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撒糖300年,承包全国甘蔗田。

写bg的,文拒转载

本质主角厨

灵蛇本命,粉丝滤镜一万层

墙头:梦间集/全职/一人/idolish7/恋与退坑周夫人

乙女向除了已有官配角色基本都吃得下。腐向挑食,基本只吃原耽官配。

喜欢小红心小蓝手,能给评论就真是太感谢了

【紫薇x无剑】(未来paro)人化倾向01

食用注意:

#未来世界paro,私设如山,紫薇肯定ooc。

#如果涉及到科学知识,那肯定都是我编的。

#500fo感谢文,一不小心写成长篇了……

#自己口胡的部分拒绝借梗(这么蠢应该也没人借吧)。

 

========================================

01  被抛弃的智能管家

22世纪。这是个人工智能高度发达的时代。

经过了19世纪的蒸汽时代,20世纪的电气时代,21世纪的信息时代,如今人类迎来了一个崭新的时代——智能时代。

跨入22世纪中后期,人工智能和生化技术的结合愈发成熟起来,顶尖科技逐渐能够赋予机器人鲜活的外貌,按照目前的发展状况来看,过不了多少年,走在街上就会很难分清身边的路人是人类还是机器了。

 

通往废弃机器人处理厂的路无剑已经很熟悉,毕竟家里不少“小朋友”都是从那淘回来的。

车子已经开到不那么拥挤的区域,无剑把驱车模式切成了智能模式解放双手,长长地呼了口气放松了脊背靠在座椅上。

“有‘小淑’的来电,是否接听?”上车之后手机已经自动连接了蓝牙,“嘀”的一声信息提示音过后一个温柔的女声响起。

“接。”不需要把方向盘,无剑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十分放松的状态,甚至还慵懒地打了个哈欠。

“喂,到哪啦?稍微快点啊,一会这批东西该编号入仓了。”

无剑看了看面前操作区显示屏上的剩余时间,回道,“好的,我马上到啦,五分钟。”

 “okok,那我先挂了。”

有个在处理厂工作的朋友真好啊!

“妮妮咱再稍微开快点呗,小淑催我了。”无剑撩起墨镜看了下路边绿化带开得正旺的桃花,心情似乎都变得更好了。

“好的,当前车速70km/h,即将提升至90km/h,请做好准备。还有,主人,我的名字叫Anni。”

“知道了知道了。”这德系车的智能系统倒也真像是位严谨的德国大姐姐啊。无剑忍不住在心里吐槽。

 

 

小淑在废弃机器人处理厂工作,于是无剑经常趁那些废弃机器人还没编号回收之前淘一两只回家自己改一改,就不用再自己花钱买机器人了。毕竟也是一大笔支出呢。

虽然时代变了,但是码农的习惯还是跟一百年前一样,除了写程序什么都懒得做,说不定现在的还更糟糕,因为一百年前的程序员对人工智能和机器的依赖程度可没这么强烈。大概这也是做码农唯一的一点好处吧,自己改好的机器都十分称心,要是没有人工智能,无剑的生活大概是一团糟的。

不过无剑捡“垃圾”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听说会有人把人形的管家机器人直接丢到废弃工厂的。从小淑那里听说这件事的时候无剑差点把咖啡喷在键盘上。

管家机器人的寿命很长,一般来说可以使用70年以上,维护得好的话可以有更长的使用期限。这种机器人问世也不过二三十年,在这种时候被丢弃,和人类的英年早逝没什么区别。无剑非常痛心疾首,这么贵的东西居然也舍得丢,这家伙的主人可以说是人渣级别的土豪了吧。这跟封建社会的皇帝一盆鱼翅只吃一口剩下都倒掉的行为有什么区别!

 

车子稳稳地停在了工厂待入库废弃仓外,无剑迫不及待地走了进去。

小淑已经设定好系统,接下来的工作只需要传送带跟前那些机器人来完成就行了,看到无剑走进来,起身从桌子上抄起一根数据线丢给她。

无剑一把接住,然后把墨镜掀起来像发箍一样戴在头顶,露出了一双闪闪发光的眼睛。“小淑,我真的可以带执事机器人走啊?虽然是报废的,可是这到底是顶尖科技诶,说不定是有备案的。”

小淑笑了笑,伸手把粉红色的长发往身后一扬,“没事的,姐办事,你放心。”

其实现在对机器人的管理条例还没有涉及到处理废弃机器人这一条。编好号进行再回收的当然不能拿出来,可是从机器人进入处理厂到编号这个过程中则是灰色地带,并没有哪一条规定说不能带走别人扔掉的机器人。

