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撒糖300年,承包全国甘蔗田。

写bg的,文拒转载,婉拒腐向拉郎

灵蛇本命,粉丝滤镜一万层

墙头:梦间集/全职/一人/idolish7/恋与制作人/遇见逆水寒/恋与漫威/反正哪有plgg哪有我

喜欢小红心小蓝手,能给评论就真是太感谢了

ky一般不看简介不过还是要说,拒绝大多数腐向拉郎言论拒绝乙女腐拒绝女主黑,来就送锤爆脑壳服务

相思诫【下】【完结】

相思诫【下】

 

她把房子收拾得很干净,不像很多女孩(比如我)那样把衣服挂的到处都是。这个房子只有一室一厅,还有一个很狭小的厨房,看得出她一个人住的很惬意。让我在意的是客厅的窗边居然有一对杠铃。

 

进门之后正趴在沙发上的白猫轻巧地跳了下来,慢悠悠地朝我们走过来。猫咪很敏感,似乎是感受到了炮萝身上水淋淋的,本来想亲近她的脚步迟疑了下来,只是看着她换了鞋然后走进洗手间。

 

“你等一下,我去找拖鞋给你。”

 

“啊,好。”我有些拘谨,虽然我们在游戏里打打闹闹嬉笑打诨惯了,但真的面对面的时候还是会觉得多有陌生。

现实之中本就是人心隔肚皮,游戏里其实人与人又何止隔了那两根网线之间的距离?

 

她居然拿了双新的出来,一边用剪刀剪掉吊牌一边笑着说,“还好我没舍得把旧的扔掉,新的买了几周总忘记换,倒是让你先穿啦。”

 

我是个不善表达自己情绪的人,心里的感动和感激还有那种吃了糖一样的甜感难以溢于言表,我只好就傻笑着说了声谢谢。她就是这样一个人,有时候高冷地让你想浇她一壶热水,有时候又暖的一塌糊涂。

 

“我去换个衣服哦,你先坐。”她顺手把饮水机打开,就进去换衣服了。

 

我也想坐啊!可是想一想我的裙子上也沾了水,怕弄脏她的沙发,只好四处走走看看。

 

她动作很快,穿着一套白底有蓝色花纹的断袖短裤睡衣就出来了,手里还拿着两件,走过来塞到我手里。“换上吧,新的。”

 

光线很暗,我好像看到她闪烁的眼睛下脸颊微微泛红,我没来得及仔细看清她的表情她就去倒水了。

 

仔细看了看发现手里那套睡衣和她身上那套花纹一样,是粉红色的。我忍不出噗嗤笑了,调侃她,“想不到霸道高冷炮这么少女呀。你干嘛买两套?”

 

她自己拿了一杯水又放了一杯在茶几上,白了我一眼,“这套红的是打算送你的啦。生日礼物。”

 

“……真的啊”我被猝不及防地暖了一下。那种感觉就好像淋了冷雨之后进门吹到暖暖的空调。“我去换。”我在洗手间忸怩了好久才肯捏着自己湿不溜秋的衣服出来。我出来的时候她已经把我的箱子擦干了,正拿着几片脏掉的纸扔进垃圾桶。

 

“谢谢……”我感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就拿着衣服傻傻地站在那。

“座下喝口水吧。”

 

我点了点头坐下摸摸地喝着那杯温水。

 

“我去做饭。看看我做的西红柿炒鸡蛋能不能赶上你妈妈的手艺?”她笑的好像个小太阳,总觉得把衣服挂在她身边都能被她烘干。

 

“我帮你吧!我会打鸡蛋!”我一只手拿着衣架一只手举起来。

 

“你是小学生吗还要举手回答问题。”她这么吐槽道。

 

那天我如愿以偿地住在了她家。一方面是因为想要近距离接触女神,另一方面是觊觎她的空调。毕竟我住在一个没有空调的宿舍每天都要翻来覆去到深夜才能睡着,早上又被热醒。

 

因为白天走的很累,我们两个躺在床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会天,很快就睡着了。

 

因为第二天是周末,就这么睡到自然醒。醒来的时候屋子里还很暗,透过窗帘间的缝隙可以看到外面依旧是灰蒙蒙的。我揉揉眼睛往外看,发现还在淅淅沥沥地下小雨。

 

