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撒糖300年,承包全国甘蔗田。

写bg的,文拒转载,婉拒腐向拉郎

灵蛇本命,粉丝滤镜一万层

墙头:梦间集/全职/一人/idolish7/恋与制作人/遇见逆水寒/恋与漫威/反正哪有plgg哪有我

喜欢小红心小蓝手,能给评论就真是太感谢了

ky一般不看简介不过还是要说,拒绝大多数腐向拉郎言论拒绝乙女腐拒绝女主黑,来就送锤爆脑壳服务

【浮生x你】(娱乐圈paro)谎言

*是夹着请放心食用(小朋友就算了)

*突然觉得浮生好苦哦就很想给他开个车(喂),你=无剑

*私设如山,夹带淑越百合向私货注意避雷。

 

 

“剑歌姐,有人来探你班啦!”

拍完一场落水戏你简单地冲了个澡正裹着毯子休息,却看到一个年轻的群演小妹朝你招了招手,小声地提醒你道。

自从和木剑闹不和之后他四处封路,索性你努力又有实力,借着刚出道不久积攒的那点微博人脉,竟也在娱乐圈杀出一条血路,短短两年就成了国内一线小花旦。只是现在已经鲜少有人知道当之无愧的第一流量女星剑歌,就是鬼才编剧木剑的妹妹无剑。

也许是刚刚那场戏水太冷,让你有些恍惚,本来早已习惯了别人叫你“剑歌”,此时居然愣怔了片刻才反应过来。

“来了。”你想了想应该是小淑来探班。前些日子越女还没杀青的时候她总是来,一来二去觉得三人意气相投,渐渐成了私下也常在一起的好友。越女杀青就赶去国外拍一部片子了,你本以为小淑不会来了,没想到她倒还记得饭桌上半开玩笑地答应过你一句“等越女杀青了我也会去看你的啊”。

你胡乱抹了一把脚上的水珠,连凉鞋带子都没绑就趿拉着疾步走了出去。

“呦,大明星~”小淑穿了件很休闲的斜领T恤,露出一半圆润的左肩,T恤下摆系在腰间随意打了个结,牛仔短裤裹着腰臀,露出修长笔直的双腿来,见你过来风情万种地甩了个wink。

跟小淑比起来此刻的你倒像个刚被人从水里捞上来的失意少女,浑身都写着惨兮兮三个字。你有些不好意思地抓起毯子下摆揉了揉还在滴水的头发,一边道,“帅啊小淑,怪不得女粉无数,啧啧啧。”

“切,得了吧你,”小淑过来抓起另一边的毯子包住你的头发很自然地两手抓捏着,玩笑着说,“想说我平胸又女汉子就直说。”

虽然平日里助理和造型师也会有这样的动作,可是小淑做起来就让你有种别样的亲切感,不由得愣了愣,就有些眼酸。

看来人没朋友久了真的会变得奇怪,这么一个小动作就让你突然感动得一塌糊涂。

“本来想带你去唱歌顺便介绍些朋友给你认识呢,看你这样子,好像也不太方便哦?”小淑小心地用毯子蹭着你湿漉漉的头发,抬眼问道。

你拿出备忘录看了看,确定今晚过后有两天的空闲,便想着跟她去吃吃饭也不错,总好过一个人回家喝点闷酒看看八卦然后孤单的睡去要好些。

“去哪里吃啊?和你的朋友吗?”

“嗯,”小淑停下手上的动作拿出手机一边回消息一边说,“接了部新戏,快开机了,大家一起吃个饭熟悉熟悉,那几个主演也都是我们公司的,孤剑曦月你也认识的,怎么,怕生啊?”