可是当无剑看到那台机器人的时候还是觉得自己像是在做什么违法勾当。

那台机器人显然是被遗弃了没错,但是如果不是脖颈切口处裸露出的一块铁皮和里面几根断掉的线,无剑会以为这其实是个人。

他现在的样子,就像一个睡着的人类。黑色西装的质感极好,可是被划出了许多口子,扣子也掉得只剩最后一颗了,孤零零地由一根线吊着垂在衣角处。敞开的西服里露出深紫色的薄衬衣,划开的布料下面是苍白的皮肤。衬衣上面的几颗扣子也不见了,露出看上去和年轻男子无二的漂亮锁骨,可是和颈部裸露出的金属相映衬,就成了一副有些诡异的画面。

“这……”无剑看着他脖子上的伤口,觉得心痛又心酸。为什么会有人把这么好的机器人抛弃了呢?他的外表堪称完美,说是艺术品都不为过。难道是程序有缺陷吗?可是这样漂亮的机器人即便程序有缺陷,就这么摆在家里也无伤大雅吧。到底为什么要把他抛弃呢?

小淑叹了口气,蹲下来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在他的伤口处照亮方便观察,然后看向无剑,“我看过了,他内部的构造也很像人体,切断了颈动脉就死掉了,那根线应该是能够切断主要驱动程序的线。看来他的主人也不想让别人使用它。”

无剑看了下小淑之前给她的数据线,略微吃惊。跟现在各个种类机器的数据线都不太一样,是一条老式的数据线,已经被淘汰了很多年了。这说明这个机器人开始被制造至少是五年前的事情。

“厉害厉害。”无剑双手合十膜拜了一下,“这种线除了你这估计还真难见到了。”

小淑得意地笑了笑,“你要是需要,我那还有几条,我也用不到了,你可以拿回去。”

无剑粗略地检查了一下他颈部的断裂处,发现断的线并不多,也只有两根,他的主人想必还是不太忍心把他毁掉,所以只是切断了他的生命线,仍然为他穿着体面的衬衣和西服,也没有把他身体里昂贵的超长寿命储能芯片取出来。

“他插孔在哪里啊?”虽然她也没在现实中真正接触过人形机器人,不过那些展览上电视上的人形机器人的数据线接口基本上都是在后颈的。可无剑拨开他他后脑散乱开来的银色头发,摸了半天也只摸到柔软的皮肤的触感。

“咳,在后腰。”小淑屈指蹭了蹭鼻子,又是不好意思又有些好笑地说。

“???”无剑震惊。他之前的主人还真是……不按套路出牌啊。

无剑掀开他身后的衬衣摸索了一番,终于在两节脊椎之间找到了那个数据线接口,然后把数据线的一头插了进去。无剑突然有些理解设计者的想法——他也许真的想把这个机器人做成一个无限接近人类的家伙,所以选择把数据线接口放在比较隐秘的地方。而采用这种老式数据线的原因也许是因为它接口很薄,在身上不容易被看到。

数据线另一头连接着无剑手腕上绑着的微型电脑。微型电脑的长宽大概就跟女孩子手臂的宽度差不多一致,它很方便在外面远程操控家里的机器,也能在室外用数据线或者蓝牙匹配的方式连接一台机器人,很容易便能查看所连接机器人的各种数据和性能,并且通过投影触控技术能够实现很多复杂的操作——当然,它最广泛地还是应用于远程操控家里的机器,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像无剑这么变态,靠一台微型电脑就改写机器程序的。

“不愧是学神无剑,牛!”小淑从大学认识不久开始就喜欢日常吹无剑,甚至曾经把背后偷偷说无剑呆只知道研究机器和代码不会谈恋爱的男生桌子掀翻。

“得了吧你,”无剑双手飞快地在半透明的全息键盘上打着什么,一边道,“我可做不到像你这样,能同时操控十几个机器人还能跟我打电话聊天的。”

说话间,屏幕上终于显示了这台管家机器人的简单信息。

 

名字:紫薇

所属类别:管家机器人

适合环境:家庭/企业

形态:人形

功能:这台人工智能机器能够提供你能想到的任何功能。

主人信息:已加密。

开发者信息:已加密。

程序类型:未知。

 

 

无剑挠了挠头,又在全息键盘上敲了半天,试图解开他原先主人的信息,可是无论怎么尝试,屏幕上都只会跳出“无法解除加密”的字样。不解除加密的话是无法直接修改主人信息的,这让无剑很有些头痛。

