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撒糖300年,承包全国甘蔗田。

写bg的,文拒转载,婉拒腐向拉郎

灵蛇本命,粉丝滤镜一万层

墙头:梦间集/全职/一人/idolish7/恋与制作人/遇见逆水寒/恋与漫威/反正哪有plgg哪有我

喜欢小红心小蓝手,能给评论就真是太感谢了

ky一般不看简介不过还是要说,拒绝大多数腐向拉郎言论拒绝乙女腐拒绝女主黑,来就送锤爆脑壳服务

【紫薇x无剑】(未来paro)人化倾向04

前面的章节:

人化倾向01

人化倾向02

人化倾向03

***

其他目录



04  门

无剑一边吃饭一边在查自己以前买的书。她根本不敢在搜索引擎里查询“人化倾向”这个词,说到底在这种年代,网络实在是不太安全。

浏览完了全部内容,无剑不得不佩服这些研究者的脑洞。无剑以前都没怎么相信过这种大胆假设,而且上学的时候这种假说类的知识点都不是考点,她压根懒得看。

正看到“人化倾向是一种不可逆的反应”这条的时候,紫薇过来了,把她的书抢了过去。

“诶?你干什么!”正看得好好的书冷不丁被抢走,无剑忍不住皱了皱眉。

他少见得没有恶言相向,把书合上放在了桌上,语气还是那样漠然,“吃饭看书对身体不好。”

无剑叹了口气,不满地喃喃着,我整天还一边吃饭一边写程序呢,怎么不见你拦我。

紫薇又坐在了她那把很少会用到的老板椅上,手指扣着书桌的桌面。

咚咚的敲击声响了几下,无剑听到他说,“你看这个没用,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人化倾向到了什么样的阶段。”

无剑含糊地“唔”了一声,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

人化倾向第一阶段,抵抗反应。也就是人工智能会违背指令或者出现了违背指令的倾向。这在紫薇身上表现得倒并没有那么明显,可是他能说话说到一半会把后面的话咽回去,这也算一种隐藏的表现方式了。

人化倾向第二阶段,求知反应。无剑对这一点感受比较明显,她最近越来越觉得紫薇会问一些丝毫不像是机器人会问的问题。而这些问题通常是因为人工智能身上开始出现了一些人类特征因而让他感到困惑。这个阶段的人工智能会像一个求知欲旺盛的孩子。

无剑觉得他也许现在就在这个阶段,却又跟书上描述的内容不是非常吻合。不过毕竟假说和现实本来就不可能完全吻合,无剑也就不做他想了。

 

无剑吃饭的时候不做点什么就浑身难受,于是打开自己做的游戏开始测试BUG,结果比料想的还要顺利,最后几乎忘了自己是在测试BUG,甚至看剧情看得开心的不得了。

不知不觉无剑就玩了几个小时,连紫薇默默把碗端走了都没发现,更没看到他坐在椅子上频频皱眉。

这女人是有多没心没肺啊,刚刚还哭得满脸泪水,现在就在那里玩的不亦乐乎了。亏自己还担心她,看来她对于人化倾向的人工智能根本没在怕的。

担心?紫薇看着她的背影愣了愣。这种感觉……就叫作担心吗?

无剑打着哈欠伸了个懒腰,自言自语,“啊……不行了不行了,睡觉。”

紫薇帮她把顶灯关掉,开成了暖黄色的床头灯。

“喂,记得帮阿白充电啊,这是命令。”无剑洗漱完回来缩进被窝很严肃地对他说。

紫薇闻言把手机和数据线都拿在了手里,却迟迟没有行动,倒也没有正面违抗她,只是说,“这种垃圾有什么好用的,直接把我的系统接进去不行吗?”

无剑嘭地从床上弹了起来。“你敢!你不许擅自改我的程序!”她是真的有些慌了,知道紫薇现在的情况要覆盖掉自己手机中原先的系统是分分钟的事。

他一边把把手机插好一边淡淡地说,“别这么激动,没你允许我是没有这样的权限的。”

无剑将信将疑地躺了下去,看到他干脆地走了出去,把门带上了。

无剑以为紫薇会有一点感激,毕竟自己可是为了他违背了业界铁则啊。可是接下来的日子他的态度也就仅仅是比之前好了那么一点点,这让无剑有些气恼,总觉得自己养了个白眼狼。

 

终于有一天无剑第一次真的对他发了脾气。

无剑早上迷迷糊糊地被闹钟吵醒,才想起今天要去跟同事们碰下面。

“萝卜——帮我从阳台拿件干净的内衣进来!”无剑坐在床上揉着眼睛喊。

萝卜,顾名思义,就是个胡萝卜样子的机器,它头顶的茎叶是螺旋桨,萝卜身子里可以伸出一个金属爪,能够带着2kg以下的物品在家里飞行,从外面取东西进来非常方便。虽然模样比较朴素,可是它也是个搭载了人工智能系统的机器,会话系统比较单一,但接收人声指令方面的性能却很出色,也是无剑很常用的一个小东西。

可是它刚飞到门口,就被一只手拽了出去,然后无情地拔掉了它的爪子,萝卜身子惨兮兮地炸成几瓣无法合上,还有几条电线垂了下来。

无剑楞了一下,就看着那只手把内衣扔了过来,然后把萝卜丢了出去。

“啊啊啊啊啊——”无剑尖叫着光脚跑了出去,捧着被扔到沙发上的萝卜的残骸,气的手直哆嗦,回头狠狠剜了罪魁祸首一眼。

“你是不是疯了?”无剑挣扎不过被他托着腋下抱了起来,失声叫喊。

紫薇蹲下把拖鞋给她套在脚上,站起来冷冷地看着她,“有我在,这个家不需要这么多的人工智能。”

无剑气得嘴唇发抖,气急败坏地跑进洗手间重重地把门磕上,一边刷着牙一边就掉下眼泪来。她最受不了紫薇这一点,非要欺负同类算是个怎么回事?大家都是人工智能,凭什么他个变异体就能为所欲为?

