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撒糖300年,承包全国甘蔗田。

写bg的,文拒转载

本质主角厨

灵蛇本命,粉丝滤镜一万层

墙头:梦间集/全职/一人/idolish7/恋与退坑周夫人

乙女向除了已有官配角色基本都吃得下。腐向挑食,基本只吃原耽官配。

喜欢小红心小蓝手,能给评论就真是太感谢了

【楚留香bg】天光 01

*不知道是不是坑,缘更慎入

*朋友,暗云bg了解一下?后续带小明玩

 

 

 

我不怕独自行走在黑暗里,我只怕窥见天光时偶然遇见了你。

 

 

暗香弟子完成了刺杀任务之后出门又遇到仇家追杀,委实算不得什么稀罕事。不过这一次对方倒像是早有准备似的穷追不舍,颇有一股不取到他性命誓不罢休的气势。


“噌”的一声破空声打破深夜的寂静,泛着冷光的三角箭头像流星一般追逐少年的身影而来。


“唔!”他被弩箭的力道带的一个踉跄,险些从屋脊上摔下去,脊背上瞬间就痛出细细密密的冷汗来。


少年的喘息开始凌乱起来,一手扶着几乎被刺穿的肩膀钻入无光的小巷,往镇子边缘草木葱茏的地方赶。


越跑越觉得身体脱力,少年紧抿在一起的嘴唇不禁吐出几个脏字来,心道,“看来……天要亡我!”


肩膀痛得像是骨头马上就要碎裂,手臂仿佛即将离他而去。正在此时他瞥到一个敞着门的院落,不管三七二十一就钻了进去,藏在一间小屋和墙壁的暗影里。


少年心里正嘀咕是谁家这么大意夜晚连门都不关,便瞥见主厢房里走出一个提灯的人影,看样子是个年轻姑娘。


毕竟已是深夜,少年有些吃惊,不得不捂着肩膀又往阴影里挪了几尺,拼命地屏住呼吸,痛得后背冷汗岑岑。


从卧房里出来的清瘦人影蹲在小院的一片植物前似乎采摘了什么东西下来,然后放在盒子里,走进东侧的小屋将盒子放了进去。


小屋的门与少年所藏的阴影不过相隔十几尺,少年的牙关都在发颤,用尽了力气才将因为疼痛即将破喉而出的呼声压住。


房间里传来水声,似乎是姑娘在洗手。片刻之后她端着一个水盆走了出来,朝院门走了过去。


原来她开着门是要倒水啊。少年微微松了口气。也对,这世道怎么会有人夜晚睡觉不关门呢!

 

姑娘端着水盆走到门口,却被两个蒙着面的人逼退了回来。

“你刚才有没有看到一个受伤的黑衣人?”略显壮硕的蒙面人问道。


少年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拼命地咬住了自己的手才能让自己不发出一点声音。他并不想害死这个姑娘,可是他也不想丧命。


左右这姑娘不知情,这两人应该不会难为她吧?他听到自己的心跳扑通扑通地几乎要冲破胸膛。


姑娘倒是没有表现出多么害怕的样子,只是轻轻摇了摇头。“没看到。”


“你知道窝藏杀人犯会是什么后果吗?”另一个人凶悍地眯着眼向前走了一步逼近姑娘,咬着牙威胁道。


空气安静了片刻。姑娘背对着他,他不知道她此刻露出了怎样的表情,大概很害怕吧。他有些不忍地闭了闭眼,心底连连道歉。


“我没有窝藏杀人犯,也不需要知道后果。”姑娘声音清冷,不卑不亢,倒不像是多么害怕的样子。“还有事吗?我这水要端不动了。”


“你……”暴躁的蒙面人正要发火,被他的同伴拉住了,摇了摇头。
见他们也没继续说话,姑娘便直接绕过他们,把水泼在了门外不远处的水渠中,水声在空旷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清晰。


“姑娘,我们没有为难你的意思,如果那人真的藏在这,你恐怕很危险。”

“我家里藏没藏人我自己难道不清楚吗?”姑娘单手提着盆子一手提着灯,突然提高了声音。“滚,不然我去报官了!”


“臭娘们,我!”