你继续有一下没一下地抓着头发,“那不太好吧,都是你们剧组的。而且……你带着我去见你朋友,这情节不太对啊,越女要吃醋的。”

“嘿我说你……”小淑脸红了红,然后清了清嗓子,“不会,我跟她说过的,她恨不得让我绑你去呢,说你总一个人喝闷酒,带你认识认识新朋友很好。”

“……”你有些无奈,原来自己在亲友眼中竟然是这种形象么?不过自从跻身一线,确实没那么积极搞交际了,一切应酬都是能推则推,推不了的也要推一半给经纪人,十个饭局能推九个,听小淑这么一说突然有些担心,在别人眼里会不会这就是所谓的“耍大牌”?

“那我去吧。”你无奈地笑笑朝小淑挥了挥手,“我先进去拿个包顺便跟大家打个招呼,你等我一下。”

“诶诶不急不急,”小淑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你吹吹头发啊,补补妆。”

不知为何你的心情一下子就雀跃起来,脚步都变得轻盈了许多。“没事大夏天的,一会路上就干了!”

 

开心的你甚至忘了问她新戏的导演是谁。

于是就变成了现在这种情况,你和小淑在包房门口面面相觑。

“?”小淑抛给你一个眼神,手放在门把手上,却碍于你的表情不敢推开。

“!”你睁大了眼睛眨了两下,听着里面的歌声,有些诧异。怎么也没想到小淑接的新戏导演会是他。

 

“释怀说了太多就成真不了……”包房隔音很好,但因为在门口,依然有好听的歌声飘出来,像一阵风吹散了你的思绪。

“小姐姐你怎么了?”小淑担忧地在你眼前挥了挥手,“不舒服啊?让你吹干头发就是不听话……”

“也许时间是一种解药……也是我现在正服下的毒药……”有些忧郁的歌声萦绕在你耳边。

“不是……”不知怎的,你多年不曾有过的胆怯突然冒了出来,娱乐圈的气场女王竟然露出如此怯场的表情,让小淑也有些感觉不妙。

“你……认识浮生?”小淑试探地问。

在娱乐圈,这实在没什么好奇怪的,小淑同你认识也没多久,虽然很喜欢她的性格真心相待,也正因如此对她的私生活从不抱有太多好奇心。

也许应该提前告诉她的。小淑有些后悔。但浮生也交代了不要讲,你此时的表情让小淑生出一丝愧疚来。

“看不见你的笑我怎么睡得着……你的声音那么近我却抱不到……”房内传出的歌声深情蚀骨,你已经能想象如果录下来他的迷妹们会是怎样的反应。

呵,骗子。你抬起下巴拢了拢还没干透的头发,朝小淑笑了笑。“没有,不认识,就是……有点惊讶,我在想是哪位演员唱歌这么好听呢,原来是浮生导演。”

小淑将信将疑,却没深究,拉起你的手道,“我知道你没跟他合作过,没事儿,他人挺随和的,何况你的咖位在那里,不虚。”

你又像往常那样自信从容地微微弯起眸子,“今天可真是来对了,竟然见到了这么稀罕的人,现在哪个明星不想跟他合作呀,人家比起我们这些演员格调可不知道高到哪里去。”

“走吧,进去。”小淑拉着你的手推开门,挥挥手默默跟他们打了招呼。

“就算放开,那能不能别没收我的爱,当做我最后才……”浮生正唱着,只是漫不经心地转头朝这边微笑着挥了挥手,等反应过来时才猛地止住了歌声,屏住呼吸朝你望过去。

一片光怪陆离的色彩中,你的面容显得格外清晰,那张无数次出现在他梦中的面容此刻就在几米之外挂着完美的微笑,静静地望着他。

靠,这两人果然有问题吧。小淑想着,忽然心里有些打鼓。娱乐圈有许多关系是没法放在台面上讲的,也有无数不可言说的过去,这两个人的关系看上去显然不像是很简单的没有交集的演员和导演的关系。

再联想到你几乎和娱乐圈所有的名导演都合作过,却唯独没演过浮生的戏,现在看来并不像是一种巧合,更像是某一方或是双方的刻意为之。

“我没看错吧,这是剑歌?”曦月识趣地让了两个位子出来,琥珀色的眸子眨了眨。“小淑你可以呀,真能把娱乐圈著名隐士给请过来!”

