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撒糖300年,承包全国甘蔗田。

写bg的,文拒转载

本质主角厨

灵蛇本命,粉丝滤镜一万层

墙头:梦间集/全职/一人/idolish7/恋与退坑周夫人

乙女向除了已有官配角色基本都吃得下。腐向挑食,基本只吃原耽官配。

喜欢小红心小蓝手,能给评论就真是太感谢了

【紫薇x无剑】(未来paro)人化倾向06

*再不更就要积灰了的紫无。

*肥肠ooc,但是也是一个已经成熟了很多的紫薇。

*又名“身为机器怎么把主人一步一步骗上床”


前面的章节:

人化倾向01

人化倾向02

人化倾向03

人化倾向04

人化倾向05



其他目录


******************

06 牛奶巧克力

无剑看着面前越放越大的素白面庞和几乎垂至她颈间的银白发丝,愣愣靠在沙发软绵绵的靠背上,退无可退。她猜想自己的脸颊应该在以一种滑稽的方式越变越红。不过几寸外的青年撑在无剑两边的笔直手臂上甚至有微微青筋凸起,造价不菲的人造肉体似乎在他人化倾向之后变得更像人类了。

他微微仰起头做了个吞咽的动作,淡紫色的眸子里分明是人类才会具有的神色——很有情色意味的迷离眼神。

无剑惊呆。这是什么操作?

他的鼻尖几乎就要碰到无剑的鼻尖,薄薄的嘴唇微微张启,沉着嗓子说了两个字。

“吻我。”

无剑咬了咬下嘴唇才没把兴高采烈表现在脸上,不过到底还是没胆子亲上去,小心翼翼地咽了口口水又确认了一遍,“真的假的,不会触电吧?”

 

 

 

和天花板投下的暖黄灯光相比,笔记本电脑和数位屏上不断滚动的代码字幕显得有些冰冷。无剑就趴在桌子上浅眠,被身后的开门声吵醒了。看她缓缓地把头抬起来朝后看去,来人愣了一下,几不可查地轻轻叹了口气。

“给你。”他很少不请自来主动走进无剑房间,看她屋子里的灯光又是亮到了一个令人咋舌的时间点,才终于没忍住走了进来。

“唔啊啊啊!”睡眼惺忪的姑娘不知为何突然叫了一声,脸色变得通红通红。

“?”紫薇不明所以地皱了皱眉头,有点担心他的主人是不是写程序写得走火入魔了,把手里的温热牛奶放到了她的小木桌上,单膝跪了下来用手掌覆上她的额头试了一下。

“37.4度。有点高,不过对刚睡醒的人来说也还算正常,你的心跳速率达到了82次每分,似乎太快了点,是做噩梦了吗?还是我进来吓到你了?”

无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脸色已经不能更红了。做春梦一睁眼发现梦里那个人正好站在你面前是什么样的体验?不过还好人工智能的科技还没发展到能读出人的梦境内容,不然可就真的尴尬极了。

“没事,没事。梦到写的程序没保存,系统崩溃了。”无剑随口扯了个谎,揉着自己发烫的脸颊给自己降温。

“……”她睡眼惺忪又慌慌张张的样子还有点可爱,大约是因为这个,紫薇才没能说出一句嘲讽的话。

无剑看了看桌上那杯牛奶,沉默了几秒。“我不喜欢喝牛奶……”

紫薇端起来以很强硬的姿态递给她,“你作息不规律,喝点助眠。”

“好吧……喝完剩下的存货别再买了,反正项目也快做完了,我之后会好好休息一阵的。”无剑看到过冰箱里放了整整一箱,想着不喝就要浪费了,也不推辞,接过来咕噜咕噜就喝完了,杯子放下来之后露出了一张表情痛苦的鬼脸儿,紧紧抿着嘴伸着个舌尖在外面。“哇啊牛奶好难喝啊!”

作为管家关于主人对食物的喜恶这件事自然是一清二楚的,紫薇看着她滑稽的鬼脸忍不住笑了笑,眉梢流露出连他自己都未曾察觉的温柔来。这情绪很陌生,他后知后觉地愣怔了一下,低头剥了颗提前准备的巧克力出来。

这就是“开心”的感觉吗?好像还不错。

他用食指和大拇指捏着那颗巧克力送到无剑嘴边。“喏。”

无剑赶紧张嘴把巧克力叼了过去,还很不淑女地嘟着嘴把巧克力在口中吮出了声。

有很多事是来不及思考就发生了的。等紫薇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舌尖已经尝到了她口中化掉的巧克力的甜味和一点点残留的奶味。

无剑瞪大了眼睛,比起欲拒还迎地挣扎一下她更想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还在做梦。太太太迷幻了啊!

紫薇向来也不是什么顺从听话的机器人,就算他反应过来自己在对自己的主人做什么不敬的事情,也并不想拉开距离,反而用自己的手轻轻覆上了她撑在地毯上的手,然后顺着手腕朝上轻飘飘地抚摸着,指尖划过手肘,然后扣住她的肩膀稳住她的身体。

无剑被他摸得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心跳咚咚咚地敲击着胸腔。

大龄单身女码农无剑早就忘了接吻的感觉是怎样的,反正正在跟她抢巧克力吃的这条舌头……也是软软的,热热的,有味觉的,比她自己的真舌头还灵活。

要命,家里的机器人吻技比自己还好怎么办,很急!

其实紫薇可以进食,这也是一种充电方式,不过他先前还从来没有使用过这个功能,因为用食物补给电量性价比又低又浪费时间,他完全不屑于做这种毫无意义的事,也很不解为什么人类对食物会有好恶之分。现在他突然间对食物有了改观。

他好像也意外得对巧克力和牛奶这两种东西产生了“喜欢”这种情绪。

无剑很坦率地闭着眼享受起来。她不喜欢的奶腥味慢慢都被卷走,气息里都是他的味道。不是金属的味道,也不是化合物的味道,似乎是某种植物的味道,淡淡的。就像每个人的身体都有自己独特的味道一样,无剑记得为数不多的几次拥抱里都在他衬衣上嗅到这样很有人类气息的味道。

她很不老实地往他怀里蹭了蹭,贼兮兮的小手试探地贴到他衬衣的胸口。和人类无差别的身体温度透过薄薄的衬衣传到她手心。无剑的手顺着他衬衣的中轴线缓缓地往下摸。

紫薇攥着她那只大胆的手把它从自己腹部拿开,结束了这个悠长的吻。

“你该睡觉了。”他眯着眼道。

灯光是不那么亮的暖黄色,无剑很难辩清他脸上的薄红是否是灯光映照的缘故。自己会不会太冒失了?伤害到他的自尊了?再怎么做得精细,设计者也不会在一个机器人身上安装一个没用的器官吧。

“抱歉……”无剑窘迫地蜷在一起抱住自己的膝盖,埋着头低低地说。

“嗯?”她为什么道歉?紫薇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语气平和。“去睡觉吧。”

“哦……哦。”无剑慌乱地爬上床钻进了被窝里,灯马上就被熄灭了。

从客厅照进来的光慢慢地从一块长方形缩成了一道缝,然后房间陷入了黑暗。



评论(50)
热度(189)

© 卖甘蔗的寒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