“算了,别惹事。走吧。”还算有些头脑的那个盯着姑娘看了半晌,拉住了他暴躁的同伴,转身走了。

少年没想到这姑娘如此大胆,一时间也有些吃惊,听着那两人总算走远了,他暗暗松了口气。


“出来吧,他们走了。”姑娘把小屋的门合上,立在门前,微微地朝屋子和墙壁的窄缝侧了侧头。

暗香的身体僵在阴影里,双眸圆睁。按理说这种情况下他应该把这姑娘杀了灭口才对,可她刚刚救了自己。何况她能发现屏息凝神的暗香杀手,想必此刻的他也不一定打得过这女子。


两人就这么僵持了半晌。

姑娘自鼻息中轻哼出一声笑来,转身就要回屋。

只听到身后一声重物着地的响声,惊得她下意识头皮一抖。


“哎……救得一人便是一人。还能怎么样呢?救吧……”姑娘自言自语地把已经不省人事的家伙拖出来,嫌恶地拍了拍他身上的土,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终于把他拖回了屋子。

 

少年醒来的时候闻到一点淡淡的香气,和他所闻到过的暗香所制的香料味道全都不同,那是一种淡淡的、古朴的、让人闻上去就觉得整个人心情变好的馨香。

当他发现这种香味来自什么物件时霎时就整个人从脸红到了脖子。


“哇啊啊……”他挣扎着把盖在自己身上的陌生棉被一把掀起坐了起来,肩膀的痛感让他一时没忍住喊叫了出来。

“叫什么叫啊……”趴在床边的娇小身躯抬起头看了看昨天还不省人事现在又已经生龙活虎的少年,不禁扬起了嘴角,觉得他还挺可爱的。


少年龇牙咧嘴地眨了眨眼,看到姑娘睡眼惺忪又微微含笑的模样不禁愣住,心脏不受控制地狂跳起来,双颊烧红。

这次受伤的不良反应好厉害啊。他暗暗地想。


“你是暗香杀手吧。”姑娘起身理了理头发和衣襟,淡淡笑道。

“呃……我,我……”他的大脑还没从自己光着上身从一个姑娘的被子里钻出来这件事里缓过来,一时间舌头打结,呆愣地眨着眼不知道自己该作何反应。


“傻了吗这是……”姑娘凑到他面前,仔细端详了他一番,又把手放到他额头试了试温度,自顾自地喃喃,“好像是有点发热。”


“没、我没事,没事!”少年急忙躲了躲,心跳得仿佛比被仇人追杀时还快。


姑娘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起身把一盆染成暗红色的水端起来出了门,走到门口又顿住脚步,微微转头道,“你中了毒,还要再调理几天。还好你中箭没多久就遇到了我,否则你现在已经死了。”


少年有些后怕,轻轻动了动肩膀,突然觉得还能感知到痛是件多么值得庆幸的事,看着姑娘正迈过门槛的背影小声道了句谢谢。

 

后来他才知道姑娘原来是云梦弟子,难怪她敢在那些蒙面人面前那样嚣张,见到杀手也毫不畏惧。


虽然他也可以选择离开这里去找自己熟识的郎中,可是不知怎的,就听了那云梦姑娘的话暂时住了下来待余毒清除。


或许在黑暗中行走久了,看到一点光明就会格外贪恋。他恹恹地靠在床榻上,看着姑娘一会抱着药罐子,一会捧着纱布,来来回回地走进屋外的阳光里,又走回屋子的阴影里,眼神不自觉地追随着她的身影。


姑娘察觉到他的目光,回头瞟了他一眼。


姑娘素白的面孔洒满了阳光,耀眼得有些不甚真切,浅蓝色的裙子随着风飘扬起来,好像她随时就会消失在那片光里。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似乎笑了笑。


少年急忙收回目光,才惊觉自己失礼地观察了人家许久,又是羞臊又是纳闷自己怎么会这样。


或许真是摔坏了脑子。他想。


“我还没问过,你叫什么名字?”姑娘抱了一床刚晒好的棉被进来,把他的身体轻轻扶起来,把棉被垫在他身后,把汤药递到他手中。


她的指尖比少年裸露在外的皮肤温度要高些,仿佛在他身上点了一簇火花,那火花随着经脉呲呲地点燃了四肢百骸,最后在少年心底轰然炸裂开来。


他其实没有名字,杀手都是孤儿,作为一件兵器培养出的孩子,而且还并不是什么上好神兵,哪来的名字?同门都叫他十五作为代号。可若是跟别人说他叫十五这么随意的名字,会被嘲笑吧?


“我……我叫阿横,横行霸道的横。”一碗苦药入腹的空隙,他随口编造了个名字,自己还颇为满意。“你以后就这么叫我。”


姑娘正在解他身上的绷带,闻言抬眸看了看他满脸通红的样子,不禁楞了一下,然后笑了。这人虽然是暗香杀手,眼底竟然没有戾气,倒是有双干净的棕色眸子。


评论(20)
热度(187)

© 卖甘蔗的寒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