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撒糖300年,承包全国甘蔗田。

写bg的,文拒转载

本质主角厨

灵蛇本命,粉丝滤镜一万层

墙头:梦间集/全职/一人/idolish7/恋与退坑周夫人

乙女向除了已有官配角色基本都吃得下。腐向挑食,基本只吃原耽官配。

喜欢小红心小蓝手,能给评论就真是太感谢了

【秋水x无剑】谁解秋风意08

*上一更链接*

自从上次借过书之后,无剑再也没单独见过秋水。但每周有三节秋水的课,也让无剑觉得很开心了。且不论外貌声音,单单是他年纪与其他老师比起来更接近学生,就让他能在课上更游刃有余地从大家感兴趣的话题切入课程。

因此无剑总是在心底告诉自己,只是他讲课的方式吸引了自己而已。

可是当他温柔地在电话里说出“我马上来”这四个字的时候无剑一下子就溃不成军,眼泪倏然落下。

就算真的喜欢上了秋水老师又如何呢?因为他就是那样值得人喜欢的存在啊。

 

三人本想着在附院旁边的药店买点纱布先帮无剑止血,奈何这个时间药店已经关了门。倚天只好把无剑头上束头发的橡皮筋摘下来捆在止血点,然后在急诊挂号处排队。

无剑从小身体很好,记忆中很少去医院,她没想到这么晚了急诊居然还要排队。看着来来回回很多不省人事被担架抬进来的伤者和一些伤口狰狞的病人,无剑觉得自己的心理阴影又加重了几分。

世界上竟然有这么多受伤的人啊。

终于闲下来,倚天长叹一口气翻了一下通话记录。从无剑打电话给她到她拨出去报警电话一共过去了3分17秒。她不知道如果再晚一秒过去无剑就会发生什么,每每想及此处,就觉得深深地后怕。

 

秋水开着车,在每一个红灯前紧握方向盘的手都微微颤抖。他不知道无剑受了什么样的伤,也不知道她为什么受伤,但是他知道他可能即将看到他最可爱的学生露出痛苦,脆弱的神色。

可是他不能紧紧拥抱她,也不能抚摸她的脸颊安慰她。因为他现在还仅仅只是她的老师而已。

秋水一向从容温和的表情中也有了一丝焦虑不安。

停好车之后,秋水立刻就往急诊赶,很快就在等候处看到了并排坐在一起的三个人。

“挂号挂好了?”秋水一上前便看到无剑胳膊上醒目的猩红伤口,虽然不深,但是很长,还是流了不少的血,触目惊心的红色几乎染遍了整条小臂。

无剑听到他的声音急忙转过头去,苍白的小脸一下子挂上了略显惨淡的微笑,“秋水老师,谢谢你。”她从没见过如此行色匆匆的秋水,平时总是整齐地束着的头发有些凌乱地分布在身前和脑后,衬衣的第一道扣子和最后一道扣子都没有扣好,也没有系领带。她忽然后悔这么唐突地把他喊过来。

秋水和她眼神相撞。无剑之前总是束起的马尾放了下来,卷曲的发尾垂在肩下,显出一点成熟的妩媚气息来。

秋水看着微微愣了一下,又看着她手臂上的伤口不禁紧紧皱起了眉头。他眉头突突地跳着,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去问,只好先挑了个更要紧的说,“有什么需要交钱的,我先去帮你交掉吧。”

倚天见状把屠龙拉起来,“老师你在这歇一下吧,我们去交就行。100块,等下无剑转你。”

屠龙这个时候倒是自告奋勇起来,对倚天说,“没事没事,我一个人去就行。”

秋水并不推辞,拿出钱递给倚天,“好,那我在这看着她。”

倚天一肘子戳在屠龙背上,把他推走了。

“……”无剑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设么好,也就由着倚天去了。

秋水交握在一起的双手青筋微微暴起。他气息轻颤着轻声问无剑,“发生什么了?”

无剑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垂下头,咬了咬牙,声音都与平日有些不一样了。“晚上去学古琴,回来遇到坏人了。本来只是抢了包,后来又折回来把我拖走了。还好我拨通了倚天的电话,她应该是喊了屠龙一起来救我。”

秋水越听越觉得胆寒,他本来以为无剑是自己不小心摔伤了或者撞伤了,谁知道竟会是这样。秋水紧紧地并了并十指,直到夹得自己指骨都犯疼,终于忍住自己想把她紧紧抱在怀里的冲动。然后依旧从容地伸出手摸了摸无剑有些凌乱的头发。“没事了。以后别这么晚去了,你要是想学,我介绍个老师给你,周日白天的课。”

无剑连忙摇了摇头,她是真的被吓怕了,觉得自己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不敢一个人出门了。“不用了秋水老师,我……我先不学了。我的胳膊也这样了,我先不学了。”

秋水抬眼温柔地笑了笑,“嗯,也好。最近出门小心一点。”

看到他的笑容,无剑觉得手臂的疼痛都减缓了许多,也冲秋水努力地扬起一个微笑。“嗯。”

秋水看她这种境况还如此顾虑着身边人的感受,觉得心拧了一下。为什么这么善良的姑娘要遭遇这种事呢?

