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撒糖300年,承包全国甘蔗田。

写bg的,文拒转载,婉拒腐向拉郎

灵蛇本命,粉丝滤镜一万层

墙头:梦间集/全职/一人/idolish7/恋与制作人/遇见逆水寒/恋与漫威/反正哪有plgg哪有我

喜欢小红心小蓝手,能给评论就真是太感谢了

ky一般不看简介不过还是要说,拒绝大多数腐向拉郎言论拒绝乙女腐拒绝女主黑,来就送锤爆脑壳服务

剑冢有个扫把成精了怎么办在线等

*梦间集x全职武器联动,狗血+be慎入慎入



一个普通的没有魍魉来犯的早晨,我是被几声规律的敲门声吵醒的。

我知道这肯定不是什么要紧事,毕竟常驻剑冢与我一同守护剑冢的伙伴们真有急事的时候绝不会采用这么温和的敲门方式。

“马上来——”我爬起来草草地披了件外套,跑到门口打开门,却发现——咦,没人?

再仔细一看,门口站着一个个头还没有小虎个子高的男孩,戴着一顶奇怪的尖角高帽,那帽子很大,好像随时都会滑下来将他整个头罩在其中的样子。几缕银色的发丝垂在他的胸前,巨大的斗篷逶迤在他身后,像是什么奇怪的宫廷里走出来还偷穿了大人衣服的小孩。仔细一看,一双深蓝色的眼瞳还不太对称,好像右眼出奇的有神——民间俗称大小眼。

一定是我开门的方式不太对。

我默默地阖上了门。还没等我数完一二三,敲门声又响了起来,伴随着一个略显稚嫩的男童声音,“喂,是我!”


嗯?等等,剑冢好像确实有一位和我们风格迥异的客人。他是一个月前突然出现在剑冢附近的,出现的时候怀里还紧紧抱着一把做工精致的扫把。

听说他和之前偶然从时空裂隙进入五剑之境的冰雨还有千机来自同一个世界,可是在冰雨还有千机离开的地方我们却没能再找到可以返回的时空裂隙。我只好将他留在剑冢,并答应帮他找回去的方法。可惜一个月过去了仍然没有收获。

他是个不太喜欢依靠别人的人,说起来我已经很多天没在剑冢见过他了。

可是我清楚地记得那是一个和紫薇差不多高的青年,这个小孩子是怎么回事?

难道……这个扫把和剑冢的某位姑娘在一起了?还生了个小扫把?

不对不对,这才过去一个月而已……无剑你理智一点。


我经历了一番激烈的思考之后把门打开蹲下来看着他,“你……”

“我是灭绝星尘。”他的神色有些无措,配上一张小孩子的面孔显得格外惹人怜爱。

我忍不住笑了笑,清了清嗓子把他拉进了房间抱到了椅子上。“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啊?”

“喂!”他在我怀里挣扎了一下未果,被放在椅子上的时候白嫩的小脸变得红彤彤的。“我也不知道,可能是这个世界与我原来的世界维度不同,在我身上产生了特殊的作用。”

我把他的帽子拿了下去,给他倒了杯水递到他小小的手里。“别急,我已经发动伙伴们赶快寻找时空裂隙了,一定有让你回去的办法。”

“哎,怎么办呢……”只有五六岁模样的小男孩老气横秋地叹了口气,眼神很是沧桑。

虽然不合时宜,但他的样子实在既可爱又滑稽,把我逗笑了。

男孩幽怨地瞥了我一眼。“本来不想太麻烦你,可是没有我,微草怎么办呢……”

我似乎隐约听他提起过这个东西,便有些好奇地问他,“微草,是你的组织吗?”

“嗯,没错。”男孩双手捧起杯子喝了口水,“我对微草的感情,就像你对剑冢的感情一样。我的主人,是一个非常负责,又渴望荣耀的人。如果我回不去了……他就没办法打比赛,没办法拿冠军。”

说起我对剑冢的感情,我突然对他的焦急能够感同身受起来。他一定也很想念他的主人吧,就像我……

有些事即便不经意想起也还是令人神伤。我急忙停止自己的追思,握了握他肉嘟嘟的小手,信誓旦旦地向他保证,“你放心吧,我一定帮你回去,让你……呃,打比赛。话说冠军是什么啊?”

