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撒糖300年,承包全国甘蔗田。

写bg的,文拒转载

本质主角厨

灵蛇本命,粉丝滤镜一万层

墙头:梦间集/全职/一人/idolish7/恋与退坑周夫人

乙女向除了已有官配角色基本都吃得下。腐向挑食,基本只吃原耽官配。

喜欢小红心小蓝手,能给评论就真是太感谢了

【秋水x无剑】谁解秋风意07

*上一更链接*


无剑为了给小淑和越女单独相处的空间,也是恰巧在倚天的宿舍看到一张古琴,觉得很是喜欢,便在周二晚上报了个学习古琴的课外班。

天有不测风云,无剑第一次去上课回来路上便遇到了一桩给她留下了很长时间心理阴影的事。

那时恰好是中秋假期前的周二,还有三天便是满月,因此夜晚并不昏暗。无剑第一次上古琴课,一边走一边还在想刚刚老师教过的指法,丝毫没有发觉危险。

侧后方的丛林一阵细碎的声音响起,无剑以为是猫就想回头看看,结果身子扭到一半一个黑色的魁梧身影扑了过来。无剑下意识地往回拽了一下挎在手臂上的单肩包,才蓦地反应过来此时应该弃财保命,于是又立即把包放开来往前跑。她拼命咬紧牙关,眼神飞快地扫了一下附近,然而除了机动车道上有络绎不绝的车辆,并没有在走动的人。此时喊救命的话若对方有凶器说不定会被灭口。无剑拼命往前跑,只盼着那人拿钱就走。

谁知道那强盗看到无剑的脸之后,觉得这个小姑娘甚是可爱,临时见色起意,三步并作两步狂奔地追过来,拉着无剑穿过路边的绿化带,往一片漆黑的空地走。

无剑再也忍不住,尖叫着挣扎,然后被一双粗糙的带着油腻腥气的手捂住了嘴巴。

无剑手中还攥着手机,她一面用一只手徒劳拍打着歹徒擒从背后卡住她脖子的手臂,转移他的注意力,一面将手机屏幕面向地面以免解锁的光亮惊动了歹徒,单手很艰难地点开通讯录随便点了一个,然后颤抖地紧握住,用尽了浑身力气从歹徒指缝里发出吼声。

 

倚天很少接到无剑的电话。尤其是她们下午刚一起上过地理历史,还一起吃了晚饭。这个时间无剑应该已经上完古琴课回来了,按理说有什么事应该会直接找到宿舍来才对。

心中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倚天赶紧接起来,并不说话。电话那头也迟迟没有传来无剑的声音,只有衣物和什么东西磨蹭的声音。

倚天皱了皱眉头。

“唔!啊——我告诉你,这里离我们学校不远,你在这动手肯定会被发现的!”

是无剑!倚天心惊地跳起来,从椅子上抄了件外套以最快的速度往外冲去。

在哪里!她会在哪里?倚天焦急地往外冲,虽然脚步飞快,也不耽误她大脑运作。

自己一个人肯定是没办法救无剑的,报警也完全来不及。倚天打开通讯录一眼就看到“屠龙”的名字。毫不犹豫地就拨了过去。

“喂——”电话那头传来懒洋洋的一声。“都9点了找本大爷什么事呀?”

倚天懒得听他后面那句,听到一声应答便立刻说,“无剑遇到坏人了,学校后门体育馆旁边空地,快过来帮我!”然后挂掉电话继续狂奔。

路人只看到一个银色的身影像百米冲刺一般冲出女生宿舍区,一副火急火燎的样子。

跑道文院男生宿舍门口,倚天正好碰到屠龙冲了出来。他头发还湿着,就穿了件及其宽松的篮球背心,下面是短裤,不过鞋子却是运动鞋。

“走走走!”屠龙并不问状况,拉着倚天就是一路飞驰。

倚天虽然算是个运动好手,可是到底还是体力不敌,有屠龙拉着轻松很多,也能更快些。

穿过体育馆后,那片空地就是一览无遗,屠龙一眼就看到了两个缠斗在一起的人影,放开倚天的手抢过她手中那件外套大吼着一声冲了过去。

那歹徒看到远处有两个人疾驰而来,那个又高又壮硕的身影咆哮着挥舞着一个东西朝他扑来,便吓破了胆子,放开无剑就跑,连先前抢到的包都没顾上拿。

倚天没想到屠龙这家伙居然这么勇猛,愣怔了一下,先报了个警,急忙也跑到了无剑身边。

“呜呜……谢谢……”无剑先看到屠龙跑过来,自己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了,只是坐在地上蜷缩成一团呜咽着哭。