看来这不是一台微型电脑就能解决的问题了。她只好先让小淑帮忙把他拖到车上带回家。

解密工作进行到第三天的时候,无剑已经后悔了。本来带他回家是为了自己的工作服务的,现在可倒好,光对他的信息进行解密就花了三天也还是没什么成果,反倒耽搁了自己手头的项目。

不过令无剑感到庆幸的是她居然买到了他体内所用的金属材料和导电线,总算把断掉的“颈动脉”修复好了,然后还买了非常昂贵的人造皮肤材料帮他把伤口补好。

第四天凌晨,无剑实在挡不住困意了,幸好解密程序接下来已经可以自己运行,她总算可以安心去睡了。

“唔……阿白你看着他啊,他要是醒了你叫我下。”

“好的主人。”阿白是无剑的手机,其实这台手机就算是无剑的人工智能管家了,经过无剑改良之后的系统在管理生活方面有着非常优秀的性能。因为它是白色的,所以无剑就叫它阿白,非常简单粗暴的取名方式,家里其他的人工智能设备也大抵是这个画风。

 

阿白的摄像头静静地照着沉睡着的人形机器人和一旁不断有数据涌出的屏幕,经过几个小时的计算,程序终于跳出一个窗口:

【解密成功】

 

 

紧接着另一个窗口跳了出来:

 

加密信息:

主人信息:

名字:D.G

从属关系:属于个人

 

开发者信息:

开发者:D.G

开发类型:个人开发

程序类型:HX复合型

 

 

阿白摄像头的盲区里,苍白的手指轻轻活动了一下,空气中有轻微的计算机运行超负荷的电流声。

“主人,起床,主人,起床!未知的智能机器正在进行无法估计目的的运算,危险指数20%,主人,起床……”

无剑被小白吵了醒来,严重的睡眠不足让她有些反应迟钝,伸手摸了一番把手机卷进了被子里。“唔……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别叫啦,没事的。”

无剑从被子里爬起来,被眼前直直地立在面前的人影吓了一跳,“哇”地一声叫了出来。

“我靠这一点都不智能啊!被你吓死了!”无剑抚着胸口有些后悔。虽然对方也是机器人,本质上和自己手里握着的那台手机其实并无差别,可是他实在太像人类了,而且他原本的主人给他塑造了一张非常帅气的脸,导致无剑有了一瞬间的羞涩。

她随即就清醒过来,拍了拍自己有些发烫的脸颊。一定是太久没跟男性接触过了,连被长得像男性的机器人看着都会脸红。无剑赶紧手动强行关掉了他的主程序驱动,还穿着那件有些破烂的紫色衬衫和充满褶皱的黑色西裤的机器人慢慢坐了下去,淡紫色眼睛里的数据停止了运行,然后熄灭。

连停止运行的动作都流畅的毫无机械感,无剑忍不住佩服这位设计者,那一定是一位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

无剑看了一下电脑屏幕,基础信息加密的部分都已经解开了,至于他身上复杂的程序以后再慢慢研究,现在首先要做的是改写他的主人信息。

 

无剑给原本的主人信息部分存了个档,然后把自己的信息覆盖,这样这位管家机器人的所有权就是她的了。不知道为什么,虽然这是从垃圾堆里捡回来的,可是她却有种深深的罪恶感,觉得自己像是偷了别人家的孩子似的。

算了,那人如果真的珍惜,也不至于直接切断了他的动脉把他扔到处理厂。无剑想了想,用了自己常用的加密程序把主人信息的每一条都分别加了密。

终于,所有该设置的东西都设置好了。无剑看着这个紧闭双眼的机器人,觉得他太可怜了,他被雕琢成艺术品的模样,身上集合了所有最尖端的科技,说明原主人为了创造他是倾注了不少心血的。可是他没有发挥完原本的价值,就被抛弃,被割裂咽喉,被抛弃在了一堆废铜烂铁里。

到底是为什么呢。

无剑越想越难受,越想越心疼,忍不住轻轻蹲下抚摸了一下他的脸颊。

他原先的主人,究竟是怀着怎样一种心情,把一个和人类毫无差别似的机器人割断了咽喉然后丢弃的呢?

无剑颤抖着长长呼了一口气。

不过很快她就发觉自己究竟招了怎样的恶魔回来。


评论(28)
热度(137)

© 卖甘蔗的寒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