“就是第一。”他红着脸别扭地把手抽走了。“谢谢你,我现在这样也不太方便行动,而且我的能力更弱了,只好麻烦你了。”

“不麻烦,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应该的,我大哥总是这么说呢。”我神采奕奕地握了握拳,试图鼓励他一下。然而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找到让他回去的办法,我也仍旧没有头绪,只能盼着天罡从全真回来看看归一有没有什么法子。

“你有哥哥?”灭绝星尘费力地在椅子上挪了挪地方。

我见状把他往上抱了抱,心里有些五味杂陈。“嗯,我有四个哥哥,他们……自从主人去世,便都离开了剑冢,在外游历。”

“那他们可有些不负责任。”男孩不满地皱了皱眉头,稚嫩的脸上浮现出复杂的神情。可无论他表情如何严肃,和这张过于可爱的脸蛋组合在一起都让我忍俊不禁。

我忍不住伸手捏了捏他的脸,“没事的,我还有许多并肩作战的伙伴。”

他努力地仰了仰身子试图躲开我伸向他的魔爪,结果当然是失败了。“你能不能矜持一些!”奶声奶气的呵斥不仅没有什么震慑力,反而让我更想笑了。

为了不惹他得更生气,我努力憋着笑摸了摸他一头银色的柔软头发,“好啦好啦,你不要太担心了,你看上次冰雨他们不是顺利回去了吗?我一定可以帮你回去的。”

他已经放弃挣扎了,只是浑身都散发着别扭的气息,嘟嘟囔囔地说,“你好歹也是个队长,就不能成熟一点吗……”

我已经习惯了他们这些异界来客有些令我摸不着头脑的说话方式,因此直接把我听不太懂的说辞略过,弯着眼睛对他笑起来,又捏了捏他的脸颊,“我很成熟呀~”

“……”


调戏归调戏,我还是要做正事的。

灭绝星尘原本只是借住在这里,并不太麻烦我们,但是他现在变成了小孩子,连自己的本体都拿不起来,毫无战斗力,必须要人照顾。

白天倒还好,我可以把他带在身边照顾,可是夜晚让他独自一个屋子我实在不放心,大家又意见不一,实在有些棘手。

“无剑,不如就让他跟我一起吧,我还可以弹催眠曲给他听。”幽谷微微笑着和善地看了一眼被我牵在手里的小男孩。

鉴于在无名山的经历,我委婉地拒绝了他的提议。鬼知道小孩子听了幽谷的曲子会不会后半生都留下阴影。

“主公,”六爻看上去倒是很可靠,“让他跟着我便可,我平日夜间当值很少,还可以教他下棋。”

我看到灭绝星尘圆圆的双眼露出了一点惊恐的神色,急忙拒绝了六爻的好意。“不行,他现在是小孩子,晚上需要好好休息,下棋什么的,还是算了。”

“要不,还是让他就睡在我房间吧。”我叹了口气提议。左右他现在也只是个小孩子,大家行走江湖的时候时常同住一屋,那时候哪有这么多讲究啊……

“不行!”他们不约而同地吼了一句,里面还掺杂着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

“呃……”我被他们的样子吓到,深深吸了口气,“好吧好吧,那……”

这时候一位白衣书生推门而入,面容温和,唇畔带笑,看到大家聚集在一起时挑了挑眉,抛给我一个疑问的眼神。

啊,不如就让灭绝星尘住在白扇的房间吧!我双手一拍,对白扇道,“就决定是你了,白扇!你一定能照顾好他的,对不对?”

白扇愣了愣,立刻就反应过来我在说什么了,随即微笑着点了点头,“好,那就交给在下吧。”


于是,小灭绝星尘就由我和白扇轮流看管。

他虽然身体变成了小孩模样,思想却没有变化,性格又内敛沉稳,有时甚至还能指点我一番,让我剑术精进。

虽然没能真正得见他的武功招式,但在他的描述里,灭绝星辰更像是术士。我没想到连术士的武器也会进入五剑之境,但转念一想,就连千丈卷这样一幅画都能化身剑魂,扫把变成术士倒也没什么稀奇……


“你在想什么?”他迈着小短腿跑了几步努力跟上我的步伐。

我一想东西想得入迷就忘了身后还跟着个小的,急忙放慢脚步拉住他的手。“还是拉着我吧,我怕把你弄丢……”

