”

那个人看起来35左右的模样,就是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中年人。他是近几年直播事业蓬勃发展中寻到商机,一跃成为S市新贵的。他是专门做游戏直播平台的,因为他的平台叫“海马直播”,所以大家都叫他海老板。

海老板倒是没想到你认出了他,有些惊喜地笑了笑。“小朝妹子果然名不虚传啊,我这种圈外人你竟然也认得。”

你很有几分记人的本领,今天要不是喝了点酒,你也许一秒就能喊出他的名字。

不过这不是重点。你放下酒杯礼貌地笑了笑,“我这个小记者能被海老板叫出名字才是荣幸。”

他绅士地做了个“请”的动作,“不知道有没有兴趣去卡座喝一杯?我请。”

你知道今天可能是要得罪大人物了。但是这里的人你认识不少,倒也不怕他,就给阿秋使了个眼色然后笑盈盈地跟着去了。

其实你不是第一次遇到搭讪的人,不过你业界女流氓的称号也不是白来的,总能轻易摆脱。不过……这个人确实是你遇到的比较厉害的一个了。

海老板又给你点了杯海市蜃楼。

“其实我在这里见过你很多次了。”他说。

你笑了笑,“我跟老板关系挺好的,常来。不过……酒我倒是不太能喝。”你表示你也是有底牌的人。

海老板笑了笑。“我就不跟你绕弯子了。我挺中意你的,看了你很多现场采访也看了你很多报道,觉得你……挺有趣的。”

你倒是有些吃惊。这是要谈商务合作吗?你最近恰好没什么活干,倒也有点兴趣。“海老板,您有活儿给我干啊?”

“是啊,”他端起自己面前那杯酒喝了一口,继续说,“我想包养你。”

有这个意思的人倒也遇见不少,不过话说的这么直白的倒也真是第一回见。你笑了笑把自己跟前那杯海市蜃楼一饮而尽,用裸露着的胳膊抹了一把嘴唇。“海老板,巧了,我跟你有点志同道合,我也想包养别人。所以,我不能先被包养啊。”

海老板哈哈大笑,似乎被拒绝也并不是什么值得在意的事。他笑了一会从西服口袋里拿了张名片出来递到你手里,“话别说的太满嘛,我可以把你捧成最红的主播,你跟我玩个几年再去实现你的志向也不迟啊,你多年轻啊。知道我们海马最红的主播一个月能赚多少吗?可能是你一年的收入都不止啊。到时候你就是想包养张新杰都够了。”

靠,这人!你觉得有些怕了。他连你最喜欢的选手是张新杰都知道。不过……你并不想包养张新杰啊,听着就怪可怕的……

你实在不知道再能怎么回绝了,甚至还有点动心。你从钱包里掏了两张崭新的红色纸钞出来,轻放在桌子上慢慢把两张薄纸滑到海老板面前。

“海老板,谢谢你请我喝酒啊。不过我觉得我现在赚得也还凑合,还能在南京西路租得起公寓呢。要不等我哪天付不起房租了,您再给我寻个出路吧。”

他没收,只是看着你笑。“小朝你真是个有意思的人。”

你越发觉得惊悚,“还……还行吧。我就是……也不是很想包养张新杰啦。”

海老板刚想说什么,看着你身边又把话咽了回去。

你也觉得好像光线突然被挡住了,抬头看了一眼,险些吓得把桌上的人民币拽回钱包。

这不就是你日思夜想梦寐以求想包养的小白脸——周泽楷吗?

