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撒糖300年,承包全国甘蔗田。

写bg的,文拒转载,婉拒腐向拉郎

灵蛇本命,粉丝滤镜一万层

墙头:梦间集/全职/一人/idolish7/恋与制作人/遇见逆水寒/恋与漫威/反正哪有plgg哪有我

喜欢小红心小蓝手,能给评论就真是太感谢了

ky一般不看简介不过还是要说,拒绝大多数腐向拉郎言论拒绝乙女腐拒绝女主黑,来就送锤爆脑壳服务

【灵蛇x无剑】生意(下)

前篇点我


*瞎几把现代黑道paro,无视逻辑,私设如山,只想日蛇,ooc到天际,滴滴滴滴预警

*夹带一点点淑越百合私货,注意避雷

*无剑是爱爆粗口炸毛戏精无剑,不喜勿入。




生意(下)

你也小心灵蛇。

“啪”的一声响,消息不知道发没发出去,手机就和大理石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无剑一边往外走一边在手机上敲字,被撞得后退了一步险些跌倒,又被人揪着宽大西服的衣领稳住了身子。

对上那双冷厉的碧蓝色眸子,无剑觉得时间都静止了。

不知道他看没看到那条消息的内容?无剑有种在背后说别人坏话被当事人撞破了的尴尬感。不,比那还要尴尬一万倍。

也许现在她应该担心的不是浮生,也不是小淑她们,而是她自己。

无剑眯着眼勾起一个冷笑,抬臂从过长的西服袖子中露出一个指尖,把揪着自己衣领的手拂开。“不是有家务事么?怎么,东西忘拿了?”

“不是。”灵蛇凝视了她良久,弯腰把手机捡了起来塞回到她手中,才缓缓开口。

无剑嫌手机壳厚重,从来不用,此时此刻看着死无全尸几乎要掉下渣来的手机只想吞一万颗后悔药。正在关键时刻联系不到小淑她们了,简直要命。

无剑把手机的尸体塞到包里,面上一派平静。“那你回来做什么?特地来销毁我的手机?”

“……我没想到你会撞上来。”

状况太过糟糕,无剑揉着额角忍着头晕,还要强装作无所谓的样子豪迈道,“没事,反正也该换了。你有什么事你进去吧,我也有事先走了。”

当务之急还是先去买点药解解酒保证一会能打架才行。

无剑打算绕过他往外走,却不料对方跨了一步又拦在她跟前。

“……你做什么?”无剑顾盼了一下四周,现在既没有进来的人,也没有已经要离开宴会的人,外厅一个人都没有。无剑心底生出强烈的不安来。

灵蛇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俯下身子就那么淡淡地看着她,垂下的发丝几乎扫到无剑的脸颊,偏偏那双眸子即便在阴影中也像是撒了星河的夜幕,逼视过来,仿佛要看穿她的心底。

这已经超出了无剑的安全距离。无剑忍不住倒吸一口气,鼻息中有清冽的酒香和淡淡的冷意,也许是因为他刚刚从室外进来。

“你再过来我可喊人了啊!”虽然无剑很想这么说,可是身为黑道一姐,这种示弱的话她是说不出口的,只能皱着眉头瞪了回去,气势不减。

“你要去哪?”灵蛇总算移开视线,目光凉飕飕地扫过她身上的西装。

“不关你的事。”无剑一脸警惕地回道,心里越发疑惑起来。

这人到底怎么回事?他如果知道自己的目的,就应该去交易现场了才是。莫非他打着跟自己一样的主意,想要拖住剑冢最强战力?且不说喝醉了的自己毫无威胁,他竟然有信心放飞燕一个人能和倾巢出动的剑冢高层周旋?

或者……

无剑不禁后退了两步。

一个马上就要醉倒的人,很适合做人质,不是吗?

灵蛇的笑此刻看上去格外冰冷,似乎带着隆冬彻骨的寒意逼近了她。

无剑转身就要跑,却被人一把拉了回来,这次是真的踩不稳高高的鞋跟,狠狠崴了下脚,整个人失重地跌到了罪魁祸首的怀里。

“啊——”脚腕传来的痛意让她下意识地叫了出来,也只好先借着灵蛇的手臂站稳。

“你跑什么?急着去见那个小警察?”灵蛇的笑意在阴影中显得有些阴森。

无剑眉间的川字又浓了几分。“你干嘛非要针对他?我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话一说出口,总觉得又别扭的很。无剑转转眼珠跟他拉开一些距离,没好气道,“就算我跟他有点什么关系,又关你什么事?老子黑白两道通吃,你要是觉得你散布些什么流言蜚语能伤着我,你就尽管去好了。”

灵蛇咬了咬后槽牙,火气噌噌地往上冒。他没再说什么,拽着无剑就往电梯走。

无剑冷不丁地被他这么一拽,跌跌撞撞地小跑着才能跟上。

“神经病啊你!放手!”无剑慌得头皮发麻,使劲挣扎着,想要把自己的手腕从他手里拔出来。交手几招之后发现对方的状态全然没有被酒精影响,而自己已经因为太久不喝酒浑身筋骨都不听使唤了。

“还打么?”灵蛇一只手轻松地就把她两只手腕禁锢在一起,另一只手从容地按了下电梯。

原本就有一只手腕被他捏得还没缓过劲来,无剑只好放弃无谓的挣扎,任他捉着自己双手。“你到底要做什么?你的家务事不去办了?”

灵蛇斜睨她一眼,也没说话,只是拖着她走进电梯,沉默地按了楼层键然后关上门。


独门秘籍,点击就送


评论(10)
热度(96)

© 卖甘蔗的寒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