“26号26号,刀伤那个,来来来。”一个护士从办公室探出头来喊了一句,打破了两个人纷乱的思绪。

 

秋水看了看手中的号码单上面正是26,把无剑扶了起来,顺便把她身上披着的那件外套帮她往上提了提。“走,上药去了。”

无剑点点头。

“嘶——”本来就火辣辣痛着的伤口在接触到碘伏的一瞬间更加痛的无以复加,饶是无剑做好了心理准备,也还是痛的狠狠倒抽了一口凉气。可她还是咬紧牙关,硬是把几乎冲破喉咙的喊叫吞了回去。

秋水看她额头上都渗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却没有喊一个疼字,更觉得心尖都在随着她微微颤抖的手臂抖动着。

这时候护士拿着一管针剂和一个棕色小瓶子走了过来,看到秋水坐在一边,就说了一句,“哎,你是她男朋友吧,你握着她另一只手也许她会好点的。”

无剑疼的只能狠狠地咬紧牙关,她慌乱地扭过头去,正好迎上秋水温柔的目光。然后一双温暖的手将无剑痛出了冷汗的手放在掌心握好。

秋水并未回答护士的话,只是看着无剑浸染了痛苦的漆黑眸子,柔声道:“疼就抓紧我,一会就好了。”

无剑说不出话,只是点了点头。

倚天交完钱让屠龙去门口等她,想过来打声招呼先回宿舍,毕竟再不回去就要过门禁时间了。她进来恰好看到这一幕,微微动容。无剑这个姑娘,痛成这样都每流一滴眼泪,却因为秋水在电话里对她说了句“我马上来”就偷偷哭了一路。还说自己不是喜欢秋水老师吗?

秋水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侧过头去便见那个总跟无剑在一起的银发女生站在那里。他挑了挑眉,觉得对方真是个聪明的孩子。

“交好了?”秋水没有放开无剑的手,就这么坦然地抓着。

倚天点了点头。“嗯。”然后低头看了下手机的时间。

秋水笑了笑,明白她的意思。“宿舍要门禁了,你跟屠龙先回去吧,我看着她就行了。你顺便跟她室友说一声。”

无剑这时候已经在上止痛药,伤口的疼痛缓解了很多。她急忙回头看看倚天,又看看秋水。什么?自己不回去吗?“倚天你等我一下……”

秋水握着她手的手力道紧了紧。

无剑侧过脸有些慌乱地看着对方微笑着的眼眸。“秋水老师……我也马上就回去。”

“你来不及的。”秋水笑了笑。“没事,我爸妈不在,我家有空房间,去我家吧。”

“???”无剑紧张地张了下嘴,窘迫得不知道该说什么,惨白的小脸微微有了一丝红色。去……狐狸精家里?你爸妈不在才可怕啊!“我……”

还没等无剑说出拒绝的话,秋水就直接打断她,眼神朝她胳膊的方向瞄了瞄道,“小心不要动,要打针了。”

无剑的睫毛飞快地眨了眨,只好先顾着看自己受伤的小臂。

跟伤口的疼痛比起来,打针带来的痛觉已经完全感受不到。无剑看着银色的针头慢慢穿入青色的血管,很乖巧地配合着医生的指示。

秋水挑眉,“你不怕吗?打针。”

无剑轻轻地摇了摇头,“不怕。”说罢又补了一句,“一点都不疼。”

 

包扎好伤口打完破伤风,无剑赶紧腾开位子让后面的患者过来。看着手上一圈一圈的纱布无剑又开始紧张起来。如果刚才倚天没找到自己的话,可能就不是一针破伤风能解决得了的事了。

正想着,倚天打了电话过来。

“明天中午下课去警察局做笔录。”

无剑“嗯”了一声,然后故意落在秋水后面几步,然后捂着话筒轻声道,“倚天,怎么办啊,秋水老师要载我去他家,我怎么拒绝啊。”

“你怕他?”倚天问。

“我……”无剑的心跳漏了一拍。是啊……我怕他勾引我……无剑这么想着,但现在不是不正经的时候,便道,“不是,他自己住啊,孤男寡女的,不合适吧……”

倚天在电话那头勾了勾唇角。“他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无剑突然觉得脊背发凉,“倚天,我怎么觉得你仿佛在坑我?你们是不是有什么黑暗的地下交易?”

倚天想了想秋水看无剑的眼神,沉默了一下道,“不会有事的,你别怕。我看人很准。”然后顿了顿,“有什么事就打电话给我。我回去也告诉小淑她们一下。”

无剑刚要说什么,倚天已经挂掉了电话。再看下屏幕上显示的时间,10点50分,还差10分钟就门禁了,倚天大概是急着赶路。

无剑看着秋水把车倒出来,总觉得还是有些不妥,踌躇地看向车窗里面的秋水,“老师,要不然你在附近找一家酒店把我放下来吧。”

秋水看着她皱了皱眉头,“你刚刚经历了这种事,我怎么放心你一个人去住酒店?现在很晚了,很危险。”秋水怕她一只手不方便,便跳下车把无剑带到副驾驶那一边,打开车门看着她上车。

无剑只好悻悻地钻到副驾驶位子上,左手有些艰难地去拉安全带。

“我来吧。”秋水一手撑着副驾驶的靠背,一手越过无剑去摸索了一下座位旁边,帮她系上了安全带。

秋水并没有看她,可是无剑觉得这个距离实在是太近太近了,刷得一下就红了脸,低头低了一路。幸而秋水只是规矩地开着车,并不转头去看无剑,说话也只是在等红灯的时候安慰了她几句。

余光扫到秋水认真的侧脸的时候,无剑不禁想,秋水老师大概只是刚当了老师,所以对学生比较上心而已。他态度这样坦然,反倒是自己扭扭捏捏,一定让他看笑话了吧。

==============================

最近真的是脑洞贫瘠TAT怎么写都是流水账,很气


评论(33)
热度(88)

© 卖甘蔗的寒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