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撒糖300年,承包全国甘蔗田。

写bg的,文拒转载

本质主角厨

灵蛇本命,粉丝滤镜一万层

墙头:梦间集/全职/一人/idolish7/恋与退坑周夫人

乙女向除了已有官配角色基本都吃得下。腐向挑食,基本只吃原耽官配。

喜欢小红心小蓝手,能给评论就真是太感谢了

【周泽楷x你】期不离02

#周队长ooc预警!

#锅都是我的,糖是我们的。

#上一更链接

***

这个反将一军让你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他不是应该被你吓跑吗?怎么就……突然亲了过来啊。

温热的气息扫过你的脸颊,有些痒。你觉得自己快飘起来了。

周泽楷不知道嘴唇碰在一起之后是这样的感觉。

眼前的人从嘴唇到鼻息,甚至连眼神都是烫的,柔软的唇瓣还有着一点点酒的辛辣味道,和“海市蜃楼”独有的一丝丝甘甜余味。他努力想要安抚你躁动混乱的情绪,奈何没有什么接吻技巧,只能用自己的嘴唇一遍一遍地轻轻碾过你的嘴唇。

可仅仅是嘴唇与嘴唇的碰撞也让人血液沸腾起来,酒精同欲望撞在一起,燃起冲天的火来。

毕竟,这是你放在心底最隐秘的地方偷偷喜欢了那么久的人啊。

你有多久没没有跟他面对面接触过了?一年?两年?

压抑在心底的思念和想见却不敢见的矛盾统统被这个吻击碎,炸裂出渗进骨血的欲望。

你不管不顾地伸出双臂勾住他的脖子,伸出柔软的小舌用舌尖轻轻勾了勾他微微张启的嘴唇,顺着两唇的间隙飞快地舔了一下。

“!”周泽楷急促地吸了口气,他的睫毛剧烈地抖动了两下,强忍着留恋在自己失控之前把你推开来。

他微微喘息着,闪烁的目光不安地扫过你的嘴唇,然后看向地面。“送你回家。”

你被他推开的动作伤到,一颗心拧着疼,恍惚间清醒了两分。他不再扶着你,你后退了一步用手肘抵住墙,好让自己站稳些。

一直以来在他面前的自卑被醉意驱散,又被他拒绝的动作生生拽了回来。

 

“不用了,我不缺人送。你也看到了。”你强撑着尽量让自己显得平静而冷淡,仿佛刚刚那个主动亲吻他的人根本不是你。可是因为醉酒的原因你有些口齿不清了,本来有些耍帅的一句话说的透出颓废的意味。

周泽楷手足无措地抬头看着你,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又没说出口。

抵挡不住的困倦和头痛袭来,你觉得难受,只想回家睡觉。“周队长,能不能帮我去酒吧喊下刚刚那个酒保啊。我困了,想睡觉。”

周泽楷清亮的眸子瞪了瞪。他本来灵活的手指此刻僵硬地抖了抖,它此刻的笨拙动作丝毫不像是属于一枪穿云的操纵者的手。

“我送你回家。”他坚持道。

你哼唧着摇着头,栗色的卷曲长发凌乱地随着你的动作飘摇。“不要我不要。”

周泽楷做了个吞咽的动作,走到你身边声音发颤地低声说了句什么,揽着你的腰把你架起来。

“那去我家吧。”

 

你没听清他说什么,只觉得有双有力的手扶着你的腰,把你的胳膊搭在他后颈上。

你下意识地就借力勾住,歪歪扭扭地随着他走了几步到路边。“你又干什么呀——”你困得睁不开眼,有些不耐烦的话被醉酒人拖长了音调,听上去像是在撒娇。

周泽楷拖着你走到路边停成一串的出租车里离你们最近的一辆旁边,艰难地打开车门,把你抱起来塞进后座,随后自己也坐了进去,长长地松了口气。

“xx公寓。”周泽楷一边把头快要撞到另一边车门的你拉回来,一边给司机报了地址。

司机发动了车子,操着一口口音极浓的普通话说,“呦,小伙子,有钱人啊,住那里呀。”说着还抬头看了看后视镜,“怪不得交的到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周泽楷有些害羞地笑了笑,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只好“嗯”了一声,从口袋里拿出口罩戴上。虽然司机师傅这个年纪的人不一定知道荣耀,但是周泽楷在各种广告的出镜率很高,还是很容易被认出来。