无剑出来看他歪着头站在门口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可是无剑完全不想听,狠狠推了他一把,他没有防备,身体撞在木质的柜子上发出沉闷的响声。他也没说什么,只是又站直了身体,默默立在原地。

无剑看他这样心软了软,可是又实在气不过,跌跌撞撞地跑回了卧室,又“啪”地一声甩上了门。等她再出来的时候已经画好了妆,穿了件蓝白条纹的休闲衬衣和黑色裙子,背着电脑就往出走。

“你去哪?”紫薇第一次见她单独出门,皱着眉头问了一句。

无剑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扯出一个和他通常的表情很相似的嘲讽的笑,“要你管我?我想去哪就去哪。”然后摔门就走。

紫薇愣在原地,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关节都僵硬了,整个身体变得非常沉重,所有程序都运行不起来。

肯定是中了病毒了,很厉害的病毒。他只剩这一个认知。

 

无剑去开会,把初步成果给大家展示了一下,然后大家讨论了一番需要改动的地方等等。这些都结束之后,大家既是同事又是同学,肯定免不了去吃饭喝酒的,等回到家已经是深夜了。

无剑倒是没喝醉,不过因为穿了高跟鞋,脚步还是有些不稳了。她正在门口刷视网膜,还没对准识别窗口,门就自己开了。

无剑知道是紫薇开的。其实萝卜也没坏得太厉害,无剑想了想自己还是可以修好,加上今天心情还不错,气也就消了大半。

她进门之后家里的灯才被打开,空气里有淡淡的食物的味道。无剑先是一眼看到了坐在沙发用手肘撑着膝盖合掌抵着额头的紫薇,然后又瞄到了餐桌上的一盘披萨和一盘薯条和鸡翅。无剑一个人住了很久了,这种有家人做好了饭等你回来的感觉已经非常陌生了,陌生到让她眼眶都热了起来。

就算明知道按时做饭也是他的程序设定,可是怎么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算了,何必跟机器人置气呢。无剑叹了口气把高跟鞋胡乱地脱掉甩到一边,换上了毛茸茸的拖鞋。

紫薇也没看她,把放在身旁的那只胡萝卜握在手里握了半天,可是没有哪一个程序告诉他接下来该怎么做。

无剑也不理他,走到餐桌旁把桌上的食物收进了冰箱里,有点头痛。跟人工智能闹脾气算是怎么回事啊?还得自己干活,简直莫名其妙。

她关上冰箱,一回头发现紫薇悄无声息地站在她身后,不远不近的,就那么有些愣怔地看着她。

“你要干嘛?”无剑不由得觉得有些害怕。他有过伤害人类的前科,又有人化倾向,无剑也拿不准他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可是要她像独孤一样果断地抛弃这个炸弹一样危险的家伙,她又做不到。

紫薇拿出背在身后的手伸到她面前,手里握着那只胡萝卜。“给你,既然你这么喜欢用这种废物,就继续用好了。”

无剑一把把它夺了过来检查了一番,发现它已经被修好了。无剑心情复杂地叹了口气,抬头看着比自己高出不少的机器人,“既然你有人化倾向了,我就把你当半个人。希望你能明白,机器可以修好,程序漏洞可以补好,可是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如果被破坏了,无论怎么修复那道裂痕也无法完全抹去的。希望你以后别再做这样的事,我不会丢弃你,不会破坏你,可是这不代表我不会对你失望。”

无剑说完又打开冰箱拿了瓶饮料,径自回了卧室。紫薇就那样呆站在原地,目光追随着她离开的身影直到房门闭上,却又像个固执的孩子一样脖子都不肯扭过去半寸。

她居然跟机器人……谈感情吗?多么愚蠢的人类。

 

无剑靠着房门,觉得自己刚刚做了一件非常荒谬的事情。她是个成熟的人类了,她知道自己对紫薇产生了一种怎样的微妙感情,可是对人工智能的理性认知让她感到压抑和痛苦。

人类爱上帅气的机器人对她来说可一点都不浪漫,带来的只有越来越多的恐慌和矛盾。她宁愿紫薇只是一个简单的管家机器人,这样她就能随意修改他的程序,让他说出她想听的话做出她期望的事,但是要改变一个失控了的人工智能,是无剑做不到的事,她很清楚这一点。

从无剑进来之后室内的空气里就混合了微微地酒气。紫薇有些后知后觉地发现她喝了酒,站在冰箱跟前还是愣怔,原来人化倾向会让机器变得迟钝吗?

主人醉酒之后该怎么办这种小事管家机器人的程序里自然是会有各种解决方案的。紫薇想了想她刚才从拿走的是橙汁,皱了皱眉头,又打开冰箱拿了一小盒牛奶出来,把纸盒微微撕开了一个小口,放进微波炉热了半分钟。

紫薇迟疑地端着那盒牛奶走到房间门口,要敲门的手就停在半空中却怎么也敲不下去。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关心。

门是不会自己打开的,要么自己伸手去推开,要么等门里的人把它打开。可是他的手腕就像被铁水浇筑凝固过了一般,一个简单的动作也显得那样艰难。就像他也无法打开自己心里那扇门一样。

方盒子牛奶被放在了餐桌上,在黑夜里慢慢冷却下去。 



===============================


评论(51)
热度(172)

© 卖甘蔗的寒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