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撒糖300年,承包全国甘蔗田。

写bg的,文拒转载

本质主角厨

灵蛇本命,粉丝滤镜一万层

墙头:梦间集/全职/一人/idolish7/恋与退坑周夫人

乙女向除了已有官配角色基本都吃得下。腐向挑食,基本只吃原耽官配。

喜欢小红心小蓝手,能给评论就真是太感谢了

【圣火令x你】团圆贺


#给@寐枕歌 仙女的生贺,生日快乐!
#第一次写圣火ooc预警
——————————————————

自从被圣火“拐带”回了波斯,你已经有多年不曾见过故乡明月。
倒并非今年你如何要求,却是圣火将教中事务该料理的都料理好,后面的便交与白虹暂时代为管理。他想带你回中原省亲,顺便让你去看看多年未见的好友们。
说不思乡那是假的。尤其是你作为“无剑”的记忆慢慢苏醒之后,曾经和兄长们还有剑魔一同度过的日子便常常入梦,梦里被木剑张牙舞爪地追着然后你一头撞到玄铁怀里——他那时候已经是现在的模样了,小姑娘柔软的额头撞到坚硬的肌肉自然是很痛的,你一下子惊醒过来,突然生出强烈的思念来。
你知晓圣火在明教的地位,不想他在繁忙之中为你两难,未曾说自己想家,只说是梦到了小时候的事。只不过圣火实在是个贴心的夫君,你的心思不必多说,他也总能猜到。
某日早晨,他去总坛之后不消片刻便回来了。你正讶异他为何今日如此早归,他却一手抓了一个包袱置于桌上,异色的双眸微微眯起,话语中带着笑意对你说,“小花猫,走,陪你回乡省亲去。”
你竟浑然不知他何时就连包袱都整好了,他语气随意地像是你家就在隔壁而不是千万里之外的剑冢。“咦?你怎么突然……”即便他总是带给你惊喜,可是这个惊喜却实在叫你意外。
其实圣火就是爱搞这些“突然袭击”,可是没有一次是不称你心意的。
失忆的时候颠沛流离了几个年头,也算事受尽欺骗吃遍苦头,那些累累伤痕在你记忆和一身绝学都回来之后也仍有时会带来痛意。自从圣火同你表白心意,他便处处都为你妥帖着想,生怕你再受一点委屈。
也许这就是你愿意跋涉千山万水同他一起来到波斯的原因吧。
圣火笑了笑,凑到你身边拂了拂你耳旁碎发,“我把手头事务都打理好了,后面的事有白虹代我管理。夫人思乡心切,如今也恢复了身手,不想回去看看吗?”
你心头一片暖意,却佯装嗔怪道,“你总算良心发现啦?”
圣火乐得配合你,毕竟他的小花猫总是有些口是心非的别扭心性。他把你的手按在心口,有力的心跳冲击着你的掌心,“我的良心不是一向由你在看管着吗?你让它发现什么,它就发现什么。”
你到底是个含蓄的中原姑娘,哪怕成亲几年了你也总被他调戏得脸红心跳。“又没正形。我去再收拾收拾包袱。”
“嗯。”圣火看着你脸红的模样轻轻笑了。他倒是已经整理好了东西,给自己斟了杯茶,坐下来等着你。
你一边整理了些首饰衣物,一边盘算了一下日子。“圣火,我们回去好像正好能赶上中秋呢。”
圣火将口中茶水喝罢,道,“嗯,是啊。我给剑冢的诸位都备了礼物,不过路途遥远,带不了重物,左右不过都是些小玩意。”
你正想同他商议此事,却不料他都自己连礼物都偷偷准备好了,心中感动之余又有些无奈。这家伙,到底是多久以前就决定要带你回家了呀。出门从简,你随意带了几件轻盈首饰放入锦袋封入包裹便能出发了。
夫妻二人都是世间少有的高手,赶路自然是极快的,不过难得离开波斯,你也甚想看看一路的风土人情。
本想着也沿途去看看几年不见的好友们,结果因为路上贪玩耽搁了时间,若是再去探望他们,便要赶不上回剑冢过中秋。
圣火说回波斯路上再去看他们,你也只好暂时压下了对昔日共同患难的友人们的思念,先往剑冢去。
没办法,谁教你路过那些边陲小镇的时候看看这个,瞧瞧那个,再被美食吸引,每处逗留个两天,时间便过得飞快。
看你有些懊恼的模样,圣火便抓起你的手吻了吻你的指尖宠溺道,“怪我怪我,早知道应该拉着你赶紧赶路的。不过不要紧,回去的路上再去探望也是一样的。”
无论是失忆前失忆后,把你如此放在心尖捧在手里宠着的,也就只有一个圣火而已。当然了你的兄长们也不是不疼爱你,只是他们实在都是不善表达的人。
待你回到剑冢,已经正是中秋夜了。说来也巧,本来你想提前几天回去,可是圣火又总有要做的事。一会记起你爱吃的糕点碰巧附近有,一会又说要给白虹带中原的礼物。总之就正好逢了中秋夜才抵达剑冢。