你听了曦月的话忍不住笑了起来,“隐士?原来你们就是这么调侃我的啊……”

“嗨,来来我给你介绍,这是浮生导演,这是……”曦月很自来熟地就挨个给你介绍起来。

“浮生导演嘛,我们虽然没合作过,但是他的出镜率,你就不用介绍啦~”你俏皮地笑着歪了歪头,转过头伸出手,“幸会呀~您现在可是比当红流量小生都炙手可热的名导演呢,上季度的《暗夜随从》拍的真不错,我看了好几遍呢~”

浮生愣了愣,目光移到你的手上,却不知该如何伸出手去握。

明明是他知道小淑和你关系不错才怂恿她喊你来,以为自己做好了准备此刻却依然手足无措。

曾经肆无忌惮地窝在他怀里耍赖着要他喂东西吃的女孩,曾经大夏天出门也要跟他十指相扣弄得两人手心都是汗还傻兮兮地笑着的女孩,此刻挂着那样精致高傲的微笑朝他伸出手,像个陌生人。你明明就坐在他面前,却又像隔了十万八千里,远得他怎么也够不到,急得他内脏拧巴在一起绞得生疼。

“呦,剑歌就是剑歌,我们浮生这么阅人无数的导演都看呆了啊。”曦月笑着调侃,拍了拍浮生的肩膀。

浮生做了个吞咽的动作,像是要把所有不安和愧疚都咽下去,然后笑得眉目温柔,伸出手握了握你的手,又很快拿开。“嗯,幸会。你的作品我也都看了很多遍。”

按理说这种不提名字地说我看过你的作品一般都是恭维的话,可不知怎的你竟然还有些信了,脸上就有些发热,只能狼狈地移开目光清了清嗓子,“咳,谢谢。”

总觉得又输给他一成。你有些气恼,不自觉地咬了咬下唇。

这人这么会演,怎么金鸡百花奥斯卡都不给他颁奖呢?

烦死了。你恶狠狠地想。

小淑觉得自己大概是想太多了,又总觉得你们两人之间的气氛有种说不出的诡异感,一瞬间让她有点喘不上气,便托辞道,“呃,剑歌喜欢喝这家的自调鸡尾酒,我去点几杯,你们先玩着。”说罢生怕别人跟她抢起身便走。

这倒是真的,你得了空偶尔便约小淑在这喝酒,两个人喝得有些醉了,越女便放下话筒一手一个牵着回家。索性你们都不是闹腾的人,喝醉了都会变成乖孩子,任由越女牵着走。

你看着小淑的背影笑了笑,这个笑的温度也许和刚才不太一样,被浮生捕捉到了,他也不由地跟着扬了扬唇角,递给你一杯啤酒,问,“你们关系很好?”

你愣了愣,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伙同木剑封杀你的时候,可也没少祸害曾经跟你关系不错的朋友。

“认识没多久,不是很熟。”你只好这么说道。

浮生叹了口气,苦笑着仰起脖子灌了一杯酒下肚。

“你对第一次见面的人,都这么防备么?”他轻声问道,笑着眯起了眼,更凑近你一些。

被那双琥珀色的眸子看着,你心跳忽的密集起来,又不肯服输地看了回去,良久才笑了起来,眼中的水光发冷。“是啊,人心叵测,还是防备些好。有的人一开始看着单纯善良,可越认识久了,你反而会发现猜不透他。”

浮生抿了抿嘴唇,“谁知道呢,也有的人,犯了无法挽回的错误,再想袒露真心的时候,别人却觉得都是假的。”