车里很舒服,你几乎钻进去没几秒就睡着了,旁边靠着的东西带着温暖的触感,你抱着蹭了蹭。

周泽楷被你蹭得动也不敢动,僵直地坐着,头也不敢转,只是偷偷用眼角的余光注视着你。

你的脸大部分被垂下的长发遮住了,从他的角度看过去,前半截长长的睫毛在睡梦中还在微微颤动,精巧的鼻尖挺立着,口红有些糊掉的嘴唇乖巧地抿在一起。

他忍不住伸出没被你抱着的那只手轻轻点了一下你的鼻尖,笑得眉眼温柔。

周泽楷的公寓离那家酒吧就是一个起步价的距离,不一会便到了。他扭动了一下被你靠的有些发麻的手臂,慢慢地把它从你怀里抽出来,拿出皮夹子付了钱。

由于刹车的缘故你有些微微转醒了,然后又感觉到怀里温暖的东西也被拿走了,不满地咕哝了一句什么。

周泽楷先下了车,看你几乎要滑出车外,急忙过去让你靠着他的肩膀,红着脸小心翼翼地把你抱出来。

“你姑娘这是喝多了吧,小姑娘家不好喝醉的哦,现在社会乱的呀。小伙子回去你好好讲讲她呀,这样子容易出事情的!”

“好。”周泽楷深有同感,郑重地点了点头。“谢谢。”他把车门关上之前礼貌地道了谢。

从昏暗的楼道里走进装着白炽灯的电梯里的时候,即便是隔着眼皮,突然变强的光线也让你皱起了眉头。

看你有转醒的迹象,周泽楷顺势曲起四指拍了拍你,因为两只手抱着你实在没办法找钥匙啊。“醒醒。”

你为了躲避白炽灯的光线,把脸转朝他的肩窝,蹭了蹭,完全不理会他说了什么。

“……”周泽楷感觉到你的呼吸透过薄薄的一层衬衣一阵又一阵地喷洒在他皮肤上,带来微微地痒意。他倒吸了一口气,脸一下子红到耳根。

电梯“叮”地响了。

周泽楷抱着你轻手轻脚地走出去,有些犯难。早知道应该在车上把钥匙拿出来的。

他没办法,只能微微蹲下先把你的脚放下去,让你靠在他胸前,然后一只手快速地摸索出钥匙。

“唔……”你闭着眼皱着眉头,发现自己在往下滑,便下意识地攀住他的脖子把整个人吊在他身上。

周泽楷庆幸自己有一双很稳的双手,不然在这种心快要跳出嗓子眼,大脑也有些迟钝的时候,恐怕是很难把钥匙插进锁孔里的。

即便双手环着一个什么东西,你的身体也依旧在往下滑。

周泽楷把门打开,赶紧捞了你一把,微微后仰一些让你靠住他。可是这样一来,你的前胸就紧紧贴在了他身上,柔软的胸脯抵着他的小腹。

周泽楷觉得自己的脸烫的要炸开来。

他急忙又小心地将你抱起来,进门用手背蹭着黑暗的墙壁按下灯的开关,然后把你放到沙发上,再去把门关好。

结果他只是去关了个门的功夫,你就快要从沙发上滑下来。

啊啊啊!如果是黄少天的话此时冒出的话可能会把天花板顶穿,但是周泽楷只会紧紧抿着嘴唇内心咆哮。

他手忙脚乱地又把你扶到沙发上坐好,然后抓着你的脚仔细研究了一下那双细跟的绑带凉鞋,总算把它们脱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有种研究别人自制的银装的感觉……周泽楷苦笑了一下。

沙发虽然很柔软,但就这么坐着睡还是很难受。你露出委屈的神色,像个小孩子一样哼哼唧唧地佯哭着。

周泽楷甩了甩有些发酸的胳膊,看着你无意识中做出的表情也觉得很可爱。他一边笑着一边把你抱到床上轻轻放下,看着你身体触到柔软的大床时有些扭在一起的五官一下子舒展开来的滑稽模样,忍不住低低地笑出了声。

虽然和女生接触不多,但是经常拍广告的周泽楷十分清楚睡前一定要卸妆的。

你知道今天去酒吧蹲轮回也许会跟周泽楷正面相遇,因此特地贴了假睫毛。

周泽楷再次庆幸自己有一双很稳的手。他用棉签努力一点点擦掉你眼线的时候忍不住想,自己会不会太熟练了?