肉肉的小手似乎僵了僵,没再挣扎开。

“我在想怎么才能帮你恢复原状啊。听你的说法,跟你切磋应该很有趣呢……哎,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把你变回去啊……”

我喃喃自语着,灭绝星尘突然停了下来,冷不丁地把我拽住了。

“怎么了?”我蹲下帮他整理了一下在他变小后又重新为他做的衣物和斗篷。

他和我接触没有起初那样忸怩了,想必是已经快习惯了这种生活。这并不是什么好兆头,我暗暗担心他变回去之后会不会无法恢复原来的实力,这样回到他原来的世界还能取得他渴望的荣耀吗?

“你……对千机和冰雨也是这样吗?”他眨巴着一双深蓝色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忽闪着,可爱极了。

听到他的问题我有些犹豫,不知道他知道只有自己出现过这种状况的事实会不会难过。“其实……他们并没有变小。只是实力变弱,但是通过融合一些材料就变回了。”

闻言他似乎松了口气。

看他很在意千机和冰雨的事情,我顺口就问,“你跟他们关系很好吗?我记得你们不属于同一个队伍。”

“……”他摇了摇头,“算不上好。”迟疑了片刻又答道,“倒也不算差。”

我伸出握成拳头的手,对他笑笑,“既然我能帮他们回去,就一定能帮你也回去。我们约好帮自己的主人实现理想,好吗?”

他笃定地点点头,伸出小小的拳头跟我的拳头碰了碰。



又是没能寻找到时空裂隙的一天。

巡逻间隙,我和灭绝星尘一大一小两个人坐在一起休息。

这些日子已经习惯了身边跟着一个小孩子,有时想到他即将离开,多少有些不舍。我隔着火堆望向他,稚嫩的脸庞上却总是那样沉静而又淡漠的神色,孩童的面容此刻和那个银发蓝眸的少年面容重叠,我想他一定也是在这样的沉思中思考出了那些令人称奇的诡谲招式吧。

“你在看什么?”男孩的脸被火映成暖红色,燃烧的光芒在他深蓝色的眼瞳里照出一片璀璨星河。

我回过神来,急忙移开眼神。“没什么没什么。”周围安静极了,只有火堆噼里啪啦的声音,我没忍住还是把心里话说了出来,“如果你突然走了,我大概会很不习惯呢。”

男孩柔软的嘴唇动了动,垂下眼帘没再说什么。

气氛突然就有些沉重起来,在不停跳起来的火星之中,我们各怀心思地沉默着。

直到一个气喘吁吁的声音打破了这一刻的寂静。“无剑,我回来了!”

“天罡!”我看到那个由远及近跑过来的人影,先是一阵惊喜,随即便开始抑制不住的失落。也许灭绝星尘马上就有办法离开了。

“抱歉,路上遇到魍魉耽搁了几日。”天罡低头看了看火堆旁的孩童,一时也有些诧异。“虽然刚刚已经听他们说了,亲眼所见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灭绝星尘先是看了看我,又看向天罡,“麻烦你了。有办法回去吗?”

“嗯,掌教师叔卜了一挂,说让我们去剑冢往绝情谷边界的那片樟木林里找找线索。”

我点了点头,转头询问灭绝星尘,“要不我先去看看情况,我让天罡送你回去休息?天色不早了。”

“不必了,我和你一起去。”他看起十分急迫,想来已经在此耽搁了一个多月,一定很担心他的主人吧。

“我又不是真的小孩子。”他看我还在犹豫,继续催促道。“我尽快回去,应该就能恢复原状了。”

我只好点点头,“我知道你很担心你的主人,那我们一起去吧!”


我的犹豫并不是没有理由,从剑冢通往绝情谷的路路途艰险,带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实在有些吃力。可他坚持要自己走不肯让我抱,我也只好由他去。

“唔!”走着走着,灭绝星尘忽然停了下来,捂着额头闷哼了一声。

我急忙也停下来蹲在他面前。“怎么了,不舒服吗?”

“好像,身体有什么变化……我说不上来。”他皱着眉头,面色显得有些痛苦。

我把一直背在背上的扫把拿了下来递到他手里,“你试试看,现在能操纵你的武器吗?”