“那是他活该。”你想也不想地脱口而出,眼神一瞬间变得凌厉而冰冷,却又立刻垂下眼帘,咬了咬嘴唇,把汹涌上来的情绪小心翼翼地压回肚子里。

“呵。”浮生笑了笑,只觉得内心酸楚,懊悔和恨意似乎比陈年的白酒还要烈,烧得人五脏六腑都像是要脱水一样泛出焦灼的痛意。“是活该。”他喃喃着像是自说自话,又喝了一杯酒。

你嘴唇噙动想要劝他别喝了,却什么也没说出口。算了。你想。他这样的人,可轮不到你来可怜。

恰巧小淑进来了,后面跟着位酒侍,端了一托盘的鸡尾酒。

场上有个亲近的人还是安心些,你朝小淑笑起来,开心地喊,“呀,我的酒来了!”

年轻酒侍分了一圈酒偷偷地瞧了你好几眼,眼神惊喜又小心。酒杯端到你跟前的时候你朝他灿烂地笑着道谢,还故意调戏地眨了眨眼,得偿所愿地看到他红着脸鞠了个躬就跑了。

浮生的脸色就不那么好看了,他甚至有些嫉妒那个小酒侍,凭什么可以得到你的那么多眼神。

浮生站起来,大家都在等着他说话,举着酒杯纷纷望向他。

“谢谢大家今天来捧场。”浮生笑得很得体,不那么商业,也不那么让人有距离感,他或许天生就长了张让人容易放下防备的面孔。

自己当初大概就是被这种微笑给骗了,你想。

坐在边上的几个还在读书的年轻演员甚至挺直了脊背,一脸认真地等着听他的下文。

“希望接下来的拍摄能顺顺利利,也希望以后能和大家成为朋友,能有更多合作。”他顿了顿,目光垂下来,望向你,“当然,还要谢谢剑歌今天能来,能见你一面真的不容易啊。”这可真是肺腑之言了,浮生想着,突然又有些开心起来,无论如何他还是见到你了,既不是从荧幕上也不是从海报上,而是如此真实地站在了他面前。

“废话不多说了,大家吃的喝的随便点,玩的尽兴点。我干了,你们随意。”他仰头一饮而尽,大家都哄闹着鼓起掌来。

“诶,剑歌姐给我们唱首歌吧!”不知道哪个小演员突然提议道。

“嗯,有道理,难得见到剑歌一次,是应该让她唱首歌。”曦月附和着,笑容灿烂地把话筒递给了你。

“……”你有些头疼地接过话筒,笑容都有些僵硬了。“我……我唱什么?”

 

“唱个嗨点的嘛。”小淑碰了碰你的肩头。

“呃……我不怎么会唱嗨点的啊,要不……红日?”你试探地看了一圈周围人的眼色。

“我*你是70后吗?”曦月一脸震惊,看着你非常认真地说出这个歌名,忍不住吐槽,“你怎么不唱爱拼才会赢啊你。”

“……”你很小声地接了一句,“爱拼才会赢也不是不行。”

浮生咳了一声,坐在点歌台旁边转过头看着你,一脸认真地问,“有点甜,唱么,我陪你。”

“yoooo——”也不知道谁开的头,大家都开始起哄让你唱。

“我为什么要陪你唱这种非主流歌曲啊……?”你虽然压低了嗓子皱着眉头看着他,咬牙切齿地问。

“嗯,她说可以。”浮生抓起话筒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对大家说。

人群又是一片哄闹声。你有些懵,一片起哄中也下不了台,只能硬着头皮开始唱。

以你和浮生现在的关系,唱这么甜蜜的恋爱歌曲,也不知道该说是讽刺还是尴尬。你眼一闭心一横,索性十分配合地捏着嗓子找出一个元气萌的腔调厚着脸皮唱了起来。

小淑看热闹不嫌事大地偷偷录了几句,发了朋友圈: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剑歌女王!