屠龙有些不知所措,展开倚天的外套想给她披上,却又觉得她现在的模样像是一被碰就会碎掉,便僵在那里。

恰好此时倚天走了过来把外套从屠龙手里拿了过来,蹲下去轻轻披在无剑身上。“没事了,我报过警了。”

无剑伸出手猛地搂住了倚天的脖子,却仍旧只是轻轻呜咽着。

倚天用了出生以来最温柔的力度抚摸了一下无剑颤抖的脊背,却感觉被无剑的胳膊碰到的地方有微微地湿意。倚天急忙把她的手拿下来,开了手机的灯光照了一下,发现无剑右手手臂上有一道很长的伤口,几乎从手腕处延伸到肘部。

倚天也觉得一阵后怕。那人居然带了刀。

无剑紧张的情绪略略缓和下来,手臂上火辣辣的痛意却越发剧烈起来,像是要渗入骨髓。

“走吧,带她去医院吧。”屠龙也看到那道鲜红的伤口,不禁皱起了眉头。

倚天点了下头,轻轻问,“无剑,你的腿有事吗,能走路吗?我们去医院好不好。”

无剑做了个深呼吸,觉得自己应该能站起来了,朝倚天点了点头。

屠龙把地上散落的包,手机,钥匙都捡了起来收好,然后把无剑扶起来。倚天用手机叫了辆出租车,三个人在路边等着。

“靠我没带钱怎么办……”屠龙突然摸了摸自己的运动背心和大裤衩。“要不我回去拿?”

倚天沉吟了一下,觉得此时屠龙还是在身边比较有安全感。“没事,先去医院,我找个人来。”

“要不找下辅导员?或者警察叔叔?”屠龙很认真地提议道。

倚天白了他一眼摇了摇头,低头发了条微信消息。

刚发出去,却是无剑的手机响了起来,无剑掏出手机看了下,来电显示是“狐狸精”。

倚天看无剑迟迟不接,便说,“听说他住附近,我拜托他过来帮忙付下医药费。”

无剑仍然不知道该怎么接,倚天索性把她的手机拿了过来按了下绿色的按钮。

“无剑?”电话那头急急地开口,却只是叫了声她的名字。

倚天迟疑了一下,声音有些艰涩,“老师,我是无剑的同学。她受伤了,我们在去医院路上,但是身上没现金。想麻烦老师……”

“哪家医院?”对方不等倚天说完,便直奔主题地问道。“F大附属医院?”

“……”倚天想,跟聪明人说话真是轻松啊。“嗯。”电话那头已经传来穿衣服的声音。

无剑只听到倚天话还没说完,然后沉默了一阵,又“嗯”了一声,总觉得心都揪在一起。秋水老师……他会来吗?

“她能听电话吗?”秋水偏着头把电话夹在肩膀和脸颊之间,在家门前迅速地检查了一下包里的钥匙和现金还有卡,一手开门一手系扣子。

倚天笑了,“能,我现在递给她。”

无剑看着听筒贴了过来,手足无措地张了张嘴,却是眼泪先默默地掉了下来,什么话也没能说出口。

“急诊等我,我马上来。”

无剑吸了吸鼻子,带着哭腔“嗯”了一声。

听筒里传来“啪嗒”的关门声,然后“嘟”地一下电话挂断了。

屠龙坐在出租车上觉得有些凌乱。

万年冰山倚天居然笑了。千年难遇的神经大条无剑居然哭了。自己这个F大历史系男神(自认的)居然穿着背心花裤衩陪着她们去医院这种公共场所?



====================

我们秋水老师终于又出场了

最近工作忙,每一更越来越短小,默默遁走


评论(24)
热度(80)

© 卖甘蔗的寒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