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撒糖300年,承包全国甘蔗田。

写bg的,文拒转载

本质主角厨

灵蛇本命,粉丝滤镜一万层

墙头:梦间集/全职/一人/idolish7/恋与退坑周夫人

乙女向除了已有官配角色基本都吃得下。腐向挑食,基本只吃原耽官配。

喜欢小红心小蓝手,能给评论就真是太感谢了

【楚留香乙女】一个吻能解决的问题就不要废话了-方思明

*今日段子,打算再写写别人,下一个是蔡师兄


你从小酒馆出来恰好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墙角一闪而过。

虽然怀疑是自己思念过度产生了幻觉,还是毫不犹豫地追了上去。

“方思明!站住!”你从前是决计不敢用这种口气冲他喊的,可被他一失踪就是好几个月飞鹰传信也不回的作为弄得你心情郁结,再加上喝了些酒,胆子也就大了很多。

他背对着你,裹着黑袍的背影仿佛下一刻就要融进黑夜里,终究还是长长叹了口气没忍得下心继续消失下去。

看他停下,你反而愣在原地,很想一个箭步冲过去抱住他,又很怕这是一场空梦,你一动梦便醒来,那人从未出现过。

“很巧啊。”他转身朝你看去,金色的面具在皎白月光下泛着清冷的光泽。

听到方思明的声音,你心头一热,一瞬间什么也顾不上思考了,三步并作两步并不怎么平稳地飞奔过去,向窄巷中的漆黑夜色借了十二分的胆量,踮起脚勾着他的脖子对着两片薄唇狠狠地亲吻了过去。

你听到他急急地喘了一声,连鼻息都动听得要命。如果此时你睁着眼就会发现方思明惊得瞪大了的异色双眸中竟然有一丝慌乱和错愕。可你哪里敢看着他,光是把距离拉得这么近就已经用光了你的勇气。

心跳几乎要冲破胸膛,你气息颤抖着探出舌尖青涩又讨好地勾了勾他的嘴唇。

“!”被那一点湿软触碰到,方思明惊得手腕抖了抖,下意识地把你推开来,抬手就要去蹭掉嘴唇上尚残留的温热。

“不许蹭!”积攒了许久的思念和怨尤还有委屈一起涌了上来,你捉住他的手腕耍赖似的喊道。

方思明竟然就妥协地放下了手,任由你抓住他的手腕,欲言又止地望着你通红的双眼。

“你不是说不敢占有的喜欢不是真正的喜欢吗!所以你对我的喜欢的回应就是躲着?你知不知道我找你找的多辛苦?”本来决定再见到他时一定要心平气和地谈谈,可是真正面对面时理智的弦立刻就崩坏了,话里全是藏不住的委屈。

“我只是……”方思明已经很多年没有遇到过这样棘手的人,如果他真想躲着一个人,他能让你一辈子都见不到他,可他偏偏又盼着被你找到。

“你应该知道,我是个残缺之人。你又何必这么执迷不悟……”他的声音有些艰涩,喉间仿佛堵着东西一样连喘息都变得困难。

像他这样的人本不该拥有这种多余的感情。

“我知道。”你垂下头,不忍去看他的眼神。有些事接受起来很难,有的人花上一辈子也接受不了。

“我还有很多仇人。”

你点了点头。

“我也不像你那些正道朋友。我并不是什么好人。”

你肩头颤抖着环住他,把脸埋在他胸前。“那又怎样?”

“很多东西,我都给不了你,你真的不要……”

你哭着打断他。“我知道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是方思明,你连能给的信任为什么都不肯给我?江湖儿女说了喜欢就不后悔!我们一起经历过很多事你为什么还是不信我……呜呜……”

你哭了半晌,听到头顶上那人长长地叹了口气,哑着嗓子缓缓吐出两个字。“蠢货。”

你正欲抬头,却被他用力地扣着肩膀一把抵在石墙上,他的一只手臂却还撑在你背后防止你碰到冰冷的石壁。

你嘴唇抖了抖,却不知道说什么,只好睁着一双哭红的婆娑泪眼怯怯地望向那双似笑非笑的眸子。深棕色和琥珀色的眸子闪着像护食的猫儿那样充满侵略性的光芒。

“刚才给过你很多次后悔的机会了。”

你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不后悔!”

“哦?”他伸手捏住你的下巴,有些发凉的金属饰物硌着你的皮肤。“现在后悔也晚了。”

“看来我有必要教你一下到底什么是真正的喜欢。”


评论(18)
热度(890)

© 卖甘蔗的寒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