也不知道怎么的,这一出闹完之后就变成了合影会。你才感受到原来娱乐圈不分性别都这么沉迷自拍,也就很配合地融入了他们。

还有年轻演员一脸忐忑地问能不能加你微信,据说还是你的学弟。你看着才即将出演人生第一部影视的青涩面孔,顿时母性爆发很真诚地留了微信给他,还揉了揉人家脑袋。

大家闹累了打算各回各家了才发现,浮生和曦月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开了瓶红的,两个人已经喝得酒瓶见底了,唱歌都不在调上了。

“这怎么办……”你有些挠头地看着小淑把他们两的话筒都夺过来,叫他们回家。

“我去送曦月吧。”旁边难得还有个清醒的人,充满嫌弃地开口道。

“倒是你,”孤剑抬头看着你,微微敛眉,“一个人回家没问题吧?”

小淑正打算开口说可以让你去她家住一宿,却被浮生截了胡。

“我送她吧。你们都不太方便。小淑你这么晚了也早点回去,让孤剑先把你送回去。”

“……”你惊恐地看了他一眼,“不用了,你喝了那么多,我自己能行。”

浮生扯起嘴角慵懒地笑了笑,把车钥匙放到你手里。“等我一下。”

你不知所措地看了看手里的车钥匙,十分怀疑这人到底请不清醒。

浮生给了那几个小演员几张红钞票,又嘱咐了年轻男生几句让他先送那几个女孩子,看上去倒不像醉得意识模糊的样子。

你握了握手里的钥匙,眼眶突然有些发热。深夜总是会让人的神经变得更敏感脆弱。你突然想起他总是从前骑单车载着你去学校附近的一家烧烤店,夏日的晚风吹着少年翻飞的衬衣和少女的裙子。

不管你兴致多高,他总是掐着点告诉你不能再吃了,不能再玩了,宿舍要关门了。然后拖着你就往回走。

你记得分手的时候他把那把发旧的黄铜钥匙落在了你家里,你知道他已经不需要再骑单车了,发现那把钥匙在你家的时候又握着它哭了好久。

小淑看你又在发愣,有些担心地问,“剑歌,去我家吗?”

“我……”你正犹豫着要不要跟小淑走,却恰好看到浮生回过头来,几乎是用乞怜的眼神望着你,一片昏暗的灯光中,他的身影脆弱孤寂,身后只有离开的人。

你鬼迷心窍地改口道:“没事,你和孤剑先把曦月弄回去吧,你看他喝的都走不动路了。”

小淑有些不放心地转过头去对浮生说,“那我可把她先交给你了啊,你可要当好护花使者,要是让我们剑歌不开心了,将来可是不知道断多少财路。”

浮生点了点头,被小淑的话逗笑了,一开口嗓音有些哑了——也许是因为急急地喝了几杯酒。“放心吧,我用我后半生的财路想你保证,我一定照顾好她。”

这话听得你心头一颤,低下头去。

“那我就先走了。”在这个圈子里,用人格担保倒没几分可信,但要用后半生财路担保,那小淑可是真能放一百个心了。

“回家给我发消息啊。”走到门口,小淑又回头朝你喊了一句。

你点点头,看她像嘱咐小孩似的,忍不住笑了出来,目送她合上了门。

还没来得及收回目光,突然就被人按着肩膀跌坐在沙发上,滚烫的气息夹带着酒气扑了过来,瞬间占领了你的呼吸。

“……!”你瞪大了眼睛愣愣看着他近在咫尺的眉目,惊得忘了挣扎,只觉得他的眼神那样凄切又可怜,昏暗的灯光里仍能辨出一圈红色,像只即将被主人抛弃的小狗,那样绝望地乞求着咬着主人的衣角,却又怕惹你生气,动作里充满了小心翼翼。