好在圣火坚持说你可以多待些日子,你虽然担心教中没了他实在给白虹增加担子,左右圣火心中有数,你也就不去操这份心了。
进入剑冢之后,内里竟是一片黑暗,天上明月的光芒仿佛都被剑冢遍地的兵刃吸去了。
这样死寂一片的情景让你有些不安地挽住了身边人的臂膀,“圣火……剑冢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我给玄铁写了信呀,何况今天是中秋夜,以前他们可都是会挂好多灯笼在外面的。”
圣火扣住你的手,用另一只空着的手轻轻揉了揉你的头顶,微微笑道,“不会的,说不定,他们想给你一个惊喜?”
惊喜?你才不信玄铁青光紫薇这三个家伙能制造出什么“惊喜”。至于木剑,惊吓倒是很有可能。
你疑惑地尾音未落,剑冢内院的天空上突然绽开一朵璀璨的烟花。然后“咻咻咻”烟火腾空的声音不断地响了起来,照亮了剑冢的夜空,五光十色的烟花和一轮圆月辉映着,照亮了你回乡的最后一段路。
“圣火……?”你难以置信地看着身边的人。这一看就不是玄铁他们的手笔,而是身边这个波斯男人的谋划。
你因为激动微微发红的面庞被皎白的月光和漫天的烟火照亮,那些光芒悉数映在你晶亮的眸中,形成了世间绝有的美景。
圣火异色的双眸中的瞳孔缩了缩,低头动情地吻了吻你,沉声道,“踏遍千山万水,就会发现还是我面前的明月最美。”
你被他猝不及防的表白弄得红了脸,抬手轻轻拧了拧他的胳膊以示惩戒。然后拉着他快步往内院走。
虽然这事肯定是圣火安排的,但其中自然也有兄长们一份功劳。你的情绪像是天空绽开的烟花一样无限地被渲染放大,很想立刻就见到自己的家人。
最后你直接跑了起来。
跑到门口再看到院内的人,你一下子呆在原地,以手掩面,险些就没挡住眼泪。
院里又何止是你在剑冢的四位兄长?那些曾经朝夕相处共同击退魍魉的挚友们几乎全都在场。此刻在点烟花的,端着热气腾腾的菜肴的,在院子里嬉戏打闹的,围坐在圆桌旁的,全都停下了动作,看着你和圣火。
“欢迎回家~!”大家不约而同地喊了这么一句。
你愣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呃……是我自作主张把他们叫过来的啦……这样你能在家多住些日子。”木剑本来在一旁点烟火,看到你呆呆站在门口,便走过来有些局促地说道。一副生怕你不开心的模样。
圣火握了握你的手,然后放开,对木剑说,“放心,她是太开心了反应不过来。”
果然你下一秒就跑过去抱住还端了个盘子的淑女剑,声音带着颤抖,“呜呜小淑……想死你了!”
淑女急忙将盘子递给自家弟弟,抚慰地拍着你的后背。“乖乖乖,下次带小君去波斯看你呀!”
一番唏嘘过后,你和圣火也坐在了他们特意为你们留的位子上。
中秋夜自然是少不了月饼的。
享用完满桌菜肴,绿竹把桌子中央用白绸盖着的巨大月饼拿了出来。
你多年没吃过月饼了,满怀着期待,看着他揭开那块白布,眼神发亮。可是当你看到它的模样时,眼神顿时一片灰暗。
只见月饼上还歪歪扭扭地刻了两行字:
欢迎无剑回家。
恭祝百岁大寿。
是的,你的生辰与中秋离得很近,剑魔将你化形的那天便是你的生辰。只是……
绿竹看你表情不对,急忙推了推木剑,“你这字也太丑了。”
你目露凶光地看着木剑。字不是重点,重点是……为什么要在圣火面前提你的年龄啊!
“你们要我写的!”木剑生无可恋地看了看自己的三个兄长又看看圣火。
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
“啊——”你张牙舞爪地朝木剑扑过去。
木剑转身就跑。“是圣火说要给你庆生的啊!!!为什么打我!啊——”
剑冢内回荡着木剑的惨叫声,时光仿佛倒回到了你们刚刚化形的时候。

圣火却是心情有些复杂。在波斯的时候小花猫只会缠着他玩,现在自己却只能被晾在一旁了。不过只要他的明月能永远在他身边照耀着他,被冷落一两天又有什么关系呢?
何况你连一两天也不舍得冷落他。歌尽夜深,你仍在他怀里。

-END-

第一次写圣火,很方了。
我对不起白虹,他真的好苦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26)
热度(167)

© 卖甘蔗的寒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