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撒糖300年,承包全国甘蔗田。

写bg的,文拒转载,婉拒腐向拉郎

灵蛇本命,粉丝滤镜一万层

墙头:梦间集/全职/一人/idolish7/恋与制作人/遇见逆水寒/恋与漫威/反正哪有plgg哪有我

喜欢小红心小蓝手,能给评论就真是太感谢了

ky一般不看简介不过还是要说,拒绝大多数腐向拉郎言论拒绝乙女腐拒绝女主黑,来就送锤爆脑壳服务

【楚留香bg】天光 04

《天光》(暗香x云梦)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这章小明笔墨比较多所以打了下tag

*朱文圭吹勿入本章,会踩雷


江南的雨总是说来就来,像个刁蛮任性的姑娘,摸不透脾性。


细雨无声,姑娘在河边站着出了神,竟没察觉雨丝早已悄悄沾湿了她的衣服,一头黑发也染了湿意,额前垂下的细碎发丝上偶尔挂着几颗调皮的细小雨珠。


直到油纸伞罩在了她的头顶,让身边本就黯淡无光的夜色更黑了几分,姑娘才猛地回过神来。


“这季节出门不知道要带伞么?笨。”来人一袭黑色斗篷,戴着奇异的尖长武器的手指竟然也能执一柄伞,看上去颇为违和。


姑娘笑了笑,执意接过了伞,努力把伞举高过面前比自己高出不只一头的男人头顶。“我出门的时候天气还很好呢。思明兄找我何事?又要喝酒吗?”


忽的一阵风吹来,姑娘手中的灯忽明忽暗地闪了几下,男子的神色在跳动的烛光中显得不甚真切。


“不是。我来是想向你打听一个人。”


“谁?”姑娘转了转手中灯盏通风孔的朝向,听闻此言心底突然生出一丝不安来。


“之前总是跟在楚留香身边那个女子。”方思明伸出手,握住姑娘执着伞柄的那只手的纤巧手腕,金属的冰冷感和掌心的灼热同时传了过去。


姑娘的手腕抖了抖。方思明只是将伞往她那边推了推。


“蓉蓉姐?你打听她做什么?”姑娘被他的动作弄得愣了愣,不动声色地垂下眼帘去。就算她喜欢方思明,可如今他仍与她身在殊途,不可大意。


“呵。”方思明突然冷冷笑了一声。“想必你这个蠢货也不知道,苏蓉蓉是暗香的人吧。”


姑娘确实对此闻所未闻,惊诧地抬头,“你说什么?”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不该下意识地就听信他空口无凭的一句话,又抿抿嘴道,“不管蓉蓉姐有什么秘密身份,但她处处帮我照顾我是真的。”


方思明冷冷地扬了扬嘴角,“义父想对暗香有所动作,如果你知道她在哪,告诉我对你没坏处。”


“对我没坏处?”姑娘深深皱眉,“那可是我最好的朋友。”


“你不是说我也是你的朋友么?你若真将我当朋友,就应该帮我一起实现义父的宏图伟业。这是个很好的机会。”


“如果哪一天你义父的宏图伟业的路上我也成了挡路的那个人,你是不是也会这样轻描淡写地……”


“会。”姑娘的声音颤抖着,几乎消散在雨声里,方思明没有让她说完,直截了当地回答道。“所以,别再那么执迷不悟了,以后也不要给我寄那些我不缺的东西。”


雨越下越大,雨滴噼里啪啦地砸在伞面上,方思明的声音穿透雨声传到她耳朵里,一字一句听上去都让她的心一寸寸冷下去。


姑娘凄厉地笑了笑,眉峰颤抖。“你义父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最清楚不过了。方思明,我多想把你拉到正道上来,哪怕,哪怕你有那么一丁点想要走出来的愿望我都会拼尽全力去帮你对抗那些黑暗……可是你……”


一阵清脆的拍掌声打断了姑娘的话,两个穿着蓑衣的人影从灯火照不到的阴影里缓缓地朝他们靠了过来。


方思明挪了挪身子把云梦姑娘严严实实地挡在身后,朝人影的方向谦恭地微微曲腰,垂下高傲的头颅。


“义父。”


“好一个痴情女子,看来我们万圣阁要有少夫人了啊,呵呵呵。”跟在后面的人影是个女子,她娇笑着的声音穿透雨幕,听得人脊背一阵发冷。——正是十二连环坞里见过的那个神秘女子的独特嗓音。