可他咬的是你的嘴唇啊。意识到这一点,你急忙用力推开了他,恼怒地用手背蹭了蹭自己的嘴唇,以掩饰自己动摇的立场。

浮生一时没有防备,被你推得踉跄着后退了两步,手肘“咚”地撑在墙壁上。

你听到他闷闷地哼了一声,大概是撞疼了,又于心不忍,绷着脸站起来,搀着他的手臂就往出拽。“你喝醉了,快回家吧。我去送你。”

他耍赖地把整个人的重量都往你身上靠过去。你哪里撑得住他的重量,便被他带得歪歪扭扭的,糊里糊涂地又被他抵在门上。

幸好门是软的,撞上去也不要紧。他一手撑在你的后脑,一手撑着墙,把脸埋在你的颈窝喘着粗气。

你气急了,爆了句粗,却用尽力气也推不开他,只能任由他在你耳边有意无意地一边喘息一边呢喃着说着什么,湿热的气息拂过脖颈,让你浑身都跟着泛起热意,蒸得身体发软。

“嗯,我喝醉了。你说的。”浮生看你急的无可奈何的模样低低地笑起来,餍足地用脸颊蹭了蹭你的肩头。

“别装了,没意思。”对于自己身体过于诚实的反应你感到气愤,转念一想这也不能怪它,毕竟戒荤久了闻到肉味就犯馋也是人之常情,这还得归罪于眼前这个耍赖的臭男人。

浮生的身体明显有一刹的僵硬,然后他抬起头逼视你,几乎是额头相抵的距离,让你感到一丝压迫感。

“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冷淡?”他的眸子在黑暗中隐匿着疯狂的颜色,像是燃起一团火,他不敢让你看到那样的神色,拼命地压抑着,却又觉得那火压不下去,烧的他浑身发起抖来。“我嫉妒他们,能看到那样的你。”

你觉得有一团东西堵在喉间,堵得你眼眶发烧。“我为什么对你这样,你心里应该有数。”

“对不起。”他垂下眸子,双手扣着你的肩膀慢慢滑下去,毛茸茸的头抵着你的下巴。

“说话就说话,少占我便宜……”你用力推了推他,对方只是贴着你又蹭了上去把脸埋在你肩头,像块橡皮糖一样黏在你身上。

你感觉到他在颤抖,然后委屈地吸了吸鼻子。

“喂……”你有些难以置信,抬了抬肩膀试图把他弄起来。“你……你不会哭了吧……”

你见过他温柔的样子,动情的样子,无奈的样子,懊悔的样子,但是即便分手当时,也没见他流一滴眼泪。这叫你有些手足无措了。

也许他是真的喝醉了,你想。

说到底你还是放不下他,既爱又恨,终究还是爱占了上风。

你咬咬牙叹口气,有些自暴自弃地揉了揉他的头,柔声道,“我送你回家吧。”

浮生长长呼出一口气,带着浓浓的鼻音和酒气,总算肯放开你,轻轻地“嗯”了一声。

“我也喝了酒,开不了车,叫个车吧。”你把手里的车钥匙塞回了他西裤兜里,从包里掏出平光眼镜、口罩和一个发夹,草草地换了下装扮,又递给他一个口罩。“戴上,省的被拍到。”

浮生看着你扎起头发戴起眼镜的样子,痴痴地笑了笑,乖乖接过了口罩戴好。

果然是醉了。看到他又莫名其妙地笑了起来你皱着眉白了他一眼,把被他蹭得已经快落到手肘的裙子肩带拉了上去。

“要不……你收留我一晚吧。”浮生带着浓浓醉意地咕哝道,要搂着你的肩膀才能稳住步伐。

“……”你也不是什么小白花了,很清楚收留他被拍到的话搞不好就是一场事故,这种事说不定就毁了你多年苦心经营的事业。

“你家就在附近嘛。”他凑近你,眼神中满是讨好。

刚才就不应该心软,你后悔了。

“阿无。”他叫着你很多年不曾听过的称呼,语气里透出浓浓的绝望来。“我拿什么,才能从你这里换一次机会啊……”

“浮生……”你终于怎么也止不住胸腔翻涌而上的情绪,眼泪倏地涌了出来。“三年了,你现在再说这些,还有用么?还是这是你们看我好不容易人生走上正轨为我设下的另一个骗局?”