“采访。”

周泽楷并没有看海老板,只是居高临下地看着你,声音不高不低地说了一句。他的面容隐藏在头发的阴影里,看不真切。

你福至心灵,立刻在心里把周泽楷祖宗十八代都跪谢一遍。“啊哈哈对对对,海老板你看,我今天还约了周队长做采访,我就先不打扰啦,他们职业选手的时间宝贵,时间宝贵。”

海老板眯了眯眼,仍然很有风度地微笑着,做了个“请便”的手势。

你从卡座起来崴了好几下脚,几乎是被周泽楷架着走到吧台跟前的。

“她,多少钱?”周泽楷把你拉着靠在吧台边上,问了酒保一句。

“靠靠靠周泽楷你会不会说话,什么我多少钱,我是出来卖的啊?”你口齿不清地嘟囔着。虽然摆脱了那个难缠的海老板,可是你一点都不开心。

你觉得周泽楷可能本来就看不起你这个死乞白赖的小记者,还被他看到了刚刚那一幕。他肯定更不会喜欢你了。

你觉得胸腔被刚刚那两杯海市蜃楼辣的疼,疼的快要掉眼泪。你越是这种难过的时候就越是想说点烂话来虚张声势。你一度给自己起了个绰号叫娱记黄少天。

酒保小哥对你的口气已经见惯不惯了,但是周泽楷在这里还是挺危险的,看你吵吵嚷嚷的他怕引起混乱,忙摆了摆手,“没事没事,小朝姐的酒钱等她酒醒了再给也行。”

你满意地点了点头。“对对,叫小朝姐。”

阿秋捂了捂额头,可能是觉得在偶像面前跟你这么号人表现得很熟络有些丢人。

周泽楷叹了口气,一只手很困难地摸出钱包随便抽了几张红色的纸钞出来放在柜台上。“够吗?”

阿秋好像有点跟不上这个发展了。毕竟你做采访从来都是缠着江波涛,和周泽楷几乎没什么来往的。“够……!”

其实你也有点跟不上这个发展,看着柜台上几张毛爷爷迟钝地眨了眨眼。

周泽楷拖着你就走。

“啊啊啊好痛好痛。”你穿着细跟的高跟鞋不停地在崴脚,使劲锤了锤周泽楷拽着你的胳膊。

他停了下来扶着你站好。

“你家在哪?”

一二三四五。你自顾自扳着手指,心里乐滋滋地想,我靠算上标点符号周泽楷居然说了五个字诶!

但是他说什么?你完全没听懂。

“……”周泽楷好像突然有点明白那些采访他的那些记者的心情。

“周泽楷!”你突然喊了他一声,他吓得不轻,架着你就躲进一片阴影,又急忙看了看周围,幸好这里是酒吧外面,噪音很大,除了他并没有人听到你在喊什么。

周泽楷长长的呼了口气,又把身子歪歪斜斜的你扶好。“回家吧。”

你左右倒是不晃了,开始身子前倾,如果不是他抓着你的手臂,你起伏的前胸就会抵到他的胸膛。

“谢谢你。”你身体往前蹭着仰头注视着他的眼睛,漆黑的眼眸中若有星辰。

“……”周泽楷好像有些慌,扶着你肩膀的双手几不可查地颤了一下,避开你的目光。

他越是这样你就越想欺负他侵犯他,很想看看跟女生说几句话就会脸红的周泽楷被你轻薄会是什么反应,会不会吓得掉头就跑啊?

你恶向胆边生,就着嘴唇正好够得到的地方轻轻碰了一下他的脸颊。

他像只受了惊的兔子一样猛地抖了一下,想要放开你退后几步又怕你脸冲地直接摔倒。

你浑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开始傻笑。算了,被讨厌就被讨厌吧,反正你在他们这些职业选手眼里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人。

赚了赚了。

笑着笑着你又开始哭,总觉得心里空荡荡的,哭着哭着就胡言乱语起来:“周队长……江波涛欺负我……他不给我钱赚,呜呜呜……”

“……”周泽楷觉得,被叶修黄少天韩文清围剿的状况可能也比现在好些。怎么才能让喜欢的女生止住哭?他忽然想起拍广告之前他研究的那些商业片。

好像这种时候男主角应该亲吻女主角来着。

他牙关轻颤着对着你胡乱说着什么的嘴唇吻了下去。



=======================================



嘻嘻嘻说刹车就刹车可能是这篇文的特点。

虽然是卡文产物,但是也是认真写的。


评论(11)
热度(101)

© 卖甘蔗的寒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