虽然天色阴沉,但是炮萝已经起床了,我想时候大概不早了,就伸了个懒腰往出走。打开卧室的们就听到厨房哗哗的水声。我有些吃惊,又有点过意不去。人家主人都起床做饭了,我这个客人才刚从床上爬起来,实在不好。

 

我只好怏怏地走到厨房门口不好意思地说了句“小喵,我起来啦。”

 

“恩,”她停下手头的活,回头看着我笑了笑说,“给你拿了新牙刷出来,水放好了,就在梳妆台上放着。”

 

厨房暖黄色的灯光之下她的面庞格外温柔。她的漂亮不是当下流行的那种网红脸,而是干净温柔之中又透着股傲气,如果说用剑三的某个职业来形容她,应该是军娘比较合适。有傲血又有柔情。

 

我被她那回眸一笑惊艳到了,就傻傻地站在那里看着她在厨房忙碌的背影。突然就想如果能这样一直一直看着她就好了。

 

可能是没听到我的动静,她也没回头,说道:“怎么不去啊,不会还没睡醒吧?都该吃午饭了。”

 

我这才醒悟过来,老脸一热转身乖乖去洗漱了。清凉的水让我对刚刚的想法有些害怕。我知道,我可能是喜欢上她了。可是……后面的话我就不敢再想,只怕是徒增伤悲。

 

洗漱完出去,她已经把饭菜都放在锅里,人在客厅玩手机。我走过去坐在她旁边看着窗外,有些担心下午的天气状况。

 

炮萝往我这边靠了靠,也看了看窗外,“看样子还是会下雨,要不干脆不要回学校了?反正你明天要实习吧,我家离你公司也不远。”

 

我连忙摇摇头。说破大天我和她也只是一起玩了几年游戏而已,总在人家家里打扰怎么想都过意不去。“不用了,我还是回去吧……”

 

“怎么?嫌弃我家小?”她挑了挑眉,戏谑道。

 

“不是不是,”我摆摆手,“不好意思再打搅你了……吃了你这么多饭还穿了你的衣服……”

 

“你穿了就是你的了,我不管。你那点饭量吃两天又不会怎样。”她佯装生气的样子又像个耍赖的小孩子,让我忍不住想笑。

 

她这样热情留我,我有些开心,又为难。忍不住在心里骂自己矫情。明明很想和她待在一起还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好夜夜,我一个人住好寂寞啊,你看天这么阴,晚上多可怕呀……”下一秒她就抱着我的胳膊靠在我肩上一边蹭一边耍起赖来。

 

好吧,她果然不是真正的女神,而是女神经。

 

我只好无奈地点点头,“知道啦,我陪你就是啦。不过我要交伙食费……实在不好意思在你这里白吃白住。”我很认真地看着她。

 

她眨了眨眼,念叨着“伙食费啊……”,一边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似乎在思索该要多少。

 

我松了口气,还怕她不肯要呢。

 

突然她凑过来毫无预兆地用她的嘴唇碰到了我的嘴角。“喏,这个就算伙食费吧。”

 

我觉得我整个人“腾”地一下就炸开来,脑袋瞬间短路了。她刚刚亲我了?她刚刚是亲我了吧?那个柔软的触感还停留在唇角,可是她就轻轻碰了那么一下,我甚至没有感受到她嘴唇的温度。

 

她轻轻拍了拍我的脸把我从神游中拉了回来。“吃饭啦。”我连忙起身要跟她一起去盛饭,她把我按了下来说:“等着。”

 

我不敢看她,大脑一片混乱,就点了点头。

 

这房子没有餐厅,所以吃饭在客厅。我慌慌张张地扒着饭,眼睛不知道该看哪里,只好就看着盘子里的可乐鸡翅。

 

“别看啦,够你吃的。”她用筷子敲了敲我的筷子,轻轻笑了。

 

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就这么尴尬地吃完了饭。吃过之后和她一起洗碗,在一片沉默里碗和盆子碰撞的声音显得格外大。

 

“我是不是吓到你啦?”她把脸凑过来轻声细语地问我,小心翼翼的,似乎有点不知所措。

 