“不是!”他停了下来,激动地抓着你的手,和你对视。“……我不会再骗你!”

你冷冷地扯了扯嘴角,抿紧双唇避开他的目光,狠狠吸了吸鼻子拖着他继续往前走。

浮生一把拽住你的手,你脚下不稳,跌跌撞撞地就被他带到了怀里,一个熊抱把你狠狠搂住。“你要什么?戏路?流量?股份?主角?自己的公司?房子?轰动全球的婚礼?你说……只要我给的起的,我什么都给你……”他红着眼睛望进你的眸子。

“就换一次不被拒绝的机会,最后一次。”

“可惜,你能给我的这些,我自己也唾手可得。”你嘲讽地笑着,指尖发冷,“我想要的真心,你却给不了。”

“真心……”浮生突然抿起一个几乎要穿透你浑身寒甲的笑意,缓缓地轻轻地抱住你,紊乱的呼吸贴着你的耳垂,嗓音是压抑的低沉。“我确实给不了。那东西,不是早就丢在你那许多年了吗。”

“我可以把它捡回来,擦干净,再捧给你,你还要么?”

你愣住,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再说不出一句狠话。

 

也许这么多年过去,你并没有一点长进,还是那样傻。你站在便利店的门外深深地吸了口夏夜沉闷的空气,觉得自己被骗了也真是活该。

“买好了?”幸好是深夜,家附近已经没什么人了。你警惕地左顾右盼一番,又把口罩戴上。

“嗯。”

你瞥了他一眼走在前面,又被他笑着勾上了脖子,耍着赖说自己喝醉了走路不稳会掉河里。

你已经破罐子破摔了,任由他去。“真不懂你们抽烟的人,明天出来再买会死啊。”

“你不喜欢的话,我就不抽。”浮生伸手用指背蹭了蹭你的脸颊,笑了。

你愣了愣才反应过来是刚才的泪痕还没擦干净,心里默默地嫌弃了自己一通。真逊啊,明明是在拼演技,偏偏你却真情实感入了戏。想着想着你就有点不甘心,冷冷地哼了一声,“你抽不抽烟关我屁事,一会去阳台开着窗抽,我不喜欢吸二手烟。”

浮生弯着眸子只是笑,慵懒地眨着眼,撑在电梯旁的墙边看你。

你被他看得脸发烫,又烦躁地按了遍电梯。

平日里没觉得电梯是如此狭窄的一个空间,今天在他的凝视里你越发觉得这电梯空间太狭小了,令人窒息。

“口罩可以摘掉了吧,大明星。”浮生笑着把自己脸上的口罩摘了下来,叠好放进口袋。

你轻描淡写地瞟了他一眼,想着等下回家摘下直接扔掉,下一秒便被一只手把口罩沿着鼻梁扒到了下巴上。

浮生顺势就捏着你的下巴俯首吻了上去,趁你不备迅速地攻城略地,像是要将浑身的醉意都传递给你一般。


点我看娱乐圈  黑暗潜*规*则


上面链接失效的话戳我微博补档

 

 

 


 

 

 

顺手答题:

无剑回家给小淑发消息了吗?发了,但我懒得写了,你们就当她发了好吗好的(击掌)!

 

浮生在ktv唱的是周杰伦的《彩虹》,就是觉得这首歌和适合他失恋之后的心情(我流)

 

后面两个人合唱的那首《有点甜》是汪苏泷的,主要是我想不到什么很甜的谈恋爱的歌了,听过的大部分都是失恋苦情歌曲所以就只好选了这首……


评论(23)
热度(120)

© 卖甘蔗的寒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