他的鼻尖沁出汗珠来,紧闭双眼嘴唇噙动,似乎在念咒语。

“好像不行……”我看了看周围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那只扫把也很不给面子无动于衷地立在我手中。“没关系,我们再往前走走看看,你还能行吗?”

他睁开双眼,深蓝色的眸子浮上一层不安,却依旧镇定地握了握我的手,“走吧,我可以。”

“小心!”叮的一声兵器轰鸣和天罡的叫声同时在我耳边响起,一只从树上猛地扑向我们的魍魉被天罡挡住。

我急忙起身挥手,十几道无形剑气同时朝魍魉砍下,总算让堪堪抵住魍魉手中利剑的天罡松了口气。

我顾不上那么多,抱起还处于呆愣状态的灭绝星尘施展轻功足尖点在树枝上,却看到魍魉突然从某一个方向潮水一般蜂拥而至,冲散了林间层层迷雾朝我们扑杀而来。

“快带他走!”天罡朝我喊。

我紧紧咬了咬牙关,让自己足够冷静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我恨透了这样的选择。我不想让天罡一个人留在这里御敌,可是带着一个毫无战斗力的孩子在这里显然更不是明智之举。

“快走啊!不就是几十只魍魉么,我应付得来!”天罡回头倔强地朝我吼道。

我牙关颤抖,只好朝林子深处冲去。

“对不起……”他趴在我肩上,声音似乎有些虚弱。

“你怎么了?”我急忙找了个平坦的地方将他放下来。

“那边……”他蓝色的眸子不复清明,一明一暗的光芒闪动着,指向一个地方。“好像,越接近那边,我身体里那种奇怪的感觉就越强,麻烦你……”

“不麻烦!”我急忙把他又抱起来,强忍住眼眶的热意,“我们不是已经是伙伴了吗,所以别再说这种客气的话!不管你想去哪里,我都会帮你!”我的额头也沁出汗水来,心中强烈的不安代替了原本的信心百倍。我总觉得似乎有什么阴谋在那里等着。可是他思家心切,我说什么也要带他去看一下。

“谢……”他说了一个字,又似乎想起了我的话,突兀地止住了声音。

在几乎到了森林边缘的地方,突兀地出现了一个洞穴。那里原来本应该有一条可以通往绝情谷的路。

我远远地看到了那个洞穴,不安总算散去了一些。“你看,那里一定就是和时空裂隙有关的地方,这里之前没有洞穴的!”

我迫不及待地抱着他从树上跳了下去,便想冲进洞穴,却被一个我再熟悉不过的身影一步步逼退了出来。

“木、木剑?”我把灭绝星尘放下来藏在身后。“我们之间的恩怨自己解决,你不要伤及无辜!”

木剑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冷冷的笑意,缓缓开口,“你总是为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人拼尽全力呢。”

我握了握身后那只手心里尽是汗水的小手,让自己努力镇静下来。“他不是无关紧要的人,他是我的伙伴。我会帮他回到家乡,而你……会像以往的每一次一样,败给我。”

“无,剑……”我的话显然激怒了他,他的眼神变得阴鸷,眉头紧皱。“那么这一次,你会失去你所谓的伙伴,并且会死在我的手中。”他一字一顿地压低了嗓子威胁我。

我的指尖开始颤抖,他的眼神让我想起我第一次被他“杀死”的情形。

“木剑,”我放开灭绝星尘的手,朝木剑走过去。“我记得第一次你把剑刺进我胸口的时候,你的手在颤抖。”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对他笑了,“不知道这一次,你会不会再失手。”

我听到他的呼吸颤抖了起来。

“保护好这个他创造的世界,就是我的荣耀。”

我一步一步向前逼近他,挥手出招。

狂风呼啸,树木发出哗哗的响声。我在身体周围布下剑气阻隔那些席卷而来的细碎枝叶,却依然有不少擦过我的身体,所至之处皆成一道道血痕。

飞花摘叶,皆可伤人。在树林里和木剑对决,绝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何况我还要分神去保护灭绝星尘。