我摇了摇头,“没事……我……我只是没反应过来。”其实闺蜜之间抱抱亲亲都是常有的事,而让我慌乱的是我对她好像不仅仅是对闺蜜的感情,而她怎么想我却不知道。

 

那一天我和炮萝之间的气氛忽然变得有些尴尬,两个人也不知道怎么交流,就那样恍恍惚惚地过去了。

 

第二天下班之后我就直接回了学校。考试月开始了,实习加上复习,忙得一塌糊涂,游戏便搁置在一旁。炮萝也有些天没找我,我也不知道该和她说什么。

 

总算到了周末,我惦记了好几天终于有空闲打开游戏。才不到一周没玩就好像离开了好久似的,我想这样总牵挂着游戏似乎不太好,可是那里有你牵挂的人,又怎么舍得离开?

 

刚上线就收到一个组队邀请。是炮萝。我心跳了跳点了同意。

 

[团队]糖小喵:最近很忙?

[团队]幺十夜:恩……实习很晚回来,还要准备期末考试。

[团队]糖小喵:辛苦了,好好吃饭。

[团队]幺十夜:恩……

 

这时我看到她出现在海鳗焦点列表,越来越近。原来她也在成都。

 

突然我脚下出现了一片粉红色,与此同时屏幕上跳出了隐元秘鉴成就达成的框:友人对自己使用一次海誓山盟。

 

然后随着脚下不断炸开的各种烟花一个个成就也不停地跳了出来。

 

[糖小喵]悄悄地对你说:我们情缘吧。

 

此刻坐在电脑前的我简直就是一个大写的目瞪口呆。

 

人家说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就是你喜欢的人恰好也喜欢你。这件事那么难,又何况是同性之间?可是我还是不知道,她喜欢我么?毕竟这个游戏也有很多绑了情缘的人只是玩的好的亲友。而我们的关系……也许在她看来也只是玩得好的亲友呢?

 

可是她放了那么多烟花给我。

 

[糖小喵]悄悄地对你说:夜夜……不要不理我#大哭

我急忙擦了擦泪激动地打字回她:太突然了我傻掉了……好啊好啊

 

然后她发了海鳗绑定情缘邀请过来,我立刻点了接受。看了看我们早已是1500生死不离的好感,百感交集。

 

在战乱长安捡她的时候我怎么也想不到会有今天。

 

[糖小喵]悄悄地对你说:你一周没上,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大哭

你悄悄地对[糖小喵]说:怎么会QAQ人家只是害羞啊

[糖小喵]悄悄地对你说:夜夜,我喜欢你。我们是真的情缘,你想好了吗。

你悄悄地对[糖小喵]说:老子都点了同意了,你现在才问我想好没已经晚了!

[糖小喵]悄悄地对你说:#微笑

 

[糖小喵]悄悄地对你说:那情缘缘,我们奔现吧。

 

我已经高兴得昏了头,想一想能够把女神据为己有就开心地想要穿过电脑去抱她。

你悄悄地对[糖小喵]说:睡都睡过了,当然要奔现。

 

我想我们可能是少见的情缘当天就奔现的奇葩。还是认认真真的那种。

 

我曾幻想着我的情缘应该是一个白发马尾男神音的破虏炮哥,他会开着羊车带我看遍剑三的每一处风景,只暖我一人。

 

可是没想到最后爱上的却是个炮萝,她没有羊车也没有里飞沙,但是她会牵着我的手逛遍这个城市的每一个商场,会拿出一套情侣色的睡衣,会做所有我爱吃的菜给我。

 

记得一部电影里说,每个女孩在遇到她命中注定的女孩之前都以为自己喜欢的是男人。

 

我遇到她,何其幸运。

 

 

                                                  ----------------END----------------

作者的碎碎念:好喜欢这个故事啊嘤嘤嘤百合大法好。虽然整个故事没什么高潮大概也只有我一个人乐在其中吧。

 

要是能遇到一个男友力这么爆表的女神我真的分分钟弯给你看,讲真!

 

有心情大概会写后续吧=-=我觉得萌炮萝x毒萝的我也是没谁了【貌似大家都喜欢炮姐x毒姐。。然而我毕竟是萝莉控

评论(2)
热度(10)

© 卖甘蔗的寒总 | Powered by LOFTER