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撒糖300年,承包全国甘蔗田。

写bg的,文拒转载

本质主角厨

灵蛇本命,粉丝滤镜一万层

墙头:梦间集/全职/一人/idolish7/恋与退坑周夫人

乙女向除了已有官配角色基本都吃得下。腐向挑食,基本只吃原耽官配。

喜欢小红心小蓝手,能给评论就真是太感谢了

【秋水x无剑】谁解秋风意09

*上一更链接*

=============================

秋水家离F大不算太远,自然离F大附属医院也就不远。晚上路况比较好,车只开了一刻钟左右就到了小区门口。

秋水在小区门口的便利店旁暂时把车停下,下去给无剑买了些洗漱用的东西。无剑本来想自己付钱,奈何右臂受了伤,连打开支付软件的动作都显得笨拙了些。秋水说了句以后再还吧,不由分说地便把钱付了。

无剑默默记下了机器上显示的金额,想着过会和医药费一起还他。

秋水提着一袋东西,往车上走,眼神瞟到身边表情有些忐忑的女孩,突然觉得照顾人的感觉还不错。他仍旧先帮无剑开了车门,看她安稳地坐了进去之后自己再回到驾驶位上。

小区门口的升降杆抬起,深蓝色的轿车慢慢驶入。

住宅区与车水马龙的街道不同,一扇一扇亮着的窗口洋溢出家的温暖来。虽然才开学二十几天,但是中秋将至,此情此景着实令人容易贪恋起家的温暖来。无剑静静地望着车窗外一层层叠起的万家灯火,泛起淡淡的乡愁。

秋水把着方向盘侧目看了看无剑的侧脸,又扫了一眼她裹了层层纱布的手臂,抿嘴思索着什么。

车子驶进地下车库之后,四周越发安静下来,只有车内空调送风的声音。车库穹顶惨白的灯光打下来,将梁柱黑灰色的影子投进车窗,随着徐徐慢下来的车速一道一道滑过女生略显憔悴的面庞,消瘦的脖颈和锁骨,叠在一起的纤细手臂,和乖巧地并在一起的浑圆膝盖。

秋水把车驶进车位,熄了火,修长的手臂伸过无剑身前先把副驾驶的门开开来。“下车吧。”

无剑还有些愣怔,闻言如梦初醒似的点了点头,“谢谢老师。”

秋水锁了车,带着无剑在地下车库穿梭。这个地下车库是直接建在住宅楼的下方的,和几栋住宅楼都连通着,面积很大,转角也就比较多。

在车上还不觉得,可是下了车之后夜晚车库阴森的氛围就凸显出来,加上无剑刚被歹徒袭击过,每经过一个转角就觉得脊背发麻。

秋水看出她的心有余悸,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别害怕,这边挺安全。而且,不是还有我么。”秋水歪头温和地笑了笑。

无剑紧张不已的情绪被他的笑容化解开了一些,不好意思地点头笑了笑,“抱歉啊老师,给你添麻烦了。”

秋水摇了摇头,眉目微敛。“下了课就不要一口一个老师地叫我了,也不用这么客气。”

无剑不敢应,只能傻笑。虽然学生们私底下都是经常直呼老师姓名甚至绰号的,但是面对面不加个尊称,总觉得有些失礼。至于那些星光璀璨的少女心事,也能就这么被恰如其分的客气与疏离掩盖在心海最深处。

两个人先后走进电梯,秋水按了下楼层键,修长的手顿了顿,缓缓放下去的时候握成了拳,凸起的青筋绷紧了一瞬,又松开。

“无剑。”秋水是面对着电梯门站着的,无剑站在他身后。他也没回头,就这么轻轻叫了她一声。

“嗯,怎么了?”无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了,只好既不喊名字也不喊老师,仍然觉得有些窘迫。

“再一个人走夜路的话,可以打电话给我。”秋水忽然不知道这句话该如何表达出来才能不让她脑中那些灰色的回忆再翻涌上来,一字一句都让他生出负罪感来。

无剑的脊背僵住,也不知是因为后怕还是因为这句过分的关心。“好……”

电梯停在了9层。

秋水按着开门的按钮,身子微微侧过去做了个请的手势,让无剑先出去,自己随后跟上,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摸出了钥匙。

无剑的心跳又开始加速,本来还没什么实感,可是看到秋水的钥匙在锁孔里转圈发出叮当的脆响时,才越发心慌起来。

她居然真的来到秋水家里了?为什么这么像一起回家的小夫妻啊喂!无剑紧张的时候就会在心里叽里咕噜地吐槽起来。

“进来吧。”秋水看她还迟疑地站在那里,进屋“啪”地按下了客厅顶灯的开关,给无剑递了个眼神。

无剑总觉得自己像是个进了狐狸窝的兔子。她小心翼翼地迈进来,然后把门带上。

秋水把刚刚买的拖鞋从塑料袋子里拿出来,随意地丢在了无剑脚边。“便利店只有这种款式,凑合穿吧。”