虽然特地挑了瓶免洗的卸妆液,但是他还是弄了条热毛巾来想再帮你擦一遍。擦着擦着,你被和室温截然不同的温度弄醒了。

“热……”你胡乱地推了一下脸上的东西。

周泽楷只好轻轻抓住你的手腕,却不想被你挣脱开来,还反抓住了他的手。

他的手背是凉的,你急忙把那个凉凉的东西贴在自己脸上,双手捧着蹭了蹭,还发出舒适地呼声。

周泽楷手里的毛巾都被吓掉了。他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急忙把掉在被子上的毛巾放在床头柜上。

他的手还被你捂在脸上,周泽楷不敢把手抽出来,只能任由你就这么抓着蹭着。

他的视线慢慢转移到你一开一合的嘴唇上,吞了吞口水。


就是那张嘴,总是说着“周队长你好帅啊”“周队长我超喜欢你的”“周泽楷你怎么这么可爱啊”“不说是吧那给我亲一下就放你走”这些让人误会的话,把他撩拨的脸红心跳的。

然后从某一天开始你突然就走了。

倒也不是走了,从轮回的楼上看去他仍然能三天两头看到你在对面咖啡厅坐着的身影,拿着架相机,摆着台电脑,有时候一坐就是一整天。

可是却再也不是在等周泽楷了。甚至见他出来还故意躲起来。

其实周泽楷仍旧经常看到你。可他又觉得已经有很久很久没有看到你了。久到他终于忍不住了,在酒吧算是距离很近的吧台看到你,于是鼓了很大勇气折返回来想要当面问清楚。

为什么躲着我?为什么你跟联盟所有职业选手都那么熟络跟我却像是陌生人了?

 

其实他一点都不生你的气,只是觉得很委屈。

周泽楷觉得心里有团火烧的疼。鬼使神差的,他俯下身子颤抖地吻住你因为喘息微微开合的双唇。

刚刚被热水擦拭过的唇散发着微烫的湿气,而贴上来的物什却是微微发凉的。你觉得舒服,满足地哼叫着回吻他。

燎原烈火顺着嘴唇蹭的一下就窜遍四肢百骸,周泽楷听到自己的心跳像是沉闷的鼓声,一下一下击打着胸腔,让他难以思考。

你对外物浑然不知,只是遵从本能享受着。没了理智克制,喘息娇吟皆凭感觉溢出。

周泽楷觉得自己无法呼吸了,他坐在床上要保持亲吻的姿势已经很是艰难,加上他慌乱不已,只好先抓开你胡乱按住他脸颊的手,抽身而退。

“呜呜呜嗯!”你挣扎着从他手中把手拿出来,皱着眉头微微睁开了眼。

周泽楷看到你似乎要醒来,急忙跳起来把灯熄灭了,房间内一下子陷入黑暗。

他不知道现在的自己该如何面对你。

你在床上打了个滚,努力寻找着刚刚贴在嘴唇上的那个东西。

周泽楷怕你从床上滚落,只好又坐过来,抱着你的肩膀把你往另一边挪了挪。

“小朝……?”他试探着轻轻喊了一声。

“嗯——”你倒是应了一声,可意识还在哪里游离就不知道了。

周泽楷叹了口气。“我……会负责。”他低头看着你在黑暗中有些不甚清晰的眉眼,突然有些雀跃。

终于见到她了啊。真的见到她了啊。他想。

“嗯?”你拖着长长地尾音疑问地嗯了一声。

“结婚。”他说。

如果你此时睁开眼,就会发现他的眸子在极淡的光线中有着璀璨的色泽。

“蛤——?你谁啊。就要跟……本小姐结婚?”你咕哝着,觉得有些冷了,下意识地把身下的被子揪起来,盖了一下冷飕飕的腿脚。

周泽楷忙起身把被子扯展,好好地盖在你身上,轻轻回道,“我……周泽楷。”

周泽楷这个名字还是能让你有很大反应的。你从混沌中挣脱出一点意识,努力地想要睁开眼,“周泽楷?!结!结!结!明天就结!”

然而睁开眼却是漆黑一片,有一只修长的手轻轻地覆在你眼前。你的睫毛扫过他的掌心,眨巴了两下眼,又昏昏沉沉地睡过去,连最后那个轻似羽毛的吻也一点都没感受到。


评论(10)
热度(77)

© 卖甘蔗的寒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