姑娘朝前一步,站在方思明身边,转头看他,“我以为,你是一个人来的。”


方思明动了动嘴唇,却没来得及开口。


“可笑,你真以为思明会被你蛊惑?”微微有些佝偻着背的男人一步步走进灯火照亮的圈子里,昏暗的光线里显得面目狰狞。“你太小瞧我一手调教出来的儿子了,哈。反正云梦迟早也是要被我击溃的,不如就从你开刀吧。思明,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姑娘咬着嘴唇转头看着身旁的男人,这或许是她头一次离他这样近,几乎是肩膀靠着肩膀的距离,却也是头一次觉得,离他这样远,他已沉于黑暗的泥沼,以她的渺小力量无法将他拉出黑暗,或许反倒更让他迷惘痛苦。


“你们就是这样一次次逼他做出最痛苦的选择吗?”姑娘声音清明,如朗朗月光。“义父?你也配!”


“闭嘴!”方思明转头咬着牙凶狠呵斥道,然后将身子弯的更深。“义父,此时杀死云梦弟子,恐会坏了大计,请义父三思。”


她还从未见过如此低声下气的方思明,内心说不出的酸楚与绝望。


她终究无法把他从泥沼里拉出来。


“呵,既然这个立功的机会少主不要,那不如就让给小女子我吧。”女子声音越发娇俏,然而话语的内容却是教人胆寒。


姑娘轻盈地抬了抬手,暖色的橙红色烛光忽然变成了诡谲的淡蓝色,整个灯罩都泛出幽幽冷光,再不见烛芯的形状,她像是执了一轮月亮在手中。


“就凭你?手下败将!”姑娘冷冷地笑起来,漆黑的眸子映着幽蓝的灯火。“朱文圭,劝你一句,杀了我对你没好处。”


方思明的手颤了颤,一步一步挪出伞下,走到他义父的面前,抱拳倾腰。“义父,她算不上什么威胁,我们还是应当低调行事。”


“呦,她已经能左右我们少主的决断了,还算不上是……”女子踩着妖娆的步子不紧不慢地往前走,忽的右脚一个借力,便如瞄准了鸟儿的猫一样扑向那团蓝光。“威胁吗?”


方思明藏在宽大黑袍里的脊背蓦地抖了抖,一瞬间似乎体会到了一种肝胆俱裂的恐惧。他可不认为没有楚留香那一干朋友在身边的云梦小女孩真能打得过林清辉。


也许他此时应该先一步动手,那么功劳是他的,他也不会失信于朱文圭。可是一时间天崩地裂似的惧意让他没有权衡的余力,他下意识地就冲上前去挡住林清辉。


方思明以为自己同她相交数年,这个云梦女孩在身体蜕变得成熟的同时脑子也该多少有些长进,可她似乎从未变过,一点也没变。


在两人关系一度僵化默契地断了联系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方思明无意地打听到过很多事。


江南那个小镇住着一位妙手回春的云梦姑娘,大家都说她大方温婉,冷静从容,人美心善。富人愿意付她出诊费几倍的酬金,穷人受她恩惠逢年过节都会送上自家土产。


什么啊,明明还是五年前初遇时那个不知天高地厚又执迷不悟的小蠢货。


还是那样冲动,脑子发热,愚蠢至极。


方思明看到面前妖艳的女子明明被自己死死钳制住了,却似是讥讽又似惋惜地笑了笑。这一笑让他觉得仿佛被一道惊雷劈中,大脑轰鸣,头皮发麻。


滂沱的雨声里,他听到姑娘像是抽噎地低鸣了一声,一柄短刃贯穿胸口,血色瞬间染红了她淡蓝色的衣衫。


油纸伞缓缓地从她手里滑落,啪嗒一声砸在雨里,颤抖着滚了滚。


她身后微微笑着的,是方思明叫了几十年义父的男人。


方思明发狠地咆哮着用尽了浑身的力气握着女人的手腕重重地把她甩开,妖娆女子还未来得及露出惊惧的神色,身体便像一只轻盈的风筝飞了出去,而后重重地砸在树上。


朱文圭知道,只有把方思明心里这最后一点温情扑灭,他才会成为最趁手的利器。所以他不惜亲自出手对付这个在他看来不过是个孩子的云梦少侠。


“你知道吗,你和他认识的时间,还没有他养狗的时间长……你以为你能把他从我手中夺去,事实上你连他的一条狗的不如。我杀了他的狗,他尚且会落几滴眼泪,而你……就像这场雨,过不了几日,便会消散在他记忆里。”朱文圭阴鸷地笑着,放开刀柄拍了拍手从容地后退。


“是吗……”姑娘伸手按住伤口,惨白的脸色映着幽蓝的灯火,面容平静,只有剧烈颤抖着的睫毛和指尖暴露了她正承受着剧烈痛苦的事实。“事实上你我都知道,”姑娘癫狂地无声地笑起来,血顺着唇齿间的缝隙涌了出来,像是午夜游荡的厉鬼。


纵然是见过许多可怖死相的朱文圭见状也笑不出来,嘴角抽动着后退了两步。


“你今后的每一刻,都会活在下一刻就会被背叛的恐惧里。”


朱文圭的面容变得扭曲,从后腰又抽出一把刀想要上前,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像是有什么东西缠住了他的手脚。


周围的环境变得诡异起来。姑娘手中的灯发出“滋滋”的声音,天上的闪电像是落了下来,从灯芯里窜出,穿过朱文圭的身体,像是一条软件一般将他刺得立刻鲜血淋漓。


姑娘回头对站在雨中面容不慎真切的黑炮男人笑了笑,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方思明跌跌撞撞地走过去,像一个腿脚不利的醉汉一样,几丝银发垂了下来,立刻就被雨水打成一缕一缕。


无边无际的雨声此刻在他耳中都寂静了下去,万物都没有了声音,只有濒死之人的低喘声落入他的耳中,像是一根一根的针,不断地把他自以为早已经麻木冰冷的心脏刺得鲜血淋漓。


带着利刃的暗器携着凌厉的杀气破空而来,方思明下意识地往后撤了撤身子,那暗器便“嘭”得一声钉在树上,入木极深。


什么人?难道义父还带了人来?方思明转头朝暗器来的方向望去,却只见一个影子掠到云梦姑娘的身边,在她倒在地上之前把她接住了。


那人穿着一身劲装,单凭一个暗器招法并不足以看出他的武功路数,可他用来蒙面的黑巾还有发式倒是像极了暗香弟子。


方思明正欲抬脚,对方腾出一只手溢满杀气地用手中兵刃指向他,“别过来!离她远点!”年轻的声音带着遏制不住的怒意。


方思明颔首,从袖子里摸出一个瓶子,丢了过去。


少年没接,仍旧用刃尖指着他,瓶子在雨水中滚了两下,落在姑娘手边。


“给她吃了,不想她死的话。”方思明咬着牙一字一句地劝说道。


暗香少年的手有些颤抖,黑色面巾下的鼻尖抖了抖。


“你要让她死吗!”方思明红着眼咬牙切齿地低声吼。


姑娘仿佛被这声低吼喊回了一些意识,她努力地动了动手指,去够手边的瓶子。


少年气急败坏地急叹一声,咬着牙用袖头狠狠抹了一把眼睛,把兵刃放回,颤抖着手把药瓶拿起来。


看着姑娘已经有些涣散的眼神,却仍然露出求救的渴望,少年压抑着喉咙间涌上来的哽咽把她再抱起来一些。


“楼姐姐……你不要给我出这种难题啊……我……我选不来啊……”少年看了看手中白色的药瓶,咬着牙狠狠把瓶塞拔开了,把里面的药丸倒出来喂给她。


“带她去云梦。”方思明看她终于吃下药丸,松了口气,把地上破了一半的油纸伞捡起来慢慢走过去,挡在姑娘上方。


暗香少年抬头用充满恨意和警觉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即便他蒙着面方思明似乎也能看到他脸上那种鲜活的少年人的表情。


他就在方思明像是蒙上了一层灰色的目光里把姑娘轻轻抱了起来,又瞪着眼无可奈何地接受了方思明把伞也插在他怀里。


“别让我再看见你!”少年狠狠地剜了他一眼,转身慢慢走了,嘴里还嘟囔着什么。


“对不起楼姐姐,怪我来晚了……但是你一定要醒过来好不好?”

“楼姐姐,你一定要醒过来,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呢……呜呜”


天上雨势已经变小了很多,可是少年人浅棕色的眸子却下起雨来,有的落在姑娘已经湿透的衣服上,融入那片浓重得化不开的血色,有的顺着他的脸颊落下,被用来遮掩容貌的面巾吸去。


-TBC-


评论(12)
热度(100)

© 卖甘蔗的寒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