无剑看着那双样式极简只由一个黑色的鞋底和鲜红色的细带组成的人字拖,心突突跳了两下,有些庆幸自己还好是光脚穿着凉鞋出门的。

秋水从抽屉里拿了两个一次性杯子叠在一起,去饮水机接了多半杯水放在茶几上,转头一看,无剑还在弯着腰跟她的凉鞋作斗争,又捣鼓了一阵才终于把扣子解开了。

无剑抬眼恰好撞上秋水的目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左手真是不方便啊。”

秋水扬起唇角调侃了一句,“无剑同学,你的右脑可能不大好。”

无剑也就挺配合地做了个生气的鬼脸。

“喏,水放那了。”

秋水指了指茶几上两个叠在一起的纸杯,然后给自己也倒了杯水,坐在沙发上一边悠闲地喝着水一边看着茶几上还亮着屏幕的电脑。刚才出门急,看到倚天那条微信之前秋水正在看明天上课要用的演示文稿。还好他电脑也有挂着微信的习惯,立刻就看到了倚天那条消息。

无剑端起水喝了两口,似乎不那么紧张了。秋水对她的态度就跟普通的朋友没什么差别,并不过分热络,也没有因为是异性就尴尬,让人不知不觉就放松下来。无剑看到他电脑还开着,想到明天第一节就是秋水的课,心想可能因为自己的关系耽误了他工作,便觉得很过意不去。

“秋水老师,你在备课啊?”无剑觉得再道歉或者是道谢就实在太生分了,又找不到什么话说,只好干巴巴地问了一句。

秋水看到一双白皙中泛着粉色的足尖和纤细的脚腕进入到余光里。两条正红色的带子穿过趾缝覆住脚背,称得皮肤的颜色更白。只不过因为穿凉鞋的缘故,脚面的肤色并不均匀,骄阳在脚面上留下了浅浅的两条斑驳痕迹。

这是在考验我的定力吗?秋水抬手揉了揉眉心,抬头看着她,“是啊,你要坐下来看看吗?我还有两页就看完了。”

他上课的时候总是从容的,温柔的,胸有成竹的,无剑觉得他似乎十分疲惫了才会露出这般模样,急忙摆了摆手不敢再捣乱了。“算了算了,我还是明天上课再看吧……”

“嗯,也好。”秋水点了点头,“那你去收拾一下睡觉吧,已经很晚了。”

无剑如蒙大赦地点点头就跑了。

且不说是在异性家里,胳膊上的伤也实在是不方便她洗澡,无剑只能简单地洗漱了一番。饶是如此,用左手刷牙洗脸也费了她不少功夫。等她从洗手间出来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

这分明就是一个只有一间卧室一个客厅的房子,并不存在什么空房间。

无剑一下子慌了,脸颊的温度倏地攀升。她手足无措地站在洗手间门前脊柱发僵,朝坐在沙发上玩手机的秋水看过去。“秋……秋水老师……你不是说,你爸妈不在有空房间吗?”

秋水闻言抬头笑了笑,“是啊,他们不怎么回国,如果回来的话就他们住卧室我睡客厅。”其实自己也才回国没多久,所以这种情况还一次都没发生过呢。

无剑嘴唇动了动,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也算有空房间?都怪自己没有再问一句,要是知道会害他睡客厅,无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来的。

秋水又补充道,“我刚刚把卧室的床单和被单都换了干净的,你放心去睡吧。”

无剑脑子有些懵了。刚想推脱一下,秋水就走了过来,手里还抱了几件衣服。

“去睡吧,不放心的话就上锁。”秋水淡淡地在她耳边说了一句,然后就自顾自走进洗手间去关上了门。

无剑还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听到里面传来淋浴喷头沙沙的水声。无剑的睫毛飞快地抖了一下。

淋浴的声音引人遐想,隔了一道门的水流声仿佛带有魔力,在无剑的脑中勾勒出那人温顺的长发,深沉又含情的湖蓝色眸子,高挺的鼻梁,抿着微笑的薄唇。

无剑急忙吞了吞口水把自己的胡思乱想都压下,溜回了卧室。她的手在门锁上迟疑地搁了半天,也还是没给房间上锁。

那么温柔地照顾着她情绪的秋水老师,她实在没办法不信任他啊。


***


本来想给秋水老师肝一篇教师节福♂利,但是看情况是肝不出了……

不过无剑迟早会被他骗回家的,不急不急



评论(25)
热度(93)

© 卖甘蔗的寒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