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撒糖300年,承包全国甘蔗田。

写bg的,文拒转载,婉拒腐向拉郎

灵蛇本命,粉丝滤镜一万层

墙头:梦间集/全职/一人/idolish7/恋与制作人/遇见逆水寒/恋与漫威/反正哪有plgg哪有我

喜欢小红心小蓝手,能给评论就真是太感谢了

ky一般不看简介不过还是要说,拒绝大多数腐向拉郎言论拒绝乙女腐拒绝女主黑,来就送锤爆脑壳服务

【楚留香乙女】一个吻系列-萧疏寒

楚留香乙女/BG向粮食合集


*OOC慎入慎入慎入,哎最近也没脑洞手感也不好就凑合看吧,这还是摸了一周鱼才摸出来的……萧掌门的小甜饼

*武当掌门了解一下?这个系列还打算写南无生和原随云(flag已立)



看着萧掌门一如往日的淡漠表情,你有些挫败。这个人难道真的是太上忘情 ,早已跳脱出红尘?

 

萧疏寒不自觉地抿紧了嘴唇,的心跳突然变得有些不安起来。

 

他突然觉得今天的你,和往常那个带着盈盈笑意小心翼翼地攥着他的袖子把礼物塞到他手中的小姑娘格外不同。你从来不会像此刻这样满脸失望地站在台阶下不远不近地定定望着他。

 

如果你能明白他这样的出家人终究和你这种天真活泼的小姑娘不属于同一个世界,那就太好了。一个妙龄女子真不该将自己的大好年华浪费在一个不解风情的出家人身上。

 

可是为什么一想到你以后也许再不愿踏进武当山门了,就如何也抑制不住内心怅然若失的疼痛感。

 

“萧掌门……”

“阁下……”

不约而同地开口后,又是一阵令人有些难堪的沉默。

 

以往他会不紧不慢地朝你颔首,示意你先说,今天却只是敛了眸子声音一滞后继续自顾自说道,“阁下正值芳华,应当去追寻自己的快意人生。我一个出家人实在不足以让阁下如此牵挂。”

 

你眸子里的水汽更盛,绯色的嘴唇抿在一起,却还是止不住有些颤抖着。感情岂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事?

你头一次在他面前露出生气的模样,狠狠地又往上踏了一个台阶,气势汹汹。“你既然不喜欢我,干什么要收下我的礼物!”

 

“……”萧疏寒不动声色地朝后退了一小步,拉开与你的距离,眉头浅浅地皱了起来。明明是你强行塞到他怀里,甚至还偷偷放在他房间里的东西,他也着实不知道该以怎样的方式退还回去。

 

或许看到桌子上莫名多出来的玉佩不由得便会露出柔和笑意的萧疏寒也并没想把它退还给好像已经买通了所有看门弟子的狡猾小姑娘。

 

“那些东西在下并未用过,姑娘可以拿回去。”他思虑了半晌,也没告诉你,上次看到你武器上的玛瑙配饰碎了一小块后,闲暇功夫买了块璞玉回来打算做一个新的作为回礼送你。如果你打算放下这段不合时宜的尘缘了,他又何必让你平添烦恼呢?

 

“萧疏寒,是不是不管我做什么你都只是这种表情,这种反应。”你失望极了,并没有真的想把送他的东西拿回来,只是觉得一腔真心像是风吹在镜子上,带不起半丝涟漪,令你觉得气恼。

 

你虽然总是表现出心悦与他的模样,可也一直很尊敬地称他“萧掌门”或是“萧道长”,这样直呼他大名,大约是真的生气极了,委屈极了。萧疏寒略略咬了咬后槽牙,压下眼底浮起的情绪,才缓缓垂首应道,“嗯,我理应如此。”

 

“什么是理?”你看着他,眼圈染上红色。“就是我无论做什么你都不在乎?”

 

萧疏寒叹了口气,很想把你眼角的湿意拂去,却只是把握着拂尘的手紧紧握了握。“阁下善良单纯,玲珑心思,断不会为了让我在意便做出出格之事,又何必如此刁难。”

 

“是吗?”他突然表现出对你的人格很有自信的模样倒教你一时觉得下不来台,“哼,反正我以后也不来了,你说我不敢做,我还偏要做。”

 

这下萧疏寒真担心起来,万一小姑娘做出了什么不可挽回的事,那他可要愧疚一辈子了。他莫名想起自己有一个已走上歧路的弟子,眼皮不安地跳了跳。

 

你第一次见到他波澜不惊的面容上露出一丝迷惘忧虑的神色来,虽然只是极其细微的表情变化,仍然被你捕捉到了。你怕他以为你要去做什么有违他心中道义的事,笑着解释道,“你别怕,我既不坑蒙拐骗又不杀人放火,只是……”你顿了顿,微微踮起脚往他身前凑了凑,“只是做一件想做很久又不敢做的事。”

 

萧疏寒一时不知道该不该再朝后躲一躲,不假思索地顺着你的话问道,“是何事?”

 

你不答,嘴角微微挑起一点笑意来,伸手去揪他的衣领,十分粗暴地把他拽得不得不弯下腰来,然后踮着脚对着他颜色浅薄的嘴唇吻了过去。

 

萧疏寒未曾想到你会做出这样的事来,惊得嘴唇抖了抖,整个人都僵住了,却鬼使神差地没去推开你。他未曾想到原来亲吻是感觉如此奇妙的一件事,唇齿间的清冽味道和柔软触感让他晃神了片刻,心跳像是天崩地裂似的轰鸣起来。

 

你看到萧疏寒白玉似的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染上了一层薄红,一向严肃的面孔竟然显得有些可爱。你抿嘴窃笑着放开他,“萧掌门也会有板不住脸的时候,看来刚刚都是在骗我呀。”

 

萧疏寒抬手蹭了蹭嘴唇,目光复杂地瞟了你一眼。你以为他要对你发怒,没想到他只是低低叹了口气,沉声道,“胡闹。”

 

你理直气壮地点点头,“再不胡闹一次,以后就没机会了。总算看到萧掌门对人对事有了不一样的反应,不算亏。”你闭上眼,“来吧,我吃你一记斩无极就是了!”

 

斩无极倒是没吃到,你只是跌入了一个干净得像是揽过三月清风的怀抱。

 

“哎,真是拿你没办法。武当的看山弟子全都被你收买了,多我一个掌门也不算多。”


评论(12)
热度(478)

© 卖甘蔗的寒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