狂风之中,小小的身体蜷缩在一起,要靠在一棵树下才能不被狂风带走。

“你的剑招变了。”过招太快一切都成为残影,而木剑的声音却在我耳边清晰地响起。

“有幸得高人指点。”我咬了咬牙关努力让自己镇静,剑气和空气摩擦发出尖锐的声音,把逼至我周身的锋利木枝悉数劈碎,发出嘭嘭的破空声。

“无剑——”咆哮的风声里,一个稚嫩的声音穿破长空到达我的耳中。

我急忙转身,木剑手执一根尖刺朝我后心刺下来,我来不及后退,收了护在灭绝星尘身前的剑意去挡这致命一击,却看到木剑勾起一个冷冷的笑容。

我的心里咯噔一声,毫无章法地收起了我的所有招式,朝那个小小的身体扑过去。

带着枝丫的木刺刺入了我的右肩,带着钻心的疼痛。那根木剑像是一条有生命的蛇,还在狠狠地啃咬我的骨血,几乎要刺穿我的身体。

血色染红了男孩素白的面孔,他深蓝色的双眼不可思议地瞪着我,颤抖地把手伸到我背后,拼命地拔那根木刺。

“别、别管我……”我伸出还能动的那只手勉强地擦了擦他脸上的血,笑着指了指那个山洞。“你看,那里,那道紫色的光,应该就是时空裂隙。走吧,我没事……”

透明的液体从他眼中涌了出来,将他面上的红色冲刷出一条一条的痕迹。“无剑……”他呀呀切齿地用力,那根木枝终于不敌他的力气,一点一点从我的身体里被抽离。

“要想登上荣耀巅峰,应该先守护好身边的人。你不是说我是你的伙伴吗?这次,就换我来保护你。”

铺天盖地的疼痛从肩头弥漫开来,我几乎听不清他地声音,只觉得眼前一会黑一会白,视野都模糊了。

疼痛带来的短暂晕眩里,我似乎跌进了一个可靠的怀抱。也许因为太久没有人抱过我,我一瞬间被这个怀抱带来的不适应惊醒过来,发现面前已经赫然是那个带着高高的尖顶帽子,装束奇特的银发少年。

黑色的披风在他身后猎猎作响,总被我调侃的扫把泛着奇异的光芒。

也许这就是巫术吧。我想。他的手放在我的伤口上,似乎驱散了一些痛感。然后他握了握我的手。“等我一下。”

我一边运气疗伤,一边点了点头。

他飞向木剑,身形诡异难以捉摸,就连我也只能捕捉到黑色披风在空中留下的影子。地上有一片炫目的火光燃起,他上方的天空突然变得风云莫测,万千星辰闪烁着忽明忽暗的光,仿佛他是那片绚烂星空的王。

可惜木剑向来狡猾得很,总是留有无数后手,他总能逃掉。

比起他变小的样子,恢复正常的灭绝星尘反倒让我觉得有些陌生。他停在我身边蹲了下来,就像我无数次蹲在他面前那样,神情复杂地对我笑了笑,眼底有压抑的晦暗光芒。

“对不起。是我太急着离开拖累了你。”

我按着肩膀勉强地朝他笑,“不是说了,伙伴之间不要客气吗。”

他抿紧嘴唇点了点头,“好。”

“走吧。”我已经维持不了笑意,只是拼命地咬了咬下唇把即将涌出来的泪水咽了回去。

他表现出一丝犹豫,那个总是非常内敛的人此刻眼神中写满了痛苦和挣扎。

“我死不了,我可是五剑之境的基石。你不用担心。”

他垂下头揉了揉眉心,然后重重地点了点头。“嗯,我相信你。”

我忍着痛微微地把手握成拳抬起来伸到他面前,“我们,都要……在各自的世界里,守护好自己的荣耀。这是……第二个约定。”

他垂着头,只是重重点头。“好。我答应。”少年的声音带了一丝压抑的低沉。

两片柔软冰凉的物什贴在我额头上,我的睫毛颤栗着,仿佛在诉说着我怎么也掩饰不了的不舍。如果我的手臂没有受伤,也许我会任性地伸出手去拥抱他。



最后是天罡把我搀回剑冢的,他倒是毫发无伤,一路上对我好一顿数落。

“所以……我过去的时候,你们在说什么?”

我瞟了他一眼,扬起一个淡淡的笑。“秘密。”



评论(20)
热度(124)

© 卖甘蔗的寒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