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撒糖300年,承包全国甘蔗田。

写bg的,文拒转载

本质主角厨

灵蛇本命,粉丝滤镜一万层

墙头:梦间集/全职/一人/idolish7/恋与退坑周夫人

乙女向除了已有官配角色基本都吃得下。腐向挑食,基本只吃原耽官配。

喜欢小红心小蓝手,能给评论就真是太感谢了

【恋与】Queen和Ares

*黑化女主和半黑老许

*一个摸鱼产物,题目随便起的,没头没尾没逻辑慎入。

 

 

来人站在昏黑的巷子里,目光泛冷看着许墨。

“Ares,虽然你很强,但是你应该也很清楚,如果再没办法让queen觉醒,你的下场……”

“我很清楚,谢谢提醒。”许墨的声线依旧动听而富有磁性,可是语气却疏离又冰冷,和平日里总是温柔含笑地看着你的许墨判若两人。

 

看到这一幕你一定会吃惊于他此刻的模样——眼神漠然,全无表情。

——如果你没有提前一天预知此刻的话。

 

“Ares,你、你做了什么!”站在暗处的同伴突然慌乱地低喊道。

许墨的眼角跳了跳。实际上在这样的夜色里他并不太能把周围看得很清楚,和通信员见面他也不会特意去戴上眼镜。“我什么都没做。你——在试探我?”

他并没有听到同伴的回答,反倒是捕捉到了他身后几声压抑的低笑声——像是那种发自内心的、忍也忍不住的笑声。

 

冷意瞬间蹿上脊背,许墨的额头立刻就沁出冷汗来。他绝不会认错的,你的笑声。

 

“Ares在骗你哦。”他听到女孩一如既往的轻软的声音,叫着他另一个永远不想为你所知道的名字。

 

许墨往前走了一步,依旧冷然的声音里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抖。“别动她。”

 

黑暗中只有“嘶嘶”的几声低吼,像是患了重度感冒的人喉咙完全哑掉,拼命地想要说话却发不出声的声音。

 

许墨的脚步僵住。对你的处境的担心影响了他的理智,他此刻才明白你那句话的意思。

 

“你们这个组织的人原来这么弱啊……这样也叫evoler?”你轻盈地跳了一下躲开重重倒在地上的尸体,朝许墨走了过去。

 

“他怎么了?”许墨知道你大概是觉醒了evol,不管组织的人怎么样,总之你没事就好。

 

“我不知道啊,大概是死了?”像是在回答你的疑问似的,背后那个人抽搐了一下。

 

你转过身去微微弯腰,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原来还没死啊。其实Ares没骗你,他不知道我觉醒了呢,所以不许怀疑他哦。”

 

那人一动也没有动,似乎终于完全变成了一具尸体。

 

“你对他做了什么?有没有留下指纹?凶器?”

 

你闻言开心地笑起来,走到他面前。

 

熟悉的面孔出现在面前,但是那双眸子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变得截然不同了。总是觉得完全在他的掌控之下的女孩忽然让他油然而生一股浓烈的惧意,可他还是温柔地笑了,伸出手轻轻环住你。

 

看起来他以后不需要再对你说“别怕”了。

 

“许墨。”你轻声叫他,伸手抚摸他的脸颊,淡淡地弯起唇角。

 

他的视野陡然变得清晰,清晰地看得到地上的灰尘,完完整整的尸体,夜色中的光点,你的发丝和睫毛。仿佛看到了一个不同的世界。

 

许墨的嘴唇抖了抖,神色有些讶异。他原本已经体会过在你身边感官会变得正常,然而可以将人的视觉强化到这样的状态,已经不是令人感到开心的程度了,更应该让人觉得惊惧。

 

难怪组织那样想要觉醒的queen。

 

这样的视觉体验只持续了半分钟,却已经长的让他觉得用VR看了一部科幻电影。

 

“没有指纹和凶器啦,我根本没碰他。痛觉也属于我能控制的感官之内,只是隔着空气捏了捏他的小心脏而已,完全不会被看出是他杀,所以放心。”

 

果然是令人惊惧的能力啊……许墨扯了扯唇角,头一次在你面前露出苦笑和无奈的神情。“嗯,那就好。”

 

“比起那个,许墨,你想不想永远获得正常的感官呢?”你弯起眼睛看向他。

 

怎么会不想呢?许墨的睫毛抖了抖。虽然现在的你让他觉得像是一个忽然注入进了一半魔鬼的灵魂的天使,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和天使祈愿还是在和魔鬼做交易,却还是轻笑着点了点头。“当然想。你的能力已经到这种地步了吗?”

 

也许他想错了,能够随手就赋予人永远的视觉和味觉能力的话,那已经是上帝或者说是神的力量了。

 

你露出完美的微笑,正如高高在上的女王那样按着他的后颈,另一只手则施予拥抱,把他的耳朵送到自己唇畔。

 

“可以啊,只要Ares永远呆在我身边,成为我一个人的战神,你不就会拥有五彩斑斓的世界,和永远甘甜的糖果了吗?”

 

“原来如此。”许墨笑了起来,把身子倾得更低,双手抱住你。“不胜荣幸,我的女王。”


评论(2)
热度(91)

© 卖